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安插眼线-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八十七章 安插眼线

    画眉登时脸色有些僵硬,旋即叹道:“多谢二小姐挂念,那场风寒奴婢养了一年多总算是熬过去了,只是可惜了弄玉,她是因为我才……”说着便愧疚得不得了,几乎泣不成声。

    南宫浅陌眼底染上了几分讥讽,却道:“你与弄玉情同姐妹,她自是不会怪你,更何况斯人已去,你大可不必如此介怀。”

    画眉欲要再开口,却见安氏身边的刘妈妈走了进来,对着南宫浅陌行了一礼,也不等南宫浅陌开口便自顾自地笑道:“二小姐,安姨娘担心您刚回府,这身边没有可心的人照料,于是派老奴给您送来几个丫头,让您先用着,等改日请了那人牙子来再添补齐了!”

    南宫浅陌的目光从那几个丫头身上轻轻扫过,淡淡道:“既是安姨娘的一番好心,那便烦劳刘妈妈代我谢过了,我这里还未收拾,屋里乱糟糟的,就不留妈妈喝茶了!”

    刘妈妈老脸一僵,心头隐隐带了些怒火,她跟在安姨娘身边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阖府上下那个不敬着几分,偏这位二小姐当众给她没脸,真是不识好歹!

    当下脸色就不好看了,草草行了一礼敷衍道:“那老奴就不打搅二小姐了!”

    “画眉,替我送送刘妈妈!”南宫浅陌轻声吩咐道。

    画眉讶异地看了她一眼,她原以为二小姐有了自己从外面带来的丫鬟不会重用自己的……

    待画眉送刘妈妈妈出去,浅黛才低声道:“小姐,这些人……”说着目光在被送来的四个丫鬟身上停留了一瞬。

    “你们两个自己看着办吧!不用问我。” 说罢,南宫浅陌便回屋换了套白色的简洁女装,出门去了。

    ……

    不过半日的功夫,南宫浅陌回府一事很快就传到了栖霞苑。

    夏侯华绫身边的大丫鬟冬晴一边替她梳理着头发,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嘶——”夏侯华绫的发丝被扯疼了,不由地发出了轻吟声。

    “夫人,奴婢不是故意的……”冬晴见状立刻垂下了头。

    夏侯华绫柔声道:“好了,我又不会怪你,说说吧,你今日这是怎么了,打从午后便一直心神不宁的。”

    “夫人,”冬晴有些欲言又止,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道:“今日,二小姐回来了……”

    “啪!”的一声,夏侯华绫手里的白玉簪子掉在了地上,碎成了两半。半晌,方才怔怔地问道:“你说,是谁回来了?”

    冬晴看着她这副模样有些不忍,眼眶登时就红了,哽咽道:“是二小姐,二小姐当年没有死,她还活着,她还活着……”

    “陌儿——”夏侯华绫嘴里喃喃道。眼角确是在不知不觉中落下了泪水,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反复强调--她的陌儿还活着,她还活着!

    冬晴看着自家夫人小心翼翼地劝道:“夫人,您要不要去看看二小姐?当年的事二小姐才是最无辜的啊!”说起来,二小姐自满月后便不曾见过自己的母亲一面,也是可怜!

    夏侯华绫此刻的心绪纷乱异常,她又何尝不知自己这完全是在迁怒陌儿,可她就是跨不过心里那道坎。一想到那人的死,她就觉得自己有负于他,如此兜兜转转了这么多年,她还是跳不出心里的那道魔障。

    所以她自私而懦弱地选择了逃避,这十八年来一直躲在栖霞苑里,骗着别人,也骗着自己……外人都只道是镇国将军夫人身体不好,所以常年不外出,可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不敢面对!

    她知道,这一辈子,她和南宫渊是再无可能了的,可陌儿呢,还有枫儿……她亏欠这两个孩子良多!

    见她脸上似有松动的痕迹,冬晴接着劝道:“夫人,奴婢知道您对将军有心结,可这与大公子和二小姐无关啊!况且如今他们二人也大了,也到了该要说亲的时候,将军就算是再疼爱他们,这样的事情也不好出面啊!”

    “大公子也就罢了,毕竟是府里的嫡长子,谁也不会怠慢,可二小姐就不一样了,老夫人不待见她您是知道的,将来这婚事上如何谁也说不准。这些事情您就只有亲自去做才能放心不是?”

    夏侯华绫沉默了良久,“你再容我想想。”

    冬晴眼底满是欣慰,她知道自家夫人这是被说动了,只是她还需要时间来说服她自己。

    日暮时分,夜色渐浓,南宫浅陌总算是踏着最后一缕阳光回到了青墨居,手里还提着一盒子点心。

    抬眸望去,只见原本粉得冒泡泡的床上换上了浅青色的床幔,窗纱也换成了简洁亮堂的米白色,正中央摆着一架古色古香的山水屏风,上面绘着旭日东升图,房间里琳琅满目的摆件都撤了去,只放了两盆简单的古树盆栽。

    望着整间变了样的屋子,南宫浅陌满意地点点头,“不错不错,总算是能进人了!”她其实并不挑剔,只是对于满目粉色的少女闺阁有点接受无能而已。

    “小姐喜欢就好!”浅黛忽而笑眯眯地凑上来甜甜说道,两只眼珠子盯着她手里的点心盒子滴溜溜直转。

    南宫浅陌见状挑了挑眉,顺势将手里的点心盒子递给她,“喏,品味斋的招牌点心,海棠酥和翠玉豆糕,特意给你带的,据说是上京城最有名的点心铺子。”浅黛这丫头最大的毛病就是好吃,是个典型的无美食不欢的。

    “多谢小姐啦!”浅黛十分不客气地一把接过了盒子,顾不上说话,拿出一块模样精致的海棠酥放到嘴边咬了一口,顿时一脸享受的表情,一边往嘴里塞着点心一边咕哝不清地朝南宫浅陌道:“小姐,其实我还是更喜欢吃你做的糖蒸酥酪和雪媚娘!”

    南宫浅陌瞪了她一眼,“还得寸进尺了是吧?”

    浅黛立刻讨好一笑,她只是实话实说嘛!

    “小姐你别理她,要我说还是小姐你做的咸蛋黄肉粽最好吃!”流云说着给浅黛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放下点心,眼巴巴地瞅着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