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再见故人-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十九章 再见故人

    第二十九章 再见故人

    楼陌走后,墨寒忍不住开口:“墨风,咱们就这么让她走了?”他总觉得这个女子绝非善类。

    “不然呢,咱们谁能留得住她!”墨风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他倒是想直接把人带回去交差,可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想到这儿,墨风就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挫败之感,他们三个大老爷们连个年轻女子都打不过,这要让血刹楼其他人知道了……简直是面子里子一样不剩!

    “你真的相信这个陌姑娘明日会来?”墨冰眉头紧皱,他还是有些不放心,若是这个陌姑娘食言,他们可是一点儿办法没有,而主子的毒却是等不了多久了……

    墨风懂墨寒的顾虑,而他又何尝没有顾虑!只是如今唯有赌一把了,那陌姑娘武功高深莫测,想要摆脱他们轻而易举,实在没必要骗他们,更何况他已把话说到那个份上,照理来说,她明日会准时到这里来的,除非……她只是想逗他们玩而已,不过那陌姑娘看上去不像是这么无聊的人。但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陌姑娘既然早已发现他们,为何还装作不知,故意将他们引到此地,最后甚至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她所求的究竟是什么……算了,为主子解毒才是最要紧的事,其他事容后再提!

    “我相信,而且,我们现在必须相信!”墨风充满肯定地说道,心里却有些打鼓……

    “走吧,先回去复命!”

    三人离开了树林,朝着陇邺城而去。

    “那陌姑娘是这么说的?”听完墨风等人的汇报,夜冥绝嘴角微勾,倒是个有意思的人,他有些期待与她相见了呢!

    主子竟然笑了,虽然只是略微勾了勾嘴角,但还是让墨风震惊不已,他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再抬头时主子已恢复了原来的神色,让墨风有一瞬间的恍惚,刚刚,应该是他的错觉,对,就是错觉,主子他怎么可能会笑呢!暗自摇了摇头,墨风回道:“回主子,陌姑娘确是这样说的没错!”

    “既然如此,那便明日去城郊树林等她吧!”夜冥绝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是!属下告退!”

    却说这边楼陌回到醉情楼已是午时了,锦舞等人已经在三楼雅间等候多时了。

    推开门,楼陌就看到了几张极为熟悉的面孔——

    “姑娘!您可算是来了,再不来我们都要杀到和生堂去要人了!”锦舞走上前来一把挽住楼陌的胳膊,娇笑道。

    “你敢!”楼陌说着凉凉地瞥了一眼她挽着自己的手,锦舞见此不免委屈:“姑娘,你是嫌弃人家了吗?”却还是乖乖地撒开了手,她知道姑娘不喜别人做这些亲密的动作,可她不是高兴吗!忍不住就……

    “姑娘,是你吗?”流云看着眼前的这个白衣女子,眼角微湿,旁边的浅黛早已泪流满面,就连青风和青越也忍不住红了眼眶,三年了啊……

    “是我,流云,抱歉,这几年让你们担心了!”楼陌见到这几人,也有些感慨,除去自己消失的这三年,他们跟着自己也有八年了,从当初懵懂无知的少年一直到到现在,他们之间是亲密无间的战友,是伙伴,更是亲人!自己不该有诸多顾虑的,无论她变成什么样,是人是鬼,他们,这些曾经共同历经生死的伙伴们,又怎么会不接受自己呢!这一刻,楼陌只觉得自己太过小心了!不过所幸的是,如今他们又可以在一起了!

    “姑娘,这些年,你还好吗?”青风有些哽咽,姑娘是他们的救命恩人,没有姑娘就没有他们的今天,这三年姑娘音讯全无,他们四处寻找却始终没有丝毫线索,还好,还好姑娘回来了,虽说是换了副身体,但他只希望姑娘没事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拍了拍青风和青越的肩膀,楼陌笑道:“我很好!倒是你们,我不在的这三年怎么样,身手有没有荒废,要是让我发现谁退步了,后果,你们懂的……”

    “姑娘放心,我们可都是每日勤加练习的!你怎么可以怀疑我们呢!”青越不禁嚷嚷道,三年不见,姑娘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好惹!不过这些年他早已习惯了,只要有姑娘在,他就安心!就有了主心骨!

    “得了吧你,就你那两下子,还好意思出来显摆,要我说,姑娘你就应该把青越发回总部再练一遍!”浅黛忍不住拆台,青越真是越来越没羞了,连自己都打不过,还好意思说自己每日勤加练习!哼!

    “浅黛,你这就不对了啊,我那是有君子之风,让着你,你还真当我打不过你啊!”青越一下子炸毛了,这个浅黛,怎么能在姑娘面前落我面子呢!

    “青越你还真好意思说,你那是让着我吗?连看家本事都使出来了好吧!再说了,本姑娘需要你让?简直是笑话!打不过我就打不过嘛,承认又不丢脸!真是的!”

    “谁说我打不过你,那行,当着姑娘的面,咱俩打一架,看你服不服!”当着姑娘的面被如此嘲笑,青越顿时满面通红,他的确打不过浅黛这个暴力丫头,但输人不输阵,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怂!

    “打就打,谁怕谁啊!”浅黛说着撸起袖子,一手拉着青越就要往后院去……

    看到这两人斗嘴,众人笑得前仰后合,眼看着这二人就要开打,流云赶紧上前拦住他们:“好了,今天好不容易见到姑娘,你俩就消停一会儿吧!”

    这二人也不知是天生气场不和还是怎么着,打从第一天进烈焰阁训练开始,一见面就掐,竟是从未消停过,偏偏这青越打不过浅黛还不服气……真是冤孽啊!最麻烦的是姑娘竟也由着他们,从来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