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大惊小怪-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八十二章 大惊小怪

    早知如此她就应该随二哥去看看他给自己准备的礼物……

    镇国将军府果然还是外面看起来要正常一些,起码更像是一个将军府。南宫浅陌最终得出了结论。

    “陌儿,怎么不进去?”南宫枫笑着走到她边上轻声道。父亲南宫渊先行去换掉那一身规整的朝服了,所以此刻就只有他一个人跟了上来。

    南宫浅陌一脸生无可恋:“大哥,我觉得我还是比较适合待在军营这样的地方。”

    “怎么说?”南宫枫挑眉,这才刚回府就想着离开了?看来果真是女大不中留了。

    事实证明,他确实想多了,因为南宫浅陌回了他三个字——

    “空气好!”南宫浅陌深吸了一口气如临大敌一般抬脚走了进去。

    留下南宫枫站在门口处一脸的哭笑不得。看来陌儿真的不适合做个安静的大家闺秀,事实上他也想象不出陌儿穿着一身繁复华丽的襦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模样……

    南宫浅陌的到来让整个客厅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好奇地打量着她。

    由于南宫浅陌还活着一事整个镇国将军府就只有南宫父子三人知道,其他人毫不知情,再加上八年过去,南宫浅陌此时的气质容貌与之前相去甚远,所以不是特别熟悉的人一时都没有认出来她。

    “这,将军怎好令我们这些女眷来见一个外男?”一道容貌娇媚艳丽姿色上乘的紫衣华服女子不乐意地抱怨着。

    南宫浅陌从宫里出来后就直接回了将军府,所以此刻还是那一身暗红色的男装打扮,再加上她举手投足间本就十足十地潇洒利落,与寻常男子一般无二,是以她们看不出她女子的身份也是正常,否则南宫浅陌便要怀疑自己的易容术是否出了问题了。

    不过此刻南宫浅陌并没有任何要开口解释的意图,于是旁若无人地找了个靠门的位置坐下,至于为何要选这么个位置,原因很简单——通风!

    只是这一众女眷却不乐意了,正待要说上两句,却见着南宫枫随后走了进来。

    “见过大公子!”其中三个妾室模样的女子立即起身规规矩矩地行礼。

    “大哥!”另外三个年纪较小的女子显然有些惊讶,但也先后起身打了招呼。

    “嗯。”南宫枫略微点点头以示回应。

    方才开口的那个紫衣妾室眸光不自在地闪了闪,笑着开口:“大公子,不知这位是……”

    “安姨娘稍安勿躁,等父亲来了就知道了。”南宫枫语气淡漠,一双眸子更是古水无波般平静,既没有对安氏的厌恶,却也不多亲近,保持着恰到好处的礼数。

    被称作安姨娘的女子悻悻地笑了笑,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不知怎的,她总觉着眼前这个消瘦男子有几分熟悉,正是这份诡异的熟悉感令她心下的怀疑和不安一点点地扩大着,背脊处渐渐地染上了几分寒意。

    “见过将军!”

    “见过父亲”

    “嗯,都来了吧?”南宫渊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环视一圈后最终看着南宫枫语气不悦地问道:“杉儿呢?”这个臭小子又给他跑哪去了?

    “来了来了,我这不是来了嘛!”门外南宫杉握着一个不大的锦盒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一屁股坐在南宫浅陌边上,随手抓起茶几上的杯子就是一阵猛灌。

    南宫渊狠狠瞪了他一眼,却是没再骂他,走到主位坐下看着众人道:“今日把大家都叫到一起来,是有一件事要宣布,八年前,陌儿并没有坠崖身亡,如今她好好的回来了……”

    “什,什么?!”安氏忽的一抖,手中的杯子“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碎成了残片,茶水四溅。

    “你做什么这么大惊小怪的?!”南宫渊不悦地质问道。

    安氏讪讪地扯出一抹笑意来,“妾身,妾身就是有些吃惊……”

    莫说是安氏失态,其他几人也好不到哪去,只是没有表现得如此明显罢了。开什么玩笑,一个本应该在八年前就已经死了的人如今突然活生生地站在了她们面前,换做是谁都要震惊的。

    “将军,妾身有一言不知该不该说……”坐在安氏边上一翠色罗裙的娇柔女子细声细气地开口道。

    南宫浅陌似笑非笑地抬眸望去,只见说话那女子眉目娇俏,眼角微微上挑,一副温柔小意的做派,言谈举止间透着一股江南女子的柔美可人,应该是三姨娘秦氏无疑。

    至于坐在她左手边的青衣女子则是沉静如水,神色温婉,只是眉宇间自有一股书香气,一副不争不抢的清雅模样。南宫浅陌猜测这位应该就是二姨娘凌氏了。

    看来她这个父亲倒是艳福不浅啊,三位妾室各有千秋,或娇媚明丽,或柔情似水,或娴静温婉。只是不知她那位从出生起就不曾见过的母亲是何种风姿了……

    于是饱含深意地朝着南宫渊望去,眼里流露出几分兴味儿。

    “咳,”被女儿打趣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南宫渊尴尬地轻咳一声,冷着脸对秦氏不悦道:“你有话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就闭嘴!”

    那位被叫做秦氏的江南女子委屈地眨了眨眼睛,柔声道:“妾身也没有旁的意思,只是这二小姐自十岁起就不在府中,如今八年过去,样貌也与当年大有不同,将军可是瞧仔细了?”

    南宫浅陌闻言微微挑眉,很好,这位就差没指着她的鼻子说她是冒名顶替的了!想不到这堂堂镇国将军府还真是够热闹的啊!

    南宫渊顿时沉下了脸,厉声叱道:“无知妇人!本将军自己的亲女儿还会认错了不成!”

    秦氏当即眼泪汪汪地垂下了头,小声嗫喏道:“妾身,妾身不过白说那么一句罢了,将军息怒……”

    “行了行了,不会说话就少说两句!”南宫渊不耐烦地打断了她,转而又对安氏道:“你派人赶紧把青墨居收拾出来,陌儿还住在那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对于南宫浅陌这些年的经历南宫渊只字未提。

    安氏回过神儿来忙开口应道:“是,妾身这就吩咐人去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