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姐妹相见-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八十三章 姐妹相见

    南宫渊转而又对厅里坐着的三个年轻女子嘱咐道:“陌儿是府中的嫡女,她这些年在外头吃了不少苦,好容易回家了,往后你们姐妹四人要好好相处,不可胡闹,知道了吗?”

    “是,女儿明白!”三人同时应道。

    为首的那名女子眼底流露出几分不甘与愤怒,却很快被掩饰下去,一双美目眸波流转,温和大方地轻笑着道:“浅陌当年出事,咱们姐妹几个可是伤心了好一阵子呢,所幸的是老天爷眷顾,妹妹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浅夏,浅汐你们说是不是啊?”

    说这话的便是镇国将军府的大小姐南宫浅歌,也就是大姨娘安氏的女儿,五年前的国宴上,这位大小姐凭借一支水墨舞大放异彩,舞艺超群不说,画技更是出彩夺目,一举夺得了上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号,从此令上京城无数青年才俊倾慕不已。

    遗憾的是镇国将军府这位才情横溢的大小姐眼高于顶,并不将那些爱慕者放在眼里,是以如今十八岁的高龄还待字闺中……没错,锦舞的原话就是这样,她还记得当时锦舞看向自己的目光充满了担忧……因为,她今年正好也是十八岁,而她这位庶姐只比自己大了三个月而已。

    南宫浅陌的心里有点堵,十八岁真的已经算是高龄了吗?那她这种活过一世的人算什么,老妖怪吗?

    只听着另外一个粉色衣衫的女子附和着笑道:“是啊,二姐如今回府了就好,这是大喜事!三姐你说呢?”

    这位开口接话的粉衣女子就是秦氏所出的三小姐,南宫浅汐,其相貌足与秦氏像了个七八分,一袭淡粉色裙衫愈发衬的她脸似桃花放蕊,身如弱柳迎风,眉似春山带雨,眼如秋水含情,声若黄莺,酥麻入骨。

    南宫浅陌听着她那软软糯糯的细声细气的语调,只觉得一阵鸡皮疙瘩,说话这么嗲,真的不难受吗?

    一直没有开口的那名雪青色女子并未接她的话茬,只是深深看了南宫浅陌一眼,轻声道:“二姐如今倒是与当年大有不同了。”

    南宫浅陌眉头轻挑,眼前这个应该就是三小姐南宫浅夏了吧,只见她身着一袭极其简单的雪青色衣裙,头上也没有过多繁复的发饰,只斜斜簪着一支玉色步摇,皮肤白皙,明净秀雅,单独看去倒也是个清丽佳人,只是与府上的另外两位小姐比起来,她的容貌就显得没那么出挑了。

    既没有大小姐南宫浅歌的端庄优雅明眸皓齿,亦没有四小姐南宫浅汐的活泼俏丽灵动婉约,唯一还算是出彩的就是她的那双眸子,清澈如水,不染纤尘,再加上那一身宠辱不惊的淡然气质,站在那两人中间即便不是最耀眼夺目的那个,竟也完全没有被比下去。

    腹有诗书气自华,说的应该就是这一类女子。

    这个南宫浅夏倒是个有意思的,原主的性子并不讨喜,同几个姐妹之间的情分更是寥寥无几,唯独对同这个三妹妹还能心平气和地说上一两句话,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当初真正的南宫浅陌离府之前也就只有这个三妹妹好意提醒过她吧!可惜了,当时的南宫浅陌并没有放在心上。

    由此南宫浅陌报以善意一笑,道:“八年过去,谁又能如当初一样一成不变呢!”

    “二姐所言甚是。”南宫浅夏微微一笑。

    不过寥寥几句话,就让南宫浅陌对这个如清水般明澈的女子产生了一丝好感,暗叹真正的大家闺秀当是如此!

    南宫浅歌见这个二妹妹并不与自己搭话,反倒一副和三妹妹相谈甚欢的模样,也不生气,面上仍是笑意盈盈的,只那手里的帕子却被暗自拧了不知多少圈……

    一向骄纵惯了的南宫浅汐眼底更是流露出一抹不虞,心里暗道:果然还是这副不通文墨的粗俗做派,一点儿礼教也没有!

    “好了,见你们姐妹几个感情和睦,为父也就放心了,行了,时候不早了,陌儿一路舟车劳顿,早些回青墨居歇下吧!”南宫渊满意地发话。

    南宫浅汐眼底划过一抹不怀好意,娇声道:“父亲,二姐这么些年不曾回家,祖母可是想念得紧呢,不如让二姐先去宁安堂拜见祖母?”

    南宫渊闻言有些犹豫,母亲不喜陌儿这性子他是知道的,当初陌儿离京前往逍遥谷就是惹怒了母亲所致,可如今陌儿既然回来了,这祖孙关系就这么僵着也不是个事,可陌儿她……

    “是啊,四妹妹说的是,歌儿知道父亲的顾虑,只是父亲您也知道祖母她老人家最重规矩,若是二妹妹今日回府却不去拜见,日后被祖母得知了岂非……”

    南宫浅歌说这话时一脸的担忧,见南宫渊略有松动,于是又接着劝道:“再者说了,这么多年过去了,祖母又怎么会同一个小辈去计较当年的那些个琐事,只要二妹妹服个软道个歉这事自然也就揭过去了!”

    “是啊,将军,正所谓百善孝为先,如今府中这几个姐妹们年岁也不小了,这名声可是很重要的。”安氏也出言帮腔道。言下之意是南宫浅陌若是不去拜见祖母,传出去这可是不孝的名声……

    “大姐和安姨娘所言甚是,父亲若还是不放心,不如让我们三个陪二姐姐一块去,祖母喜欢热闹,便是看在我们几个的份上也不会为难二姐姐的。”南宫浅汐说着便对南宫浅陌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南宫浅陌神情淡淡,不做回应。倒是南宫浅夏眼底划过一抹担忧之色,暗自叹了口气,大姐和四妹明显是不安好心,可……罢了,这一关无论如何都是躲不过去的,只盼着今时今日的二姐与当年有所不同了吧!

    “嗯,”南宫渊被说服了,摸着胡子点点头道:“这样也好,陌儿,你与歌儿几个一道去宁安堂拜见一下祖母吧,你祖母年纪大了,凡事你多顺着她些,莫要顶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