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欺君之罪-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七十九章 欺君之罪

    楼陌怔怔地跪在那,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应对,谁能来告诉她这个时候应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才比较合适?与他们一起抱头痛哭?她貌似哭不出来,劝慰他们两句让他们别哭了?她似乎也并不擅长安慰人……

    一番内心挣扎之后,楼陌最后的表情竟然是——尴尬……

    莫庭烨看到了她的尴尬,有心要帮她开解两句,奈何他此刻并不适合开口——本以为此生生死永隔的人忽然久别重逢,倘若辅国公和镇国将军不是这般表现那才会令人觉得生疑吧?更何况能够站在这宣政殿当中的哪一个不是人精!

    所幸的是,终于看不下去的南宫枫走上前来劝住了这二人,“父亲,外祖父,这是在殿上……”

    二人这才缓缓收住了一些情绪,双双跪下对莫御城哽咽道:“请皇上恕罪,微臣御前失仪了!”

    莫御城自己也是震惊不已,当然不会怪罪他们,只见他摆了摆手道:“两位爱卿不必多礼,别后重聚,情绪激动些也是人之常情。只是朕记着爱卿的嫡女南宫浅陌八年前不是坠崖身亡了吗?”

    说着眼底快速闪过一抹危险深意,如果当年南宫浅陌坠崖一事是镇国将军府的人刻意为之,那么这件事就另当别论了。

    “这,微臣一直也是这样以为的,没想到,没想到陌儿居然还活着……”南宫渊的情绪依然没有完全平复下来,说话有些语无伦次。

    楼陌汗颜,这位镇国将军演技真不是盖的,他们明明五年前还在宫门口遇见过,况且她不信南宫枫和南宫杉会不将她的身份告诉他!

    不过她此刻当然不会去拆穿自己这位父亲,于是只好开口解释道:“回皇上,末将八年前在从陇邺城前往庐阳城的路上遇到了追杀,随行的侍卫全部身亡,末将自己也被逼到了笀川无溟崖,不幸坠崖。但所幸遇到了末将的师父,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哦?不知救你的这位师父是何方高人?”莫御城直直望着她,语气莫测。

    楼陌看着坐在龙椅上那个看似风光无限威严赫赫的人,顿了顿,道:“逍遥谷谷主,百里流觞。”

    楼陌的话再次让众人震惊不已,只道这姑娘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啊,从笀川无溟崖那样的地方摔下去还能活着不说,竟然有幸能被逍遥谷谷主所救,甚至还顺利拜师学艺,这一番际遇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

    然而他们所不知道的是,运气好的那个人不是南宫浅陌,而是楼陌。

    此时此刻,殿中老一辈的朝臣们心中都生出了一种沧海桑田物是人非的感慨,百里流觞,当年那个惊才绝艳的人物,如今怕是也已经暮己沉沉了吧?

    端坐在龙椅上的莫御城在楼陌说出“百里流觞”这四个字之时就彻底僵住了,时隔二十五年,他没有想到自己竟还能听到那个人的消息……

    “你师父他……还好吗?”莫御城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干涩凝滞,就像一壶发酵过度的老酒,苦中带涩。而酿成这苦酒的人正是他自己。

    楼陌心中微讽,好与不好又岂是一两句话能够说得清楚的,二十多年过去,师父他老人家心中的执念怕是一刻都不曾放下过……只是这些话她无法同莫御城说,对于如今的他们而言,各不相干或许就是最大的安好了吧?

    “回皇上,师父他身体尚好。”当年的所有知交情谊如今仅剩得这一句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话,可见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

    莫御城怅然若失地笑了笑,“那便好,那便好。”收起了心中不该有的情绪,他还是他,那个高高在上威仪万千的九五之尊。

    “镇国将军养了一个好女儿啊,谋略武功竟是丝毫不输我东霂儿郎!”莫御城面露笑意地赞赏道。

    如果说方才他对南宫浅陌还心存两分怀疑的话,那么现在便是疑窦全消了,因为他知道那个人不屑用任何的阴私手段,他教出来的徒弟也必是如此!

    至于当年的坠崖之事,真相究竟如何已经不重要了,最多不过是南宫渊的一片爱女之心,不忍女儿被牵扯到天下之争当中来罢了,如今只要南宫浅陌这个凤星还活着就够了。

    这边南宫渊闻言正待要假意谦虚两句,却被人打断——

    “启禀皇上,微臣有话要说。”越国公辛远征出列。

    莫御城眸色深了几许,淡淡道:“越国公有话不妨直言。”

    辛远征清了清嗓子,义正言辞地说道:“皇上,臣要参南宫浅陌欺君之罪!”

    “辛远征你少在皇上面前胡扯!我女儿今日第一次面圣,何谈欺君!”南宫渊登时变了脸色,扯开嗓子指着辛远征的鼻子怒吼道。

    辛远征冷笑一声,道:“我话还未说完,镇国将军这是心虚了吗?”

    “心虚?真是可笑至极!我南宫渊一生行得端做得正,有什么好心虚的?!”南宫渊不屑嗤笑道。

    “哦,是吗?那就请镇国将军听我说完再为自己的女儿辩解也不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打断我的话,一再在皇上面前失仪!”辛远征不怀好意地讥讽道。

    “辛远征你……”

    “好了,”莫御城抬手制止了两人的争吵,“镇国将军先莫要着急,听越国公把话说完!”

    南宫渊愤愤不平地闭上了嘴,目光却是充满杀意地望着越国公,一副你要是敢胡说八道我就跟你拼命的架势。

    辛远征却是不为所动,滔滔不绝地说道:“皇上,这南宫浅陌既然八年前没死,却始终不回上京城,令皇上乃至所有人都以为其坠崖身亡,这是其罪之一;假借‘楼陌’之名女扮男装混迹军营,这是其罪之二;今日殿前面圣仍不思悔过以楼陌自称,这是其罪之三。”

    “皇上,微臣斗胆,请治南宫浅陌欺君之罪!”辛远征说得唾沫横飞,总结下来就是想借此将南宫浅陌的战功全部抹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