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最亲的人-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七十六章 最亲的人

    楼陌微微一笑,摇头道:“我可从来没说过。”

    她确实没说过,不过苍狼作为一支特战队又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情报网呢?不错,在特训基地苍狼确实只有百人,可散布在各地执行任务的苍狼加起来可就远远不止这个数了,不过这些她可没打算让这二人知道,毕竟保持一定的神秘感也是苍狼特战队的需要嘛!

    南宫杉此刻的表情比吃了一只苍蝇还要难看,他向来自以为隐藏得很好,哪成想早就被人知道了,而且还是个素未谋面之人!

    “哈哈哈——”南宫枫忽而朗然一笑,整个人笼罩着光风霁月的氤氲,宛如清风徐来令人心神一恍,“经年不见,三弟还真是给了为兄不小的惊喜啊!”说罢眼含深意地望着她。

    仅是一个苍狼的副队长就如此能力不俗,作为他们的指挥官,陌儿只会比他们更优秀,不得不说他为能够有这样一个妹妹而引以为傲!只是,陌儿的这些本事总不会是在逍遥谷学的吧?

    楼陌淡淡笑笑,装作没有看到他眼底的询问与好奇,避重就轻道:“能入得大哥的眼,看来苍狼这些年的训练也还算没有白费。不过,今日所见还请二位兄长代为保密。”

    南宫枫再次深深看了她一眼,不再深究,转而笑道:“三弟可有想过将苍狼扩大一些?”

    楼陌摇了摇头,道:“兵在精而不在多,更何况苍狼并没有被纳入军中编制。”

    南宫枫眼底划过一抹震惊:“你的意思是……他们只听命于暄王?”

    骤然听闻这个说法,南宫杉也瞪大了眼睛,陌儿的胆子是不是太大了?即便是他不参与军政,却也知道在东霂擅养私军可是谋反的大罪!

    楼陌牵唇一笑,不以为意道:“如果没有绝对的指挥权,那么苍狼就没有存在的意义。更何况苍狼不过百人,并不用于正面战场,要想凭借这百人谋反未免也太天方夜谭了吧?”

    南宫枫默然,眼中似有隐隐的担忧:“如今苍狼的名声天下皆知,想要避嫌怕是不易。”

    “那如果皇上知道这件事并且同意了呢?”楼陌笑意吟吟地望着他。

    南宫枫顿时摇头失笑:“倒是为兄多虑了!”陌儿心思机敏,又怎么可能想不到这一点,果然她早有准备。

    是夜,楼陌正在房间内看兵书,门外忽然有敲门声响起。

    “这么晚了,大哥该不会是失眠了吧?”楼陌开门后见是南宫枫,不由地出言调笑道。

    南宫枫闻言挑眉:“陌儿真是聪慧,不请大哥进去坐坐?”

    楼陌耸耸肩,笑着让他进去,又给他添了一杯茶。

    南宫枫也不说话,就那么安静地坐在那儿品茶,仿佛就是为了讨杯茶水而来的,一举一动间恍若谪仙般赏心悦目,清俊儒雅。

    楼陌知他这么晚了过来一定是有什么话要说,也不着急,就坐在一旁慢悠悠地看书,等着他自己开口。

    “陌儿,其实你今日大可不必如此,无论你变成如何模样,我们都是你最亲的人,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南宫枫复杂的目光落在楼陌身上,有无奈,有欣喜,还有难掩的心疼。

    他如何会看不出来,陌儿今日在地牢里故意当着他们的面表现出与往日不同的狠辣凌厉,这分明是想要告诉他们,她已经不是八年前的那个南宫浅陌了,如今的她,沉稳冷静,不露辞色,却又蕴藏着锐利决绝的锋芒。

    这样的她,既让他欣慰骄傲,又让他心疼不已,这些年究竟经历了什么才能将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蜕变成为一个杀伐决断的一军主将!

    楼陌先是怔了一下,而后放下了手中的兵书,眼底染上了几分笑意,轻轻勾唇道:“多谢大哥理解。”

    她明白,南宫枫此话一出,便是接受了她如今的所作所为,并且选择站在自己这边。

    她虽借着南宫浅陌的身份,但却是绝无可能去做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的,日后相处多了,他们势必会发现自己的种种不同,与其到那个时候令他们起疑,不如现在就将事情摊开说清楚。

    不过令她意外的是,南宫枫对这个妹妹的宠溺程度要远比想象的深得多,这让她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底也难免染上了几分愧疚,她并非真正的南宫浅陌,可这一点,她大概是再没有机会说出口了。

    “大哥,我……”楼陌心底有些忐忑不安,她知道她的表现早就超出了一个将军府嫡女应有的能力范畴,多智如南宫枫也一定有所察觉,可她真的无从解释。

    南宫枫笑着打断了她:“陌儿,没有人会去逼问你什么,有些事情你想说就说,不想说也没关系,只是不要想着用什么去掩饰,大哥的意思你明白吗?”

    楼陌一瞬间感觉到眼角微微有些发酸,半晌方道:“我知道了,大哥。”这一声大哥是真的发自内心,前世的她身为孤儿,亲情之于她而言无疑是镜中花水中月,却不曾想有一日真的有幸能够体会到这两个字的分量,她何其幸运!

    “好了,我今晚过来还有一事要告诉你,若无意外的话,你与暄王的事皇上和父亲都只会乐见其成,所以等你的身份澄清后,赐婚的旨意应该会一同下来,你要有心理准备。”

    说罢还打趣地看了她一眼,眼里的揶揄之色不言而喻。

    “咳咳,”楼陌冷不防的被呛了一下,缓过劲来不免有些尴尬,“大哥不是不待见他吗?”前一天还在掐架的两个人,忽然间就冰释前嫌了,这会不会太善变了?当然了,最重要的是,结婚的事她还没同意啊!

    “我确实是不待见他,可过了这个夏天你都已经十八了,再不嫁人难不成要赖在家里一辈子不成?”南宫枫慢悠悠地喝了口茶,顺带着还颇为嫌弃地瞥了她一眼。

    楼陌:“……”十八岁怎么了,十八岁很老吗?明明才刚刚成年好吗?!此刻的某人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上辈子就已经二十六岁了,若要再算上这一世,那结果……呵呵!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