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准备回京-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七十章 准备回京

    “如此,我等便要多叨扰几日了。”陈斯年笑呵呵地道。

    “陈大人客气,尤昊,带几位大人去客院安置。”楼陌扬声道。

    尤昊领命,“是!三位大人请随在下来。”

    “林大人还有事?”楼陌见林广平站着没动,不由地出言相问。

    林广平的目光定格在温尺素身上:“一别五年,不知封夫人可还安好?”

    凤之尧的脸色一沉,凌厉的杀气直往外冒,却见楼陌对他轻轻摇头,示意他不可冲动,静观其变。

    只见温尺素神情淡淡,一双明眸中看不出半分情绪:“往事随风,还请林大人慎言。”她嫁与封玄的那些年,西霄不少官员权贵都见过她,和离之事更是闹得满城风雨,别人的眼光她早已习惯,所以现在没什么好不自在的。

    林广平深深看了她一眼,道:“如此,倒是在下唐突了。”为了那样一个女人放任眼前这位离开,由此可见封玄的眼光也不见得有多好。

    说罢转而望着一旁的凤之尧道:“敢问这位可是凤之尧凤公子?”

    凤之尧皮笑肉不笑地望着他,眼里似有什么一闪而过:“正是在下,不知林大人有何见教?”

    “见教倒是不敢,只是听闻凤公子精通岐黄之术,故而有些好奇罢了。”林广平意有所指地说道。

    凤之尧面不改色,淡淡道:“精通不敢当,林大人过誉了。不过林大人若是有什么不适凤某倒是可以略尽绵薄之力,届时还望大人千万不要同凤某客气才是。”

    林广平眼皮跳了两下,半晌方才僵硬道:“多谢凤公子关心,只是在下并无不适,就不打扰楼将军与凤公子了。”

    待他离开后,楼陌似笑非笑地望着凤之尧道:“你得罪过他?”

    凤之尧摇了摇头,“我得罪的可不是他,不过他能猜到那件事与我有关倒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姚至风,凤之尧,你当全天下人都是傻子就你一个聪明人不成?”温尺素冷声嗤笑道,将名字颠倒过来反着念,也亏他想得出来!

    凤之尧面色微郝,“这,这当时不是图省事嘛,再说了,贺兰瑾瓈不就没猜出来?”

    楼陌失笑:“合着我当时让你去贺兰瑾瓈军营捣乱时你用了这么个名字?却是是够敷衍的。不过好在这个林广平不是贺兰瑾瓈的人,不然你这次可是遭了记恨了。”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贺兰瑾瓈的人?”凤之尧不解地看向她。

    楼陌凉凉睨了他一眼,道:“他方才同你说话时眼里只有打量和隐隐的幸灾乐祸,并没有愤怒,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凤之尧无辜地摸了摸鼻子,他方才被那一句“封夫人”气得正窝火,哪里就注意到这么多了……不过,眼光悄悄转向某个冰冷无情的女子,暗暗思忖道:她方才那话是与封玄撇清关系的意思吧?他应该没有理解错,是吧?

    温尺素被他的目光盯得一阵不自在,在加上楼陌戏谑的眼神不时在她和凤之尧身上来回晃,丢下一句“困了,去睡会儿”转身就走。

    凤之尧愣在了那,不知所措。

    “人都走了,你还赖在这干嘛,打算帮我处理军务折子?”楼陌以手托腮,好整以暇地望着他道。

    凤之尧反应过来,立刻一溜烟儿地追了上去。

    ……

    这边楼陌正忙着埋头处理战后的折子,书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一道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那道搁置在自己身上的灼灼目光实在不容忽视,楼陌只好放下笔,抬起头来看向他。

    “你回来了,听说你此行收获不小?”看莫庭烨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楼陌嘴角含笑问道。

    莫庭烨一把抽掉她手里的兵书,令她面对着自己,不满道:“陌儿,你这样让我很没有成就感。”任谁精心准备的惊喜被对方提前发现都不会很愉快。

    楼陌挑眉笑望着某个闹脾气的男人,这很难猜吗?四个血影卫统领就回来了墨痕一个,还拿走她那么多炸药和**,他总不会是去找三国闹着玩的吧?

    “咳,”对上某人越来越哀怨的眼神,楼陌终于败下阵来,转移话题道:“那个,你这次真的一锅端了他们三座边城的粮仓和军械库?”

    莫庭烨鼻子里轻哼一声,不屑道:“你的苍狼这些年在加紧训练,血影卫也没闲着不是,这点子事情要是都办不好要他们何用?!”

    额……得嘞,马屁拍到马背上了!楼陌暗自头疼扶额不已。

    “喏,三国的和谈书,”楼陌将手边的三道折子递给他,“三国来使我已经让尤昊安排他们住下了,他们的底细也都已经查清楚了,那个林广平是贺兰瑾琰的人,严郅是北凛皇帝的亲信,至于陈斯年则是澹台奕訢的人。你有什么打算?”

    莫庭烨接过折子连翻都懒得翻就撂在了一边,嗤笑道:“既然是和谈,那就要拿出他们的诚意来,让他们去上京城吧,这是礼部的事情,本王犯不着多管闲事。”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你还是自己去同他们说吧,我可不擅长周旋这些。”楼陌伸了个懒腰,外交谈判这种事情她确实不擅长,说白了就是一群人聚在一起打嘴仗,端看谁的套路深罢了。

    “怎么,那几个来使得罪你了?”莫庭烨挑眉,难得陌儿想要推辞躲懒,他着实是好奇得很。

    楼陌揉了揉太阳穴,头疼道:“倒不是他们得罪我了,只是我这个人向来信奉能动手绝不动口,我怕到时候我会忍不住用暴力解决问题。”

    “哈哈哈!”莫庭烨笑得乐不可支,他差点忘了,他家陌儿可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力分子”!

    楼陌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冷声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启程回上京?”

    “战报已经发出去了,不意外的话,召我们回上京的圣旨应该很快就会到陇邺,接到旨意后立刻启程。怎么,陌儿似乎很着急?”莫庭烨双手撑在书案上,饶有兴致地问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