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兵者诡道-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六十章 兵者诡道

    头儿真是太谦虚了,回想那些个训练的日子,简直是生不如死,而能被头儿提出表扬的绝对是凤毛麟角!

    楼陌不信这个邪,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向踏实沉稳的罗域,却看见对方毫不犹豫地点头……

    楼陌嘴角可疑地抽了抽,她倒是有点好奇自己在他们心里究竟是一个怎样神奇的存在?不过估计形象不会很好就是了。摇了摇头,楼陌放弃了挣扎。

    “行了,你们两个过来!”楼陌指着眼前的沙盘将自己的计划细细与之说明,二人听罢脸上俱是不可思议的惊叹之色。

    “头儿,你这招儿真是高!”祁佑忍不住赞道。

    楼陌瞪了他一眼,“先别急着给我带高帽子,把鹰嘴崖给我守好了再说,出了半点漏子我唯你是问!”

    “是!保证完成任务!”祁佑立刻站直身子保证道。

    看了看那边摆着的沙漏,楼陌沉声道:“通知下去,明晚子时行动,带上你的人提前到那里埋伏好,我和罗域会在子时之前同你们会合。记住,都给我把眼睛擦亮了,武器装备什么的千万别给我省着,更别给我手下留情。”

    说着眼底划过一抹诡谲,看得二人心里一阵心惊肉跳,心道看来头儿这次是打算彻底清算一下旧账了!想到这些,二人心底不由地有些跃跃欲试。

    “是!”

    “另外,叫萧越和尤昊进来!罗域你留一下。”楼陌补充道。

    “是!”祁佑领命而去,临走前给了罗域一个互相鼓劲儿的眼神,罗域微微颔首以示回应。

    不一会儿的功夫,帐外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沉稳一洪亮:“属下萧越、尤昊,见过楼将军!”五年的时间,足以让他们对楼陌这个少年将军心悦诚服,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楼陌已经成为了这边关十万将士心目中继暄王之后的又一个灵魂人物!

    “进来!”楼陌淡淡道。

    看见站在一旁一动不动的罗域,萧越隐隐猜到了些许楼陌的意图,却还是出言问道:“将军可是打算动手了?”

    “嗯,猜的不错,你二人过来。”楼陌对二人招手,示意二人过来看着沙盘地图。

    将自己的计划与二人言明后,楼陌便静静看着他们,等着这二人说出自己的意见。

    萧越抬首看着他,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有话直说就是。”楼陌微微皱眉,她最不喜欢萧越的就是这一点,顾虑太多,说话总要思量再三方才开口,当然,她并不是要他说话不过脑子,只是身在军中其实并不需要这么圆滑谨慎,单刀直入开门见山反倒来得更痛快些。

    但她毕竟不是萧越的直属上级,这些话,她可以对罗域他们说,却不便直接对萧越说,因而只是委婉提过几次,但现在看来他显然并未放在心上,或者她应该找机会让莫庭烨同他提一提。

    “楼将军,鹰嘴崖一看就是个容易设伏之地,那三位可都不是什么善类,他们会按照您的想法来吗?”萧越委婉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北凛的夙问,西霄的封玄,南暻的庾城,这三人当中哪一个不是身经百战有勇有谋的大将,面对鹰嘴崖又岂会毫无防备之心?

    旁边尤昊也是忧心忡忡地望着她,显然也是担心这一点。

    楼陌笑了,“若是平常自然绝无可能,可若是他们走投无路只剩下鹰嘴崖这一处可以突围而出呢?”说着便用匕首指出沙盘上三个地方,接着道:“只要我们将这三个地方封死了,他们就唯有鹰嘴崖这一条路,由不得他们选择!”

    尤昊仔细想了想,道:“要想守住这三个地方,至少需要八万人,而鹰嘴崖就算是仗着天险之势,想要吞掉三国共计六十万大军怎么也要留守两万人,只是如此一来,陇邺城岂非无人?”

    “用不了那么多人,”楼陌高深莫测地笑道:“这三处六万人足矣,至于鹰嘴崖,我只需要一万人!”

    “什么?这根本不可能!”萧越和尤昊同时大声道。以六万对六十万,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兵者,诡道也。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倘若我说,我有办法让他们以为咱们是百万之师呢?”楼陌不疾不徐地说着。

    萧越眼底染上一抹深色,“将军是想要诈一诈他们?”

    倒也还不算太笨。挑了挑眉,楼陌道:“人在最绝望的时候,往往就会草木皆兵。罗域,把东西拿过来。”

    罗域将一个形状古怪、似圆非圆的东西拿了出来,只见那东西像是铁器制成,一头大一头小,萧越和尤昊一阵错愕,不知此为何物。

    楼陌递了个眼色给罗域,后者立刻会意,拿起此物放至嘴边——

    “来人啊!”一道极为洪亮的声音破空而出,仿佛有数百人在齐声呐喊,震耳欲聋,回声不绝于耳。

    萧越和尤昊下意识地堵上了耳朵,怔怔望着罗域手中这个奇怪物件,眼中却是止不住的震惊之色,这,这东西也太神了吧?

    “将军,可是出什么事了?”帐外巡逻的将士立刻在帐外紧张地问道。

    楼陌淡淡扫了罗域一眼,没有出声,开玩笑,她要是回应了岂不是证明刚才那嗓子是她吼的,这以后在军中哪里还有什么威信可言。更何况……楼陌不着痕迹地看了对面的两人一眼,罗域的目标应该不是自己。

    果然,下一刻就见着罗域以极快的速度将喇叭塞进了萧越怀里,萧越顿时慌了,然而不待他有所动作,门外的将士已经走了进来,萧越的动作便僵在了那里。

    “将军,刚才那是……”巡逻的将士在帐内几人身上环视一圈,最终视线落在了手里拿着喇叭的萧越身上。不是他大惊小怪,实在是刚才那声音太大,正在巡逻的他不得不问上一句,可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像是出了什么事的样子……

    “咳,刚才……”楼陌正斟酌着该如何搪塞过去,却听着罗域一脸坦然地接话道:“无事,你们萧副将试了试新做好的喇叭好不好用,喏,就是他怀里的那个。”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