第二百九十一章 别来惹我-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九十一章 别来惹我

    二人一走,越氏便把矛头对准了南宫浅陌,手里的茶杯重重放在桌子上,不悦质问道:“二丫头,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些年究竟去了哪儿?!”

    南宫浅陌神情淡淡,“如祖母所见,我在西境边关御敌。”

    “胡闹!”越氏立马喝道,“你一个女儿家,不回家也就罢了,跑到战场瞎折腾什么?!”一双喷火的眼眸中毫无半分关切之意,有的只是被忤逆的愤怒。不待南宫浅陌开口便又道:“从今日起,你给我在家闭门思过,不抄完一百遍《女戒》不许出门!”

    南宫浅陌淡淡瞥了她一眼,耐心告罄,不愿再与她过多纠缠,索性道:“祖母,我有我的行事准则,既然八年前您没有管过我的死活,那么八年后也请您不要干预我的任何事情。”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们,这五年来,丧命在我手下的人没有八千也有一万。我这个人脾气并不是很好,所以,别来惹我!” 南宫浅陌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玄铁匕首,一边若无其事地说道。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凌厉杀意,让人见之而生畏。

    说罢也不管在场的人是什么反应,转身就离开了前厅。

    越氏被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她大声叫骂道:“她这是什么态度?啊?!是在威胁我吗?!”

    “祖母,您先消消气,二妹妹她……”南宫浅歌赶紧上前扶住越氏,却被她一把甩开,脚下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幸而身边的丫头入墨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才将将稳住身形,瞥了坐在上首的越氏一眼便垂下了眸子,眼底快速闪过一抹戾气,旋即消失不见。

    一旁的南宫浅汐见状眼里不自觉地划过一抹幸灾乐祸的快意,而南宫浅夏则是低垂着头坐在二姨娘凌氏旁边,看不清神色。

    “消气?哼,这二丫头刚回来两天不到就要爬到我头上作威作福来了,你让我怎么消气?!这个没有教养的东西,简直跟她娘一样目无尊长!”正在气头上的越氏口不择言地叱骂着,桌子上的茶杯碟子被她摔了一地,一屋子的丫头婆子面面相觑,却没有人敢上前收拾。

    流云前脚刚踏出门槛,听到这话不由地怒上心头,临出门前回头冷冷睨了她们一眼,似笑非笑道:“还请老夫人慎言,万一祸从口出可就不好了!啊对了,方才我们小姐所言可不是开玩笑的,西境大捷归来的少年将军楼陌,各位应该不陌生吧?”

    看着众人色厉内荏的模样,流云不屑地冷哼一声,脸上染上几分讥诮,转身离去。

    “嘶——”众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越氏拉着乔嬷嬷的手不可置信地问道:“她,她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楼陌……二丫头和楼陌认识吗?”

    越氏只觉得背脊一寒,自西境大捷的战报传来后,楼陌这个名字早已家喻户晓,传闻那可是东霂继暄王之后又一位的战神将军……怎么二丫头会与他有牵扯?

    “这……”乔嬷嬷犹豫了一瞬,小心翼翼地道:“老奴斗胆猜测,或许二小姐就是那个楼陌楼将军……”刚才二小姐的气势她们都看在眼里,确实是只有经历过战场洗礼的人才会散发出来的凛冽杀意。

    “不!这不可能!”越氏陡然提高了嗓音,声音尖利而刺耳,虽然嘴上拒绝接受乔嬷嬷的这个推测,但心里一股强烈的惶恐不安却逐渐升腾而起,几乎要将她淹没。

    安氏与南宫浅歌立即对视一眼,互相在对方眸中看到了一丝惊恐,南宫浅陌不仅回来了,而且还是战功赫赫地从西境战场上大胜而归,这对她们而言实在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这就意味着今时今日的南宫浅陌她们怕是轻易动不得了……

    在越氏极度愤怒的情绪中,姨娘们带着自己的姑娘纷纷寻了个由头告退,很快,前厅就只剩下越氏和乔嬷嬷两人。

    “老夫人,老奴扶您回宁安堂吧?”乔嬷嬷在旁边轻声说道。

    越氏没有出声,任由乔嬷嬷将她搀回了宁安堂,一路上神情阴沉莫测,那狠厉的目光让乔嬷嬷不由暗暗心惊,有多少年了,老夫人都没有露出过这般神态,如今却是……

    宁安堂内,越氏跪坐在佛像跟前,手里握着一串菩提子佛珠,心始终静不下来,手里的佛珠越拨越快,越拨越快,终于“啪!”的一声断开来,佛珠立刻崩落了一地。

    “二丫头她就不该回来!”越氏低哑暗沉的嗓音里透着无尽阴寒。

    乔嬷嬷怔住了,半晌方才劝道:“老夫人,您又何必与二小姐计较这些呢,左右她是姓南宫的,这也是咱们府里的荣耀啊……”

    “你懂什么?!二丫头就是个不安于室的,她但凡是安分些当年我又岂会对她不管不顾!如今她这般记恨当年的事,对我这个祖母更是全无半点尊重,你当她会将我南宫家的前程放在心上吗?!”越氏怒声斥责道。

    乔嬷嬷暗自叹气,自己跟了老夫人大半辈子了,从她嫁到这镇国将军府一直到现在,老夫人从来不曾向自己发过这样大的火,可见老夫人是真的不愿二小姐回来,可这又能怎样呢?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二小姐如今今非昔比,这般不顾念祖孙情分又能有什么好处呢?

    可这话她却无法同老夫人说,因为她知道老夫人向来独断专行惯了,又极为固执,是决计听不进去别人的劝的,如今也只有祈祷将军能从中斡旋吧!希望老夫人千万不要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才好……

    这厢南宫浅陌刚刚回到青墨居坐下,浅黛便笑嘻嘻地迎了上来,“小姐,圣旨说的什么?可有给你封赏?”

    “喏,圣旨在那里你自己看吧!”南宫浅陌浑然不在意地说道。

    浅黛立刻拿了圣旨打开瞧,这可是她第一次见到圣旨呢!想想就激动哇……

    “哇哇哇——”浅黛看完立刻跳了起来,语气激动道:“小姐,你被封将军啦?这可是正二品诶,小姐,咱们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