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草木皆兵-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六十二章 草木皆兵

    她刻意强调的是莫庭烨,而非暄王,这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萧越听罢冷汗便下来了,他只是想让骁骑营更优秀,却未曾想过这些,“楼将军,我……”

    “我说这话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清楚一点,苍狼也好,骁骑营也罢,往小了说,他们都是西山大营的人,往大了说,他们都是东霂的将士,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萧越,尤昊,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楼陌看着他们,声音平静地说道。

    事实上,对于这种无伤大雅的玩笑,楼陌根本就没有看在眼里,只是考虑到军中其他将士的想法,她才不得不小题大做。军营这种地方,互相拧着一股劲儿竞争是好事,但若是激化了矛盾就得不偿失了。

    当然了,她这人还有一个毛病就是——护短!不过这一点他们就没必要知道了……

    “楼将军,我们明白!”二人齐声应道。

    楼陌点点头,又道:“当然了,适当地加强和改变作训方式也是可取的,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我。”

    二人眼底立刻浮现出一抹感激与敬服,“多谢将军!”

    “既然问题都说开了,那现在就说正事吧,”楼陌指着方才罗域吹响的喇叭道:“这个东西叫做喇叭,相信你们应该也猜到了,我所说的草木皆兵就是这个意思。”

    “将军此计甚妙!”尤昊眼底迅速凝聚了一抹亮色,有了此物,以六万之数诈他们六十万大军也未尝不可。只是忽而想到什么又道:“只是属下尚有一事不解……”

    “直说无妨。”

    尤昊疑惑道:“我们该如何将三国大军引入咱们的包围圈呢?”

    楼陌闻言眼底划过一抹自信,“罗域,你来为尤统领解惑吧!”

    “是!”罗域应声上前一步,指着沙盘上的某个位置,道:“这里。”

    “笀川?”

    罗域点点头,“笀川最不缺的便是雪狼。”

    萧越紧紧皱起了眉头,表情显然是不赞同:“你想通过雪狼逼他们进入包围圈?”

    “不错!”楼陌肯定道。

    “这个季节,雪狼可都不缺食物,它们不会轻易对人发起攻击,况且,就算它们将三国大军逼入了包围圈,咱们又如何能保证它们不会攻击自己的人?”尤昊再次提出了自己担忧,毕竟雪狼发起疯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万一引火烧身可就不好了。

    “这一点你们尽管放心,我已经让凤之尧提前配好了足量的药粉,一会儿你去找他把药粉领了,此次参战的将士人手一份,只要你们不主动动手,雪狼绝不会靠近你们。”

    “至于如何让雪狼攻击他们,罗域自会带人前去解决。你们要做的就是将这三处给我堵死了,我不想看到有一只苍蝇飞出去,能做到吗?”楼陌沉声问道。

    萧越和尤昊对视一眼,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样的坚决,齐声道:“能!”

    “明晚子时之前务必埋伏好,去准备吧!”

    “是!”二人领命而去。

    待他二人离开后,楼陌方才兴致勃勃地对罗域揶揄道:“一直以为祁佑是个心思活络的,没想到你也不差。”

    罗域难得的红了脸,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没有吭声。

    看他那副样子,楼陌不由失笑:“行了,以后做什么思量周全些,别给人家留下话柄,我这话倒也不是让你去使什么阴招,只是这阳谋用得最高明之处就是让对方明知道吃了亏却也无话可说,明白了吗?”

    罗域先是不解,而后明白过来眼底顿时升起一片亮色。

    楼陌笑笑不再提这个话题,“祁佑会直接带着他那队人埋伏在鹰嘴崖,明日午时,你带上剩下的人随我一起去笀川,把准备好的东西都带上。”

    “是!”罗域眼底隐隐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快了,明晚过后这一场仗就该告一段落了!

    夜,越来越深,就连蟋蟀的鸣叫声也渐渐隐了下去,只余下一片寂静。那个纤瘦却坚毅的身影依然坐在桌案前写写画画,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

    说起来,当初若非莫庭烨为了救自己内力尽失,三国不一定会将这场仗打下去,毕竟当时他们之间的联盟已经是岌岌可危。可不知怎的,暄王武功尽失的消息不胫而走,这才引来了三国激烈的反扑。

    这场战事僵持了五年,太久了,五年来东霂虽说没吃过什么大亏,却也无法给予对方致命一击,真的不能再耗下去了。

    明日鹰嘴崖一役东霂以一敌三,这无疑是场硬仗,但是她别无选择,这场仗她必须赢!

    忽然,有人掀开帐子走了进来。

    楼陌听到脚步声头也不抬地问道:“什么事?”

    半晌没有人应声,楼陌这才抬起头,却在看见来人后有一瞬间的怔忪,而后眼底迅速凝聚了一抹诧异:“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男子不言,只是那样目不转睛地望着她,灼灼其华。

    五年了,男子本就俊美绝伦的面庞褪去了昔日的青涩,愈发显得器宇轩昂,隽逸凌然,棱角分明的侧脸轮廓浑若刀削,月朗星辉般的剑眉下却是一对狭长深邃的桃花眼,邪肆的紫眸中更是匿藏着锐利而深邃的目光,朱唇轻抿,似笑非笑,不经意间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楼陌被他盯得有点发毛,饶是六月天里却莫名打了个激灵。

    “是啊,这么晚了,原来你还知道?”来人将一件披风搭在了她的肩头,凉凉地说道。

    楼陌:“……”

    “为什么不睡?”深沉而后富有磁性的声音明显带着一丝不悦。

    “睡不着,习惯了。”淡淡的声音在这漫漫深夜里多少显得有些冷清。

    还记得以前在部队的时候,但凡是执行任务的前夕,她总是会失眠,那个时候言峥就会陪着自己不睡,一起讨论第二天的作战方案。没想到离开队伍这么多年了,这毛病却还是没能改掉。想到这些,楼陌不免自嘲地摇头笑了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