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随口试探-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八十五章 随口试探

    她南宫浅陌不是个善恶不分的人,对于越氏,她的态度其实很简单,既然她不喜欢自己,那自己就干脆少往她跟前凑就是了,更没必要花太多心思,毕竟这世上互相看不顺眼的人多了去了,谁又能真正说清楚个缘由呢,她又不是银子,没道理让所有人都喜欢她!

    “祖母多虑了,我并无记恨之意。”南宫浅陌语气淡淡的,眼里半分波澜不兴。

    不想越氏却被她这不轻不重的态度弄得有些窝火,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既然回来了就仔细在府里待着,没事好好学学规矩,别一口一个‘你’啊‘我’的,还有,每日不必到我这里请安!”

    “祖母……”南宫浅汐有些不甘心,祖母怎么就这么轻易放过了二姐!

    “行了,都下去吧,闹了这半日我也累了!”越氏挥手打断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眉宇间泛起了一丝丝不耐。

    不用每日请安?南宫浅陌顿时心里一乐,面上却是丝毫不显,清清冷冷地应道:“是,祖母!”

    南宫浅汐还欲再说些什么,越氏却已经扶着乔嬷嬷的手转身进了内堂,南宫浅汐不甘心地跺了跺脚,却又无可奈何,只得悻悻地离去,临行前还不忘瞪南宫浅陌一眼,那眼神活像是南宫浅陌欠了她多少银子似的。

    南宫浅歌到底要冷静些,面上看不出半分不悦来,依然是那般温婉大方地笑着同南宫浅陌道:“四妹妹年纪尚小,祖母和父亲平日里也多惯着她些,二妹妹莫要同她计较才是!”

    南宫浅陌随意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地望着她若有所指道:“你想多了,我忙得很,没那个闲工夫。”她还不至于无聊到同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计较这些有的没的,所以拜托你收起挑拨离间这一套,因为这对她没有任何用处!

    闻言,南宫浅陌嘴角的笑容僵了僵,旋即道:“是我多言了,既然二妹妹还有事要忙,姐姐我就不耽搁你了,二妹若有事可以去惊鸿阁寻我。”

    南宫浅陌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南宫浅歌被她淡漠清冷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随意寻了个由头正要离开,却被她叫住——

    “大姐,”南宫浅陌淡淡扫了她一眼,道:“有件事我想你一定不知道,八年前我之所以坠崖,并不是像外界所说的那般遇上了劫匪,而是被千机阁的杀手追杀。听说千机阁的杀手价格不便宜呢,你说,究竟是谁不惜以重金来买我的命?”

    淡淡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仿佛在不经意地说着今日的天气真好一般,可就是那平静如水的目光却偏偏让南宫浅歌不敢直视,手心里更是起了一层冷汗。

    然而南宫浅歌毕竟是上京城第一才女,其心思城府自然非同一般,只见她手中的帕子轻轻握了握,很快便镇定下来,与此同时面上表现出恰到好处的意外和担忧:“当年的真相竟是如此吗?这,这是何人竟有如此大胆,二妹妹可是无意间得罪了什么人这才不慎惹来了杀身之祸?”

    南宫浅陌的目光从她脸上掠过,神情莫辨,“许是我碍了什么人的路吧!”

    “事关重大,二妹妹可曾将此事告知父亲了?”南宫浅歌试探着问道。

    南宫浅陌轻轻摇头:“时隔多年,没有证据的事谁又说得准呢?”

    南宫浅歌略微松了一口气,脸上的担忧更真切了:“这可不是什么小事,二妹妹还是尽快同父亲说明才是,万一对方得知你如今安然无恙地回府又起了歹心可要怎么办?咱们毕竟是女儿家,防得了一时防不了一世啊!”

    “大姐说的是,我会去同父亲说明的。”南宫浅陌回以淡淡一笑。心里却冷笑不已,她这是打算再次动手吗?但愿你们能承受得起这个代价才好!

    “嗯,你心里有数就好,”南宫浅歌点点头,心里却是止不住的一阵慌乱,未免再待下去露出破绽来,于是话锋一转,道:“我下午约了右相府的裴大小姐一起去逛书店,二妹妹和三妹妹要一起吗?”

    “不了,我还有别的事。”南宫浅陌自然顺水推舟地拒绝。

    一直没有出声的南宫浅夏也笑着摇头道:“多谢大姐姐好意,不过我还有幅刺绣没绣完,就不打扰你们了。”

    南宫浅歌一脸遗憾道:“那真是太不巧了,这样吧,我们下次再约!”

    待她走远后,南宫浅陌不禁有些感叹:“这一天还真是够累的!”这府里的弯弯绕绕可一点都不必朝堂上轻松啊!

    “噗嗤!”南宫浅夏忽的笑了,“我原还想着你莫不是改了性子,却不想骨子里还是这般不喜与人虚与委蛇!真真是应了那句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南宫浅陌释然一笑,道:“人活着本就不易,没必要为了这些不值得的事情为难自己,你说呢?”说罢若有深意地瞅了她一眼。

    南宫浅夏一怔,旋即点头道:“二姐这话说的不错,只可惜这世上能有多少人像你这般通透呢?”

    “通透倒也谈不上,只是心境不同罢了,她看重的那些我未必就放在心上。”南宫浅陌淡淡道。

    阳光下,女子清冷而精致的面庞绝世而独立,墨发飞扬,神情淡漠而潇洒,不经意间流露出一股凌然之势,仿佛天生就该站在云端俯视众生一般。

    南宫浅夏一时间看得竟有些失神,直觉告诉她,如二姐这般的女子绝不会拘泥于后院,她应该属于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想什么呢?”南宫浅陌挥手在她面前晃了晃,纳闷道。

    南宫浅夏回神笑着揶揄道:“被二姐美色所惑,走神了!”

    “切!”南宫浅陌十分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我一身男装,能看出美色来也算是你的本事了!”

    这小丫头真是不会夸人,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夸赞她英俊潇洒、风流帅气吧?

    南宫浅夏夸张地点了点头,像是看破了她心中所想似的,轻咳了咳故作羞怯道:“小女子仰慕这位公子已久,不知公子可否赏脸陪小女走一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