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坠崖之谜-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十七章 坠崖之谜

    第二十七章 坠崖之谜

    子时,逍遥谷竹林里,楼陌独自靠在一根竹子上,看着无边无尽的夜空。

    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走了,那,自己呢?是不是也该走了?南宫浅陌是时候该回去了!

    麻烦总归是要解决的,楼陌闭上了眼睛,已经做出了决定。

    回到院子,沐轻扬和司星辰都还在坐院中没睡,见此,楼陌立即明白了,看来是都知道了!

    “楼陌,大师兄他……”司星辰站起来看着楼陌,他今早已经猜到大师兄要离开,只是大师兄既然没有明说,那他也不必说穿,这才找借口在药田待了一天……

    “走了。”楼陌淡淡地开口。

    沐轻扬听后,眼睛沉了沉:“大师兄他应该是不想让我们伤心,所以才没有告诉我们。”他虽耿直了些,不擅心计,但并不傻,今早大师兄的行为,他就是再迟钝,也能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儿,却不想当真是……转而想到昨日父亲的传信,他神色更低落了,看来,真的要散了!

    三人一阵沉默,院子里只听得风吹树叶的飒飒声……

    想了想,楼陌还是决定先开口:“我也要离开了,这几日就会去同师父说。”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的,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各奔东西那是迟早的事!已经在逍遥谷偷闲了三年,现如今,她该回到南宫浅陌的身份了!

    “师弟,师妹,我,也要离开……”沐轻扬缓缓开口,父亲病重,大哥那个人又……他必须回去照顾父亲!

    司星辰愣了一下,看了看他和楼陌,都要走了,就剩下他和师父了,早就应该想到的不是吗!可是为什么这一刻心里还是这么难受!他深吸了一口气,强扯出一抹笑容:“你俩都要走啊,那真是太好了!以后我就是师父他老人家唯一的宝贝徒弟了!对了,走之前记得把房间收拾好啊,正好给我用来做药房,我那房间太小了,都放不下我那些宝贝了!”

    “惦记我的屋子好长时间了吧,这下可算是要如愿以偿了,是不是特别的嘚瑟?”楼陌白了他一眼,心知他是故意转移话题,也不拆穿,只顺着他的话说。司星辰虽表面看起来没心没肺的,但其实内心极重感情,她方才去药田看过了,司星辰一整天什么也没干,估计净坐在那里发呆了,他嘴上不说,但心里应该是很舍不得的吧!

    “那必须的啊,你们一走,这所有的东西可不就都是我的了吗!真是想想就激动啊,快走快走,千万别犹豫!”司星辰再次扬起属于他的招牌笑容,只是那眼底竟像是蒙了一层雾似的看不真切……

    “师妹,你何时动身?”沐轻扬似乎也看出了司星辰的强颜欢笑,可他也不知该如何劝慰,只好转而向师妹问起离开的时间。

    “明日先去同师父告别吧,下个月初一在和生堂看诊后,我就会离开!”楼陌本想早点离开,但毕竟之前同锦舞说好了,若是提前去怕是会同她们错过,而庐阳城许多人都认识她,也不宜久留,再说了,去上京城也不急在这一时。

    “那明日我同你一起去跟师父那,不过我家中有急事,明日午时就必须走,怕是无法与你同行了!”沐轻扬有些歉意地说道。

    “无妨,本身你我也不一定会同路,既然二师兄你有急事,先行离开就是!”楼陌赶紧说道,不与她同行那是最好,要不然她还得想法子摆脱这个一根筋的二师兄,简直是给自己添堵!

    “行了行了,小爷我困得不行了,赶紧散了,洗洗睡吧!”司星辰打了个哈欠,不耐烦地道。

    次日清晨,楼陌和沐轻扬一同来到百里流觞的院落。

    “你们也要走啦?”不等二人开口,百里流觞便说道。

    “是,师父!”二人齐声答道。

    “好,那就走吧,不用挂念为师,这不还有星辰那小子吗!不过你们需记得,出谷后便再与逍遥谷无关,日后也不必回逍遥谷看我!这便是对为师最大的孝顺了!”百里流觞笑吟吟地说道,似是一点儿也不在意的样子。

    “如此,我们便告退了!还望师父日后多保重!”二人也不再犹豫,行了一礼之后便准备离开。

    “等等,小陌陌留一下,轻扬你先回吧!”百里流觞叫住了楼陌,显然是有话要单独同楼陌说,沐轻扬见此便转身告退了。

    楼陌看着百里流觞,心中也有些复杂,虽说当初是他硬要自己拜师的,可这三年他对自己真的是很好,传她武功,授她医术,从不藏私。如今自己这一离开,此生怕是再不会相见了,她楼陌自认从来不是个会被感情所羁绊的人,但无可否认的是,这一刻,她真的有些难受……

    百里流觞打断了她的思绪:“小陌陌啊,你想好了?准备回上京城了?”

    “是,师父,总归是逃不掉的,我终究是姓南宫。”这是她欠南宫浅陌的,是时候该为她讨个公道了!

    “如此,师父也不拦你,只是有一件事需要提醒你,你可曾觉得奇怪,三年前你坠崖身亡的消息传遍整个上京城,你外祖父和你父亲却只是象征性地派人寻了你几日,就对外宣布了你的死讯……”

    “难道不是师父您通知了我外祖父?”楼陌有些诧异,难不成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百里流觞摇头:“我并未将你还活着的事情告诉他!”

    “如此,你可想到了什么?”

    “祖父和父亲向来疼爱我,得知我坠崖而亡,应该不会这么轻易罢休才对,难道他们知道我还活着?可这不可能啊,这世上知道此事的人只有您了,就连师兄他们也不知道我南宫浅陌的身份!”楼陌心下大惊,这件事实在有些诡异,从原主的记忆来看,夏侯凌霄和南宫渊对南宫浅陌的疼爱不似作假,得知其死讯,定会有所怀疑,而以他们二人在上京城中的势力,应该很快就会把这件事查清楚才对,怎么会如此轻易地就相信了安氏的说辞,是安氏背后有什么人让他们忌惮,还是此事另有阴谋?楼陌此刻只觉得脑中一片混乱,这上京城中的水怕是比她想象的要深得多,她或许需要再做些准备,以防万一!

    看到楼陌心中已有了忌惮,百里流觞便稍稍放下心来:“总之,你的身份并不只是镇国将军府嫡女这么简单,回到上京城后须事事小心谨慎才是!”

    “身份?难道我还有什么别的身份不成?”楼陌不由地头大,这个南宫浅陌到底是有多大来头!身份越复杂就意味着麻烦越多好吧,老天能不能不要坑她,她只想安安静静地过完这一世就好了!

    “具体的我也不便多说,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好了,我要嘱咐的已经说完了,你回去吧!走的时候不必再同我说。”

    看百里流觞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楼陌也知道从他这是问不出什么来了,既然如此,那便让烈焰阁去查,她相信,事情总会弄清楚的!于是,楼陌转身离开了百里流觞的院落。

    望着楼陌的背影,百里流觞叹了口气,他又何尝不知小陌陌不想牵扯进这些是非之中,可是很多事情都是早已注定了的,他们谁都无力改变,只盼着这丫头能好好的就行。

    ------题外话------

    亲们,今天是首推的最后一天了,拜托大家动动手,收藏一下呗~某夏一定会努力码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