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圣旨册封-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八十九章 圣旨册封

    诶?这就好了?南宫浅陌怔了一下,总觉得似乎哪里不太对,可又说不上来。转念心想,不过一份礼物而已,大不了自己给点面子配合一下,说自己很喜欢不就行了?

    这么想着,南宫浅陌果断答应了:“行,一言为定!”

    莫庭烨眸中快速划过一抹得逞和算计,下一刻,只见他身形一动无比自然地往她旁边一躺,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唔,我好困,往里头挪挪,给我腾点儿位置!”

    南宫浅陌嘴角抽了抽,“你还真是够自觉的!”话虽如此,到底还是没把他踢下去。事实上,不知不觉中她早已习惯了他的存在,当然了,这要得益于两人朝夕相处的这五年里某人无数次翻窗而入的行为……

    听着身边的呼吸声越来越均匀,南宫浅陌顿时满头黑线,抬手推了推他:“喂,你该不会真睡着了吧?”虽然这早已不是两人第一次睡在一起,可这里毕竟不比在边关时的自在,这要是明天早上起来让人看见了她该怎么收拾这烂摊子?

    “喂,莫庭烨!”见他始终不吭声,南宫浅陌哭笑不得。

    望着他安静沉谧的睡颜,南宫浅陌脸色渐渐浮现出一抹诧异,这人今日有些不对劲儿啊,平日里他可没有这么好哄,而且现在这副做派倒有点像是……心虚?

    翌日一早,流云和浅黛就风风火火地推门进来把南宫浅陌叫醒——

    “小姐,快起来!宫里来圣旨了,说是给你的!”浅黛说着已经走到了床边。

    “小姐……”浅黛的声音到这里戛然而止,瞪大了眼睛望着那个大喇喇躺在床上的人,“暄王?你怎么在这儿?!唔唔——”

    流云赶紧上前一把捂住她的嘴,用眼神瞪她:你这是想要全府都知道昨夜暄王宿在小姐房里吗?!

    浅黛摇摇头示意她放手,流云这才松开了手,浅黛立刻一脸防备地盯着躺在自家小姐床上的那人,那眼神分明是在看一个行为不轨的宵小之辈!

    流云虽面上镇定,但此刻心里的震惊一点儿都不比浅黛少,虽然早就知道小姐同暄王关系匪浅,可这进展是不是也太快了点,没名没分的这样睡在一起真的没有问题吗?想着这些便忧心忡忡地看着自家小姐。

    此时的二人尚且不知,这早已不是二人第一次同塌而眠了,只是在军营的时候她们不知道罢了……

    “咳,”南宫浅陌有些尴尬,清了清嗓子道:“你们刚才说什么事来着?”

    流云跺了跺脚,立马把南宫浅陌从床上拽起来,一边拿起梳子给她梳头,一边快速把圣旨已经到了前厅的事情告诉了她。浅黛也顾不上盯着莫庭烨,忙不迭地去衣柜里给她挑选合适的衣物。

    一旁被完全无视了的莫庭烨挑了挑眉,这两个丫头对自己貌似有很大的意见啊!

    某人心里暗自思忖着自己若是想要抱得美人归是不是得先搞定陌儿身边的这两个丫头?唔,他记得墨痕好像和这个叫浅黛的丫头关系不错的样子,那这事交给墨风和墨痕去办吧,他这也是为了降低血刹楼的单身比例着想,嗯对,就是这样!莫庭烨很快便在心里做出了决定。

    暄王府内,正在忙活着手里一摊子事的墨风墨痕二人突然打了喷嚏,二人互相对视一眼,心底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将军府前厅内,一位身着墨蓝色绣翎羽官服的内侍笑意吟吟地坐在那儿,气定神闲地品着茶,主位上坐着一身官服的南宫渊和南宫枫,显然是刚下朝回来不久还来不及换衣裳。

    当然了,侧手边还坐着祖母越氏和府里的一众女眷,神色或平静,或嫉妒,或不甘。

    南宫浅陌稳步走进前厅,目光不着痕迹地打量一周,将众人的神情都收入眼底,朝着那位公公略一拱手,声音不卑不亢:“南宫浅陌来迟,有劳元总管久候,辛苦了!”神色间既没有高傲与不屑,亦没有卑微与讨好。

    只见那被叫做元总管的内侍眼底微微诧异,旋即嘴角迅速绽开一股笑意,掐着嗓子道:“将军言重了,咱家奉皇上之命办事,谈不上什么辛苦不辛苦的。既然府上诸位都到齐了,那咱家就开始宣旨了!”

    元公公这一声“将军”出口,在场的除了南宫渊和南宫枫、南宫杉父子三人外,其余人神色皆是变幻莫测。然而此刻却顾不得这些,众人即便是再不解也都只有恭恭敬敬地朝着元公公跪下听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有镇国将军府嫡出二女南宫浅陌,不辞万苦,率军镇守陇邺城五载有余,于西境边关立下不世之功,实乃朕之幸甚,民之幸甚,国之幸甚。念及卿之才华,朕心甚慰,故今破格册封南宫浅陌为正二品胥扬将军!”

    南宫浅陌心下微诧,旋即俯身叩首:“臣南宫浅陌领旨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一道圣旨宛若一道惊雷在众人心头炸开来,越氏和一众女眷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那么怔怔地望着元公公手里的圣旨,直到元公公轻咳一声,方才回过神来与南宫渊父子一道磕头谢恩。

    “咱家在这里恭贺胥扬将军了!陛下如此器重将军,将军可万万莫要令陛下失望才是!”元公公笑眯眯地将圣旨递给了南宫浅陌,语气里不乏尊敬与示好之意。在御前当差的人若是连这点儿眼力见儿都没有的话,他又如何能混到大总管一职?

    南宫浅陌微微一笑冲着他颔首,“多谢元总管的好意,食君之禄当分君之忧,这一点本将军自然是明白的!”

    流云闻言则是立刻上前将一只并不怎么起眼的荷包塞进他手里,浅笑道:“有劳元总管辛苦这一趟了!小小心意,总管若不嫌弃就拿着权当吃酒钱吧!”

    有道是宰相门前七品官,给前来宣旨的人赏银几乎已经成了朝中不成文的规矩,这不仅是对御前之人的尊重,更是图个吉利,只要不太过分,皇上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