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山野鬼火-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六十八章 山野鬼火

    尤昊眼中迅速升起一抹亮色,然而下一刻却听得楼陌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尤昊,你想过没有,这些武器一旦大规模使用在战场上,会有多少人因此而丧命?鹰嘴崖一役,三国六十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除去那些在沂河河岸被雪狼所伤的,鹰嘴崖下有多少死尸你改日去看看吧!”

    “我不是妇人之仁,只是倘若这些武器真的大规模出现,整个临渊大陆都会人心惶惶,那种结果不是你能想象的。”

    尤昊沉默了,这些问题他确实不曾想过,可是如果,如果他们能够借助于这些武器统一整片大陆呢?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尤昊,东霂如今的实力还撑不起这种野心。”清冷如水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宛若醍醐灌顶般给了他当头一棒,他抬头定定看着他,郑重道:“将军,我明白了。”

    楼陌点点头,她就知道尤昊能做到西山大营统领的位置,就绝不会是一个空有野心的莽夫,他,没有让自己失望!

    “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尤昊摇了摇头。

    罗域和祁佑相视一眼,眼中似有光彩波动,欲言又止。

    “你们俩是想问那种把三国大军吓得屁滚尿流的蓝绿色火焰吧?”楼陌直接说出了他们心中所想,萧越和尤昊是在苍狼发起进攻之后才赶到的,那时候鹰嘴崖下已经是一片火海了,所以他们并没有见到这种东西。

    罗域和祁佑连忙点头,直直地望着楼陌等着他解惑。

    楼陌笑了笑,道:“祁佑,还记得我让你提前准备的那些东西吗?”

    祁佑打了个寒颤,面色古怪道:“头儿是说那些……”

    给了他一个表扬的眼神,楼陌语调轻快地说道:“不错,就是那些我让你带人从死人骨头上刮下来的东西。”

    死人骨头……在场的人除了祁佑意以外都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胳膊,今晚好像穿少了……

    “人的骨头里含着一种叫做磷的物质,磷与水或者碱作用时会产生磷化氢,这是一种可以自燃的气体,重量很轻,风一吹就会移动。现在正值夏季,即便是夜晚气温也很高,足以让磷化氢自燃,产生蓝绿色火焰,俗称‘鬼火’。”

    “那这种鬼火怎么会追着他们跑?”罗域不解地看向他。

    楼陌又喝了口茶,笑道:“我刚才说了,磷化氢重量很轻,人在走动时不可避免地会带动周围的空气流动,鬼火自然就会跟着他们走了,嗯,也就是你们所看到的鬼火追着他们跑。”

    罗域和祁佑相视一眼,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但头儿说的又很有道理……

    “头儿,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啊?”祁佑有些苦恼地问道,头儿这么博学,他们压力真的很大啊!

    楼陌一怔,旋即微笑:“因为我是你们的头儿。”

    祁佑:“……”

    罗域忍不住嘴角抽了抽,他们怎么不知道,头儿居然是这样的?

    墨痕呛了一下,他们王妃真是太……强悍了,这理由完全没毛病!

    “怎么就你一个人,墨风他们呢?”楼陌忽而问道。

    说到这个墨痕就苦着一张脸,哀怨道:“主子命他们三人带领血影卫去执行任务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没有他的份,简直是差别待遇呀!

    哦,是吗?楼陌嘴角挂着三分笑意,相当敷衍地安慰道:“没事没事,别难过,你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

    墨痕:“……”

    这是年不年轻的问题吗?!

    楼陌捂着嘴打了个哈欠,道:“行了,时候不早了,都去休息吧,明天还有一堆事呢!”

    “尺素你留下,我有事要问你。”楼陌补充道。

    墨痕这个知情者除外,罗域三人的神色都有些尴尬,头儿什么都好,就是这个人感情问题有些复杂,他们几个经常出入暄王府,所以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王爷对头儿的心思大家都心知肚明,可头儿似乎对这位温姑娘更上心一些,还有醉欢阁的霓裳姑娘……

    中间似乎还牵扯到王爷的好友凤公子和上官公子,总之关系十分复杂,他们实在是搞不懂啊!

    楼陌心里装着事,倒是没那个闲心思去考虑这几个人都脑补了些什么,温尺素却是无奈扶额,“楼陌你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被暄王扫地出门的!”

    “什么?”楼陌一脸懵圈,这话从何说起?

    温尺素头疼地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道:“你现在是个男人,大半夜的把我单独留下,你觉得你那些属下会怎么想?”

    “额……”楼陌顿住了,这个问题她还真是没考虑过……

    “算了算了,随他们折腾去吧,我有正事问你。”名声这种东西,楼陌表示她已经随缘了,断袖都断了,她还怕别的吗?

    温尺素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懒洋洋道:“你是想问我今日为何要随军,又为何不愿在封玄跟前露面吧?”

    楼陌挑眉一笑,“既然你都知道我要问什么了,那就说说吧!”

    坦白说,自五年前凤之尧追出城外把她留下之日起,她就隐隐觉得这两个人应该会走到一起,可她也清楚,封玄在她心里终究是不一样的,这一点在今日得到了验证。

    “其实我今日只是想要确定一件事,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在我心里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存在,结果我发现,当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心里竟然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那一刻我就在想,或许我曾经深爱过的那个人只是自己编织出来的一个完美幻影,并不是他。”

    “想通了这一点后,我便觉得没有必要见他了,无关痛痒的的人而已,何必多事!”

    温尺素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一片淡漠无痕,楼陌知道,直至这一刻,她是真正地放下了,因为不在意,所以才能云淡风轻。

    “恭喜!”楼陌笑望着她,以茶相敬。

    温尺素举杯挑眉:“多谢!”

    “虽然这话现在说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但我还是想问一句,你对凤之尧怎么想?”楼陌难得八卦一次,兴致勃勃地望着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