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笀川雪狼-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六十四章 笀川雪狼

    “如此甚好,明日我就不出面了,有份大礼送给他们。”莫庭烨一脸高深莫测地道。

    大礼?楼陌挑眉,看来他这是早有准备了,想到他前些日子从自己这里拿走的火药,她的眼底闪现出一抹期待的亮色:“拭目以待!”

    莫庭烨笑而不语。

    ……

    翌日,所有人都忙碌起来,看似紧张戒备的军营,实则早已是空空如也。

    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但是足以让三国的国君动了放弃东霂这块“鸡肋”的心思。

    没有一个国家经得起长达五年的战争消耗,而且还是这种几乎看不见任何利益的消耗,如果非要说利益的话,那么只能说这些年来东霂也在同样消耗着国力,可惜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利益绝非他们想要得到的。

    东霂,远比他们想象的要难啃得多。

    入夜时分,距离陇邺城三十里外的营地上,正进行着一场利益的交涉,火把的亮光将他们的身影拉得很长。

    “夙将军有何看法?”封玄把目光看向这个一直不曾开口的北凛将军,神色不明。

    夙问摇头不言,他并没有什么看法,这次谈判是他们皇上的意思,殿下却并不赞同,只是如今的形势容不得再耗下去了,所以他才会出现在这里。

    然而此时此刻他脑子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东霂忽然沉寂了这么些日子,这不是她的风格,除非……她在等待时机,一个将他们所有人一击即中的最佳时机。

    封玄被他无视的态度弄得有些火大,但毕竟是久经沙场的大将,谁也不会是轻易把情绪写在脸上的毛头小子,国家利益摆在那儿,再不情愿也不能撕破脸。

    正当封玄沉默之际,南暻的老将庾城摸着胡子开口了,率先摆出了南暻的立场:“东霂是块硬骨头,没了莫庭烨却又凭空蹦出来一个楼陌,打了五年,却始终裹足不前,我们南暻的意思是讨伐东霂一事暂且搁置一段时间。”

    这话说得很巧妙,暂且搁置,至于搁置到什么时候就另当别论了。

    封玄笑了笑:“庾将军所言不无道理,只是咱们毕竟打了这么久,人力物力财力都打出去了,怎么也得听见点声响不是?”笑话,谁都知道这场仗不能再打下去了,可若是轻易退军,三国的地位、颜面将何存?!在之后与东霂的和谈中又如何能占得优势?

    “那依封将军所言,又当如何?”庾城不咸不淡地开口,虽已是六旬高龄,那双眼睛却依旧锐利如锋,气势丝毫不比两个年轻人弱。

    封玄扯了扯嘴角,“自然是打一场胜仗,然后再向东霂提出和谈之事,方能占得先机。”

    “倘若无法打胜这一仗呢?”庾城显然并不买他的账,太子殿下给他的密令是尽快结束撤军,至于和谈,殿下另有应对之策。

    封玄被噎了一下,正待要分辨两句,却被夙问抬手打断——

    “嘘,别说话!”

    “夙将军何意?”封玄压低了声音不悦地看着他。

    夙问剑眉紧蹙,从口中吐出两个字:“有狼。”

    “什么,这怎么可能?!”封玄不屑地嗤笑,如今根本不是狼群出没的季节,哪来的狼群!

    就连庾城脸上也露出了几分怀疑之色,可这夙问也绝非信口开河之辈,难道说,真的有狼群靠近?

    就在这二人存疑之际,夙问的脸色越来越凝重,因为……狼群的数量实在惊人,而且从它们奔跑的步伐中他嗅到了着一股杀意!

    来不及多做解释,夙问直接吩咐下去:“赵钊!”

    “在!”赵钊立刻答道。

    “传令三军,立刻向南撤!”夙问的声音沉厚肃杀,不容置疑。

    赵钊从自家将军脸上看到了凝重的神色,于是也不含糊,立刻前去传令。

    看着他如此严阵以待的模样,庾城和封玄此刻也不由地信了三分,却还是不放心:“夙将军,你确定是狼群?”

    “夙某从不妄言!”锐利的鹰眸中迸射出一股肃穆寒意。

    庾城抿唇,几十年的战场经验告诉他,夙问所言非虚,况且他也确实感到了一丝危险靠近的气息,“不知夙将军可知数量几何?”

    夙问眸色愈发冰冷深沉:“少则数千,多则过万。”

    二人同时瞪大了眼睛,虽然不知为何会有如此多的狼群出现,可他们却也知道此刻绝非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于是立刻下令自己的军队拔营后撤。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像是为了证明夙问的说法一般,一道道声震四野的狼嚎声在远处响起,而且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甚至依稀能够看见黑暗中雪狼幽绿眸子里透出的凶光,令人不寒而栗。

    “现在怎么办?”庾城沉声问道,眸光中透着几分凛然杀意。

    封玄捏了捏拳头,眼中划过一抹阴狠,道:“跑怕是来不及了,不如索性迎上去!”

    “不可!”夙问立刻反对,若是小规模的狼群,凭借他们这么多人未尝不能一试,可如今这狼群的数量如此庞大,硬拼的话他们只会损失惨重,但如果不能彻底毁灭这群雪狼,必定会引来它们激烈的甚至是不要命的反扑。

    “那你有何高见?”封玄不悦地质问道。他也知道与狼群硬拼乃是下下之策,雪狼极通人性,又最是记仇,即便是他们最后能侥幸活命,也会被狼群记恨,从此麻烦不断。可如今狼群距他们不过三五里地,哪里还有更好的办法!

    夙问沉吟了片刻,道:“点火!”

    “你疯了?这里是草原,一旦起火整个草原都会付之一炬,到时候别说是这群雪狼,就是咱们都会无路可逃!”封玄怒声吼道。

    夙问冷冷道:“除非你想立刻死在雪狼嘴里!”

    “你!”封玄气得打颤,恨不得当即上去给他一拳,然而他却也知道,这大概是他们活命的唯一机会了。

    庾城沉默了片刻,道:“点火吧,咱们尽力一试,只希望今晚老天能站在咱们这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