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恃宠而骄-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八十六章 恃宠而骄

    “有何不可?!”南宫浅陌勾唇一笑,抬手搭在她肩头,松松揽着她往前走去。

    南宫浅陌的身量本就比一般女子要高上许多,此刻又是一身利落潇洒的男装打扮,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风姿隽爽,萧疏轩举。南宫浅夏则是一身坠地雪青色长裙,清丽秀雅,风姿绰约。打从背影乍看上去,二人倒也是说不出的和谐俊美。

    ……

    宁安堂内,古铜色的雕花香炉内缓缓燃起了一阵缭绕香雾,镂空的楠木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

    “乔嬷嬷,你对二丫头回府一事如何看?”跪坐在蒲团上的越氏双目紧闭,轻拢着佛珠缓缓开口。

    “老夫人,二小姐能够平安归来自是得上天庇佑的。”乔嬷嬷忖度着越氏的心思仔细回道。

    对于这个中规中矩的答案,越氏不置可否,沉默了片刻方才缓缓道:“那你觉得咱们府里的这四个小姐如何?”

    乔嬷嬷笑了,“大小姐端庄优雅,三小姐娴静清丽,四小姐娇憨可人,三人各有所长,自然都是极好的。至于二小姐,老奴愚钝,只觉得她这次回来与当年大有不同,似是稳重了不少。”

    越氏握着佛珠的手一顿,“二丫头这次回来确实与以往不同,看着倒像是对什么都不甚在意似的。因着她娘的缘故,我一直不喜欢她,但这不代表我可以任由别人利用!歌儿和汐儿的性子还是太过急躁了,还需要再磨练磨练。”

    府里的这几个丫头,除了浅陌以外,她都是着重培养的,礼仪规矩琴棋书画一应都请了人来专门教导,她很清楚,姑娘家若是教养好了,将来能带给镇国将军府的荣耀绝不输于男儿!

    因而这一手好牌在真正派上用场之前绝不能砸在手里,姑娘家的小争小斗她自不会去在意,但若是有辱镇国将军府的门面就休要怪她无情了!

    “老夫人,大小姐似乎并未参与其中……”乔嬷嬷有些不解,方才大小姐分明一直都在替二小姐说话的……

    越氏倏地睁开了眸子,冷笑道:“渊儿最是疼爱二丫头,他又不是不知道我素来不喜欢她,你以为单凭四丫头一个人能说得动他?”

    乔嬷嬷恍然,不得不说,大小姐这心思谋划也太深了些,连她这个一大把年纪的老婆子都给糊弄过去了!

    “乔嬷嬷,我今夜睡得不安稳,明早会起得晚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越氏意有所指地说道。她虽看好大丫头和四丫头,但也容不得让她们恃宠而骄,将心思手段都动到自己头上来!她要让她们明白,在这府里一个庶女想要出头唯有依附于自己。

    乔嬷嬷立刻会意,“是,老夫人,老奴明白了。”

    ……

    却说这边南宫浅陌回到青墨居,刚一进门便瞧见了一屋子的粉色,粉色的窗纱,粉色的床帐,就连屏风都是粉色的,直晃得人眼晕。

    “那个,曾叔,这里的装饰……”南宫浅陌试探着问道。

    曾叔笑呵呵地道:“二小姐,您放心,这青墨居这么些年都没有变过,一直保留着原样,不过像窗纱床帐这类东西每年都会更换新的,下人们每隔几日都会过来打扫一遍,绝对干净!”

    南宫浅陌嘴角抽了抽,暗自叹了口气,心道原主的喜好竟然是这个风格的,还真是少女心十足啊!不过毕竟是个十岁的小丫头,也能够理解。但是这风格显然与自己不符,她此刻严重怀疑自己如果在这里住下去会有扮嫩的嫌疑。

    “那个,曾叔,我是想问今日有没有人来府上寻我?”南宫浅陌干笑着问道。曾叔一直对原主疼爱有加,她此刻也不好拂了他的好意,但这一屋子的粉色她是真的接受无能啊!

    曾叔愣了愣,忽然想起什么,连忙道:“二小姐不提老奴差点就忘了,您刚才去宁安堂见老夫人的时候,门房来报说有两个自称是您丫头的女孩找来,叫……叫什么来着?”

    “流云和浅黛?”

    “对对,就是这两个名字,老奴安排他们二人在花厅等着呢!您现在要见她们吗?”对于那两个能说会道的小姑娘曾叔显然是相当有好感的。

    “嗯嗯!”南宫浅陌重重点头,趁着天还没黑她要赶紧把这一屋子的粉色给换掉,不然她一定会做噩梦!

    此次入京,除了一直就在上京城的颜舞,剩下的七个人也都一起来了上京城,舞霓裳和温尺素也与他们一同随行,此刻应该都已经在醉情楼住下了。

    “流云,浅黛,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得赶紧出去透透气,记住……”南宫浅陌临行前不忘嘱咐道。

    “所有的粉色都要换掉,知道了知道了!”浅黛没好气地打断了她。

    “啪!”南宫浅陌抬手打了个响指,笑眯眯地夸赞道:“聪明!辛苦了啊!回来给你们带好吃的!”

    流云笑笑不说话,浅黛则是十分鄙视地翻了个白眼,指望小姐给她们带吃的,等着吧!

    正在此时,一道欣喜若狂的声音传来:“二小姐,您还记得奴婢吗?”

    南宫浅陌闻声望去,只见一个穿柳绿色裙衫的丫鬟俏生生地站在那儿,眉眼秀丽,削肩细腰,此刻正激动地看着自己。

    “你是……画眉?”南宫浅陌竭力从原主的记忆里搜寻了一下,依稀记得这个画眉是当年跟在原主身边的大丫鬟,因为嘴甜会说话深得原主喜爱。

    说来也巧,当年南宫浅陌离府时本来是要将她带在身边的,可谁知临行前这画眉竟是染了风寒重病不起,南宫浅陌无奈这才带了另一个大丫鬟弄玉,最后随行的所有丫鬟侍卫全都死在了杀手的刀下,唯有这个画眉躲过了一劫。

    “二小姐还记得奴婢,真是太好了!”画眉激动得就要哭出来似的。

    南宫浅陌眸光微闪,赶紧制止了她:“好了,你先不要激动,我没事。倒是你,当年的那场风寒可是好全了?我记着弄玉临去之前还惦记着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