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酒量很好-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五十五章 酒量很好

    舞霓裳将手中空了的酒坛子放在地上,没放稳,酒坛子轱辘轱辘滚远了,她也没在意,只是道:“过去了就过去了,不是自己的东西怎么也抓不住,尺素,五年的时间,够了,你该放下了,适时地往前看看。”

    “霓裳说得对,他既不爱你,你又何必将他放在心上,不值当的。除了爱情,这世上还有很多值得期待的事情。”楼陌接过话来补充道。

    舞霓裳斜睨了她一眼,嘻嘻笑道:“楼陌你别光顾着说我们,你自己呢?我看那暄王对你的心倒是不假,为了救你险些连命都搭上了,你总该上点心才是。诶对了,还有那个千机公子汶无颜,我看他对你的心思也不一般。”

    温尺素也附和道:“正是此理,且我瞧着你对人总是淡淡的,可是有什么缘故?”

    “哪里就有你们想的那么多了,汶无颜那纯粹是性格使然好不好!怎么到了你们俩嘴里就成了对我有心思了!”楼陌没好气地说道。看似淡定沉着,实则是避重就轻。

    舞霓裳同温尺素对视一眼,默契地从彼此的眼神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于是笑着追问道:“那,暄王呢?”

    楼陌微窘,犹豫了一瞬道:“莫庭烨……我在努力尝试接受他,可我大概是没了爱一个人的心思,我怕我会伤害他。”

    “你这话说的倒像是无欲无求的方外之人似的!”舞霓裳忽的轻笑出声。

    楼陌也笑,语气亦真亦假:“倘若我说我是活过一世的人呢?”

    二人愣了愣,旋即指着她笑得乐不可支:“你当你是神仙啊?还前世今生的!”

    “是啊是啊,我喝高了还不成吗?”楼陌笑着同她们打闹。

    欢笑声,怒骂声,怪叫声混杂在一处,城楼上碎了一地的空酒坛子,三人好不尽兴!

    翌日一早,巡逻的将士回禀说有人夜里在城楼上闹事,打碎了一地的空酒坛子,还全是暄王府珍藏的好酒——陈年西风!

    莫庭烨愣了,陌儿她们三个昨夜去了城楼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她们三个这么能喝,那可是七八坛子陈年西风啊,能把四五个大老爷们儿灌醉了,她们居然没事?

    “王爷?”那将士还眼巴巴地等着后话。

    “咳,”莫庭烨回神,淡淡道:“无事,派人收拾干净就行。”

    那将士愣了好半天才转身离去,王爷这反应……

    “我说,这该不会是楼陌干的吧?”凤之尧心有余悸地弱弱问道。

    “不是她,”莫庭烨气定神闲地摇了摇头,凤之尧正要松一口气,紧接着却听得他道:“还有温尺素和舞霓裳。”

    “什么?”凤之尧立刻跳脚,他当初可是半坛子陈年西风下去就醉的不省人事,她们,她们三个居然……靠,这不符合常理!

    轻轻扫了一眼还在愤愤不平的凤之尧,莫庭烨淡淡道:“你不去看看?”

    “看,看什么?”凤之尧顿时心虚。

    莫庭烨低下头去处理军务,口中却吐出一个重磅消息:“温尺素今晨来同我告辞,人刚走了一刻钟。”

    “我靠,你他妈怎么不早说!”凤之尧顿时炸毛,一阵风似的窜了出去,幸好楼陌反应快,不然非得被他给撞出去不可。

    端着药碗走进来,疑惑道:“凤之尧这是怎么了,他屋子着火了?”

    “无事,不用管他。”莫庭烨微微一笑,宛若三月春风般和煦,眼神更是温柔宠溺得不行。

    楼陌一脸不信地看着他,她敢肯定这里面绝对有鬼!

    然而莫庭烨神色坦然,半点痕迹都抓不住。

    事实上,温尺素根本就没有来同他告辞,是墨风刚才回禀说看见她出了城门,他才有所猜测罢了。不过这事他自然是不能同陌儿讲的,否则陌儿肯定觉得他不安好心,故意引得凤之尧去拦住温尺素。

    “陌儿酒量似乎很好?”莫庭烨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楼陌正思索着凤之尧究竟干嘛去了,冷不丁地听到他问便下意识地回答:“还行吧!”

    “我酒量也还不错。”莫庭烨若有所指地道。

    “诶?”楼陌愣了,他这话什么意思?

    见楼陌没有意识到他的深意,莫庭烨只好再接再厉:“陌儿以后若是想要喝酒可以来找我。”

    楼陌蹙眉:“你如今的身子不适合饮酒。”

    莫庭烨:“……”

    半晌,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的某人黑沉着脸不悦道:“那你还想去找谁,汶无颜吗?!”

    “我……”楼陌有些跟不上他的脑回路,这怎么又说到汶无颜身上去了!

    莫庭烨咬牙:“你还真想去找他!”

    “不是,我找他是……”楼陌试图解释却再次被打断——

    “你看你就是想去找他喝酒,陌儿,你是不是嫌弃我了?”莫庭烨好看的紫眸中染上一抹受伤,委屈得不行。

    看得楼陌太阳穴突突直跳,忍不住爆喝一声:“闭嘴!”

    莫庭烨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伤心与失落,仿佛在控诉着什么,“陌儿,你居然为了他吼我……”

    尼玛,这莫庭烨是小孩子吗,怎么这么幼稚!

    深吸了一口气,楼陌十分好脾气地解释道:“我没想和他喝酒,而且就算我和他喝酒,我们也就只是朋友关系而已,他帮过我不止一次,我总不能不理会他吧?”

    瞧着莫庭烨脸色稍缓,楼陌再次轻声道:“好了,都说清楚了,现在可以先把药喝了吧?”

    莫庭烨的脸色依然很臭,接过药碗送到嘴边却又停下,直直望着楼陌。

    “您老人家又怎么了?”楼陌无奈扶额,拜眼前这个祖宗所赐,她觉得她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好了,简直好到没有底线!

    “总之,你答应我,无论如何不许和他喝酒!”莫庭烨这完全是理不直气也壮,借着喝药之际得寸进尺,令人又气又恼偏又奈何不得他。

    楼陌气结,面上却努力保持微笑,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好,我答应你!”不生气,不生气,不能跟病人计较!楼陌不住地安慰自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