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和谈之事-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六十九章 和谈之事

    “话太多了。”温尺素淡淡吐出几个字。

    “噗!”楼陌险些一口茶喷了出来,这答案她给满分!不着痕迹地睨了窗外一眼,楼陌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过去,我尽力了,对方不配合。

    “砰!”的一声,凤之尧黑沉着脸破门而入,“我哪里话多了?”

    温尺素头也不抬,“现在。”

    “你!”凤之尧气结,转而愤愤不平地向楼陌问道:“楼陌你说,我话多吗?”

    楼陌深表遗憾地重重点头,凤之尧确实是话太多了些,这是实话。

    凤之尧死死瞪着她:“你别想着下次再找我帮你骗庭烨!”

    楼陌无所谓地耸耸肩,爱帮不帮,反正她自有对策!

    不知不觉中,天色已经蒙蒙亮,这一宿算是过去了。

    “楼将军,城外三国来使送来了和谈书。”门外尤昊的声音传来。

    “来得倒快,进来吧!”楼陌揉了揉太阳穴,声音中带着些许疲惫,眼神却是一片清明。

    尤昊推门进来,复杂的目光在三人身上兜了一圈,继而对凤之尧和温尺素略微颔首,这才将和谈书呈给了楼陌。

    楼陌将和谈书翻了翻,道:“请他们到王府会客厅稍事休息,我换身衣服便去。”

    “是!”

    凤之尧皱眉:“这么快就和谈了?”

    楼陌将和谈书随手丢在一边,垂眸道:“只是投石问路罢了,离真正的和谈还早着呢,况且就算是要和谈也不会在陇邺城草草了事。”

    “这么说来,咱们要回上京城了?”凤之尧眸中染上一抹欣喜。

    “怎么,想凤家主了?”楼陌揶揄笑道。

    凤之尧不屑扬眉:“切,老头子有什么好想的,不过是终于不用被你们两人压榨了而已。”说着还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那眼神仿佛在控诉楼陌剥削了他多少似的。

    “是吗?前几日凤家主来信还问起你来着,既然如此,那我便同莫庭烨商议一下,让你留在陇邺好了,反正这边总归是要留下一个守将的。”楼陌淡淡道。

    “我是个大夫,不是武将!”凤之尧立时黑了脸,见楼陌不理会他,半晌方才别扭道:“老头子真的问起我了?”

    “你不是不想他吗?”楼陌挑眉问道,眼里满是玩味。

    凤之尧立刻炸毛,扯着嗓子嚷嚷道:“谁想他了!”

    “噢,这样啊!”楼陌和温尺素对视一眼,眼里全是笑意。

    说话间楼陌已经站起身来,“走吧,随我一起去会会三国来使!”

    温尺素略顿了顿,跟了上去。身旁的凤之尧见状心情莫名好了几分,不躲了是不是就意味着放下了?

    王府会客厅内,三位文官模样的人坐在客位上,神色略显凝重和急躁,楼陌走近门口时,尤昊侧身低语,将三国边城昨夜发生的状况简单做了一个交代。

    楼陌点点头,示意自己心里有数,这才抬脚进了会客厅。

    “抱歉,楼某来迟,让三位久等了!”一进门,楼陌便十分没有诚意地来了这么一句,说着便已经兀自走到了主位坐下。凤之尧温尺素还有尤昊紧随其后。

    三人面色一僵,可不就是来迟了吗,他们面前的茶水都换过三次了。可惜这些却并不能说出来,于是纷纷欠身笑道:“楼将军客气了!”

    “不知三位怎么称呼?”楼陌饶有兴致地问道。

    为首一名四十多岁的清瘦男子神情淡淡,率先开口:“在下林广平,西霄户部尚书。”说罢目光在凤之尧和温尺素身上停留了一瞬,旋即离开。

    楼陌点点头,“原来是林尚书,久仰。”她记得当年曾在闻府寿宴上见过他的女儿林霏,不过那时他还是户部侍郎,如今却已经是户部尚书了,看来西霄这些年也并不平静啊!只是不知贺兰瑾瑜如何了……

    “在下严郅,北凛礼部尚书。”男子五十出头的模样,一脸严肃高傲地仰着头,显然并不把楼陌放在眼里。楼陌也不计较,略微颔首以示回应。

    至于他身旁站着那位就显得面目和善得多,同样是四五十岁的模样,却是一副和事佬的做派,只是眉宇间不经意透着一股子精明:“在下是南暻鸿胪寺卿陈斯年,早就听闻东霂楼将军少年英雄,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

    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夸奖,楼陌向来不甚感冒,只是碍于这种场面不好太不给对方面子,是以礼貌笑道:“陈大人过奖了。”

    楼陌需要时间将三人的底细打探清楚,于是开始打太极:“三位大人的来意楼某自是清楚,然楼某只是区区一员武将,于和谈大事上却是做不得主,不如请三位先行住下,待王爷身体好些了再行商议?”

    严郅脸上迅速染上一抹怒意与不耐:“楼将军可是存心在愚弄我等?”

    这五年来,谁人不知道陇邺城一应大小事宜均由他楼陌做主,虽然东霂皇室尚未给他任何官职,可在这陇邺城内他的地位只怕是仅次于暄王,现在才来说自己权力不够,未免也太过敷衍!当他们都是好糊弄的不成?

    楼陌轻笑:“严大人言重了,只是这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楼某只是个行军打仗的粗人,大人又何必为难楼某?还是说严大人根本就没有和谈的诚意,连这一两日都不愿意等?”说着眼底的寒光一闪而过,令人不寒而栗。

    “你!在下何时说过这话!”严郅面色一沉怒视着他。强词夺理,阴险狡诈,此刻在严郅心里对楼陌的印象已经降到了冰点。

    不过楼陌显然并不在意这些,神色淡淡地端起了桌上的茶杯,不发一语。

    一旁的陈斯年见状连忙上前打哈哈:“严大人并无这个意思,还请楼将军勿怪,我等既然前来商议和谈之事,自是带了万分的诚意,只是不知暄王何时才能见我等?”

    楼陌放下了茶杯,面色如常:“王爷这些日子身子已经大有好转,不出意外的话,这一两日定能与诸位相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