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金殿面圣-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七十八章 金殿面圣

    “睿王过誉了,鹰嘴崖一役本就是西山大营十万将士共同努力的结果,楼某不敢独自居功。”楼陌语气淡淡,听不出任何情绪,却是不着痕迹地忽略了睿王的示好。

    “哈哈哈!楼将军真是谦虚了!”睿王状似毫不在意地笑着,心底却暗讽这个楼陌不识好歹。

    大军自是驻扎在城外,一众将领则跟随睿王和煜王进城,一路寒暄到了皇城外,众人俱是翻身下马,自有内侍前来将马匹牵走,一行人这便浩浩荡荡地步行前往宣政殿面圣。

    此时此刻,宣政殿殿内皇上莫御城和一众臣子已然等候多时,气氛安静得很,坐在龙椅上的莫御城没有发话,其他人亦不敢多言,一动不动地立在那,眼观鼻鼻观心,谁也不知谁在暗自思量些什么。

    “启禀陛下,暄王殿下、煜王殿下、睿王殿下到——”一道绵长而又尖利阴柔的嗓音在殿外响起,惊得楼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宣!”龙椅上的人声音深沉而威严,带着一股不可言述的无形压力。众朝臣皆是为他的气势所慑不敢抬头,因而没有人注意到他垂下的眸子里似有光芒波动。

    楼陌不着痕迹地错后一步,跟在莫庭烨身后踏入大殿。

    “儿臣参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臣弟(微臣)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生平第一次朝别人跪下的楼陌不由地在心里暗自腹诽这万恶的旧社会,阶级特权简直不要太烦人!

    半晌,就在楼陌以为莫御城是不是心情不爽的时候,头顶终于传来一道沉稳的声音:“平身吧!”

    谢天谢地!楼陌心道。

    谁知刚一站起来就感觉到几道不容忽视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其中那道锐利逼人视线的不需多说应该是来自皇上莫御城,至于另外几道应该是南宫渊父子还有上次在宫门口有过一面之缘的左相文瀚之。这种情况下,横竖都会被拎出来问话,楼陌索性忽略了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宠辱不惊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果不其然,下一刻一道充满威压喜怒难辨的声音响起:“楼陌,抬起头来!”

    楼陌上前一步缓缓抬头,直直对上帝王的眼睛,不出所料地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讶异,她知道,皇上这是认出她来了,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她解了他身上的毒,算是救了他一命。虽然如果当时她不出手的话莫御城未必就会死,但也不一定能活到今日。

    事实上莫御城确实是震惊的,他没有想到当初那个救了自己的少年居然能有今日的成就,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有那个本事上阵杀敌的,更何况他还是个大夫。

    阿烨看人的眼光果然独到!

    “你是暄王的部将?哪里人士?”莫御城淡淡问道,语气中却少了几分压迫感。

    楼陌面不改色:“回皇上,末将是上京城人。”

    “哦?”莫御城被勾起了一丝兴趣,“上京城人,朕倒是没有听说过上京城有姓楼的人家,你家中都有何人?”这个楼陌面对自己时丝毫不见胆怯,是个处变不惊的,再加上他与阿烨的关系,他倒是不介意抬举抬举他。

    楼陌再次跪下,朗声道:“回皇上,末将复姓南宫,名浅陌。”

    朝堂上顿时一片哗然,纷纷将视线望向了南宫渊父子,本朝姓南宫的可就只有镇国将军府这么一家,镇国将军南宫渊的长子南宫枫就站在那里,次子南宫杉据闻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难道说这个自称是南宫浅陌的是南宫渊的私生子?

    只见南宫渊与南宫枫相视一眼,而后目光齐齐望向了殿上跪着的那人,眼里是止不住的震惊和一丝隐隐的期待,像是在确定她说的是否属实。

    众人见状便越发觉得此事可能真如他们猜测的那般,因为这南宫父子二人看上去就像是南宫家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只是不确定是否就是眼前这个人而已。由此,以越国公辛远征为首的众人眼中不免就带上了些看戏的心思——私生子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唯有左相文瀚之眼底划过一抹深色,这个人五年前他就见过,当时南宫渊的神情就有些不对劲……而且他是跟着暄王进宫的,或许皇上也见过他?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而立在一旁的右相裴肃除了幸灾乐祸的看戏心思外,心底也涌起了一丝古怪,为何他总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

    辅国公夏侯凌霄身形晃了几晃,不可思议地望向殿上跪着的那个少年,是他听错了吗?浅陌,南宫浅陌?

    南宫浅陌,是他想的那个人吗?她竟还活着?而且还是以如此耀眼的姿势强势归来!可当初司天监的阳朔不是同他说凤星陨落了吗?

    此刻莫御城的心里如潮水般思绪翻涌,惊喜,犹疑,感叹,不确定,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眉头紧锁,半晌方才想起要确定自己心中的猜测:“你与镇国将军是何关系?”

    “回皇上,南宫渊是末将的父亲。”说着便一把扯下了束发的发带,一头青丝如瀑般滑下肩头,身形纤瘦,眉目清丽,一身暗红色劲装非但没有遮住她的颜色,反而平添了一股寻常闺阁女子所没有的英气潇洒。

    是了,眼前这个楼陌可不正是一个女子!

    众人在明白过来这个事实时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凉气,这,闻名天下的西境战神竟是个女子?在场的文官还好,武将们却是心中一阵羞愧赫然,他们堂堂三尺男儿在战场上竟都不如一个女子,实在是有负皇恩!

    “陌儿,你是陌儿?”南宫渊顾不得同皇上请示,急忙走上前来,仔细打量着楼陌的面孔,一时竟激动地说不出别的话来,就连语气都带着微微的颤抖。

    头发花白的辅国公夏侯凌霄也颤巍巍地走上前,望着楼陌的脸一时间老泪纵横,“陌儿,你还活着,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