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初次回府-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八十一章 初次回府

    南宫浅陌丢给莫庭烨一个“我先撤你保重”的眼神,尾随在南宫父子身后离开了宣政殿。她可一点儿也不担心莫庭烨,从五年前她就知道莫御城对于他这个弟弟的感情非同一般,否则也不会放任一个手握重兵的王爷在边关这么多年了。

    所以,实在没什么好担心的。

    “陌儿,这些年难为你了!”夏侯凌霄望着南宫浅陌缓缓道。

    南宫浅陌不甚在意地笑笑:“我很好,外祖父。”对于这样白发苍苍的老人家她向来很有好感,当然自家那个玩世不恭为老不尊的师父除外。

    夏侯凌霄欲要再说些什么,却被南宫枫打断:“外祖父,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咱们回府再说?”

    夏侯凌霄摸着胡子摇了摇头,叹气道:“老夫这就回府了,陌儿记得来辅国公府看看我这个老头子!”

    南宫渊望着他欲言又止,这么多年了,岳父还是不愿踏入镇国将军府一步……

    南宫浅陌见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于是看向南宫枫以眼神询问:什么情况?

    后者回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南宫浅陌一时看不明白,只道是这其中必有什么缘故,否则外祖父怎么会连镇国将军府的门都不愿意进?

    与辅国公分别之后,三人骑马很快来到了一处府宅外面,放眼望去只见那宅院内古树参天,绿树成荫,整座宅子的风格古朴素雅,沉稳大气,既没有权贵之家的奢华又不失武将世家的肃穆,朱红色大门上方中央挂着一块墨色漆皮匾额,上书“镇国将军府”五个大字,字体凌厉磅礴,气势斐然。

    南宫浅陌暗自赞叹不已,这镇国将军府的气势果然名不虚传!

    刚一下马,将军府门前的侍卫便迎了上来,“将军,大公子回来了!”

    “嗯,这是二小姐,去通知曾管家让他把府里的人都请到客厅去,就说本将军有事要吩咐。”南宫渊把手里的缰绳递给了他,顺便吩咐道。

    那侍卫抬头看了南宫浅陌一眼,心下狐疑这二小姐不是八年前就意外身亡了吗,怎么如今又或者回来了?然看到将军与大公子那不容置疑的脸色后,立刻上前恭敬行礼道:“见过二小姐!”

    “嗯。”南宫浅陌淡淡应了一句,对于他的好奇与不解视而不见。

    三人刚一进门,一道宝蓝色的身影便迫不及待地冲了出来,嘴里还不住地嚷嚷着埋怨道:“怎么才回来啊,我都在家等了你们半天了!”

    南宫渊看到他这副痞里痞气的模样就来气,上去就要给他一脚,却被他灵活躲开,不满道:“爹您老人家这是有多看我不顺眼啊!我可才回家没两天,你再这样我可就收拾东西走人了!”

    “你敢!看我不敲断你的腿!”南宫渊横眉立目地怒声叱道。成日里无所事事也就罢了,还满世界地乱跑,一年到头都抓不着人,这次要不是枫儿这孩子,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着他的影子呢!不过话说回来,他南宫渊一世英豪怎么就养了这么一个熊孩子!

    南宫杉不以为意地耸耸肩,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无关痛痒的威胁。南宫渊却是被他这种吊儿郎当的态度气得胡子乱颤,就差手里没拿根棍子直接动手了。

    南宫浅陌挑眉看向一旁不染纤尘的南宫枫:二哥这是打算一直瞒着父亲了?

    南宫枫笑而不语,一脸的高深莫测。

    “陌儿,你可算是回家了,快跟我过来,二哥有礼物给你!”这边南宫杉一把拽过南宫浅陌的胳膊就往里走,完全忽略了还在暴怒中的南宫渊。

    “南宫杉你给我站住,老子话还没说完呢!”身后传来南宫渊震耳欲聋的暴喝声。

    “父亲,”南宫枫淡淡开口,叫住了他。

    南宫渊停住了脚步,转而望向自己的这个大儿子,眼中立刻布满了与有荣焉的欣慰和骄傲,枫儿这孩子从小就聪慧懂事,做事更是懂得分寸,他再放心不过了。

    “二弟他并非如表面看起来这般无所事事,父亲大可不必如此。”南宫枫忽而没由来地说了这么一句。

    南宫渊愣了愣,旋即笑得开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南宫渊怎么可能真的养出一个纨绔儿子!”说罢就继续往前走去。

    这么多年来杉儿虽然性子跳脱不羁,但要真正算起来他从未惹出过任何乱子让他收拾,单单是这一点就比上京城里的那些个纨绔子弟要好了不知多少倍……

    说到底他自己的儿子他自然是清楚的,杉儿这些年极少待在上京城,可瞧他平日里的吃穿用度无一不精,但事实上他却是从未伸手问自己要过一分钱,自己虽然对他疏于管教,却也知道杉儿绝不可能真的一事无成,要知道杉儿小时候的那股聪明刁钻劲儿可是不输枫儿的!

    不过既然杉儿他有意隐藏实力,他这个做父亲的自然要好生配合了,更何况他对于杉儿的心思多少也能猜到一二,这些年为了南宫家委屈这个孩子了!是他这个做父亲的对不住他。

    看着父亲脚步轻盈的背影,南宫枫顿时恍然大悟。

    是了,父亲虽然每每被二弟气得跳脚,嘴里嚷嚷着喊打喊杀的,但要真正论起来那些个板子可是从未落到过实处,若非刻意,以父亲的身手又怎么可能次次都被二弟躲了过去,可见父亲从来就没打算真的收拾他!

    而且真要细想起来,二弟这不学无术的名声多半还是父亲和二弟自己传出去的……

    如此说来倒是他多虑了,南宫枫不甚在意地笑笑。只是二弟他怕是至今都自以为将这件事请瞒得滴水不漏,殊不知父亲早已看穿了他的心思,只是不曾说破罢了。

    忽而想到什么,南宫枫无奈地摇了摇头,心道:枉父亲还一直念叨着二弟这性子不知随了谁,如今看来可不正是随了他自己吗?

    南宫浅陌走进客厅时里头正热闹得很,一屋子的莺莺燕燕,娇侬软语,扑面而来的香粉味儿更是让她觉得自己的鼻子受到了荼毒,下意识地不想进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