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曲终人散(下)-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十六章 曲终人散(下)

    第二十六章 曲终人散(下)

    院子里只剩下了奕訢和楼陌两个。

    “师妹,不如你我对弈一局,如何?”

    “你要走了!”不是问句,而是淡淡的肯定语气。楼陌走到石桌旁坐下,从奕訢进院子开始,她就醒了,对于奕訢和司星辰的对话也听在耳里,自上次偷酒事件后,司星辰早起要干什么大家都知道,但奕訢却还是又问了一遍,明显是在转移话题,她又怎么会发现不了!再加上昨日是他的及冠之礼,前后稍微一想,楼陌就猜到他是要离开了,司星辰想必也已经想到这一点,怕大家伤感才赶紧离开,要不然以他那个懒劲儿,怎么可能这么积极连早饭都顾不上吃!

    “师妹果然猜到了!”奕訢无奈地笑道,他其实不想告诉大家,免得大家伤心,所谓的告别在他看来,只要随意聊几句话就好,说多了也无非是徒增伤感罢了。

    “所以你一大早起来是去跟师父告别了?”楼陌见自己猜对了,立马想到他应该是跟师父说过了,师父他不会拦着大师兄,但心里应该是不舍的,昨晚师父的那一番话,应该是想要告诉他不要被心魔所困,执于一念,但现在看来,显然是并未起到什么效果,不过这也难怪,这世间的事总是说来容易做起来难,道理谁都懂,但又有几个人是能真正做到的呢!要是换做是她,也不可能说放就放,那样的仇恨,必须要有一个了断!只愿这一切早日结束,他还能做回那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

    奕訢执起了一颗白子,在棋盘上缓缓落下,“是啊,已经同师父说过了!”他的语气看似平淡,却藏着一丝几不可察的怅然,却被楼陌发现了。

    “啪!”的一声,楼陌手中的黑子毫不犹豫地落下,“大师兄,既然决定了就没什么可顾忌的,我且问你,若是就这么放弃,你愿意吗?”

    “不!我不会!”奕訢冰冷地说道,眸中似有寒冰集聚。

    “那不就行了,你既下定决心回去,那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这件事情本就是必须做的,那么早些解决岂不是畅快!这样你也可以早些做回自己!”

    再落下一子,楼陌继续说道:“天下无不散的筵席,还是你天真的以为我们会永远待在逍遥谷,永远在一起?”

    “每个人都有他应该做的事,无论他愿不愿意,都必须去做!人,只有先把自己不愿做的事做完,才能去做自己愿意做的事!”

    “你、我、二师兄、司星辰,都是如此,即便你不离开,总有一天,我们也会离开,更何况,聚不是开始,散也不是结束,一辈子那么长,总会再见的!”

    “哈哈哈——”奕訢忽然笑了,心中的郁结似乎全都不消失不见,他定定地望着楼陌:“师妹!你果然是个通透之人,倒是我拘泥了,你放心,今后我定不会再犹豫不决!”

    “师妹!若是将来有机会重逢,我有件事想要告诉你!”他的语气无比的认真。这一刻,奕訢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将会是他生命的救赎,她永远都能理解他,永远都在支持他,等到将来他解决了那些事情,他就可以向她表明心意,博得一个同她相携白首的机会!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还有背负的重任,那件事太过危险,他不能自私地把她卷进来!楼陌,等我!

    “好!”楼陌此时正低头看着棋盘,思索着下一步应该落在哪儿,她没有看到奕訢眼中那快要溢出来的深情,而对于他口中所说的“那件事”,她也并未在意,只当他是期待两人日后的重逢,随口一提罢了。

    奕訢也不再想其它,二人皆专心致志地下棋。这三年来,他同楼陌对弈无数次,却从未分出过胜负,希望今天能有个结果!奕訢看着这棋局,暗暗想道。

    棋盘上黑白交错,你来我往,输赢尚未可知。

    时至多年后,奕訢回想起这盘棋局,不禁感叹,他们都只是寂寞的棋手,以为守住棋子,就可以看清人间黑白,能掌握住世事命运。却不知,山高水长,走过的每一条路,叫做不归。

    人生如棋,棋如人生,名利似纸张张轻,世事如局局局新。棋局中,有时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人生中,有时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这局棋一直下到天色渐黯,依然没有分出胜负,甚至连和局都不算。

    楼陌放下手中的棋,挑眉笑道:“看来还是没有结果,不如留到我们下次见面时再继续如何?”

    “也好!”奕訢点头同意,却不曾想,这一局棋,此生竟是再未下完……

    “何时动身?”

    “今夜子时,不必告诉他们,也不必相送!”他不喜欢送别的场面,一个人悄悄离开就好。

    “理解!我去给你沏杯茶吧!就算是给你践行!”说着楼陌起身去房中取来茶具,还顺带拿了一壶酒……

    “你倒是有意思,茶酒两不误!”奕訢看到她左手的那壶酒,不禁失笑,哪有人一边和茶,一边品酒的!

    “喝茶清醒,喝酒是放纵。人生在世,太清醒是折磨,太放纵是颓唐,凡事过犹不及!”楼陌不甚在意地说道,殊不知她的这句话让一个人在今后养成了喝茶饮酒的嗜好……

    “说得好!‘太清醒是折磨,太放纵是颓唐’。从前便一直好奇,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既爱饮酒,又爱品茶的!今日倒是明白了!”奕訢看着楼陌的眼神更加灼热了,这样的女子,这样的洒脱,让人如何会不喜欢!

    楼陌笑而不语,这样的爱好她自前世就有,只不过军营禁酒罢了!自厨房取来一壶沸水,将茶具尽皆烫了一遍,楼陌用木勺舀上茶叶放进盖碗,用旁边壶中烧开的水淋过,蒸汽携带着茶香袅袅上升,沸水反复相沏,而后倒进瓷碗中,置于面前。以大拇指、食指、中指,呈“三龙护鼎”,力道轻缓柔匀地端起青瓷,不破茶魂。青瓷托于掌心,几片茶叶在清澈碧绿的液体中舒展,旋转,徐徐下沉,再升再沉,三起三落,芽影水光,相映交辉。

    最后将茶倒入杯中,只见那茶杯上空有一团白雾腾空而起,竟缓缓地凝聚成一株莲花的形态!

    “这……竟是一株莲花!师妹好手艺!我还从未见过有人能将茶雾汇聚成形状的!”奕訢不由大声赞道,这实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楼陌有些窘,这茶艺还是她前世为了执行任务临时跟一个老师傅学的,很多年都没用过了,今日也就是姑且一试,碰碰运气,不想还真成了,看来技艺倒也不算生疏!

    ------题外话------

    亲们求收藏啊!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