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把酒言欢-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五十四章 把酒言欢

    于是斟酌了一下开口问道:“不会后悔吗?”

    舞霓裳无所谓地笑笑,道:“从你救了我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这辈子只爱我自己,我舞霓裳不缺男人,却也不会把他们任何一个放在心上,欢场如戏场,不管曾投入过多少心力,天亮了就该各自散场了。所以,没什么好后悔的。”

    看到她眼底强撑着的那一段决绝,楼陌暗自叹了口气,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种无奈,霓裳的做法或许是正确的。那她呢,她和莫庭烨的结果又在何处?楼陌心里一片茫然。

    “你倒是潇洒,只怕他没那么容易放弃。”温尺素对于她的言论不置可否。上官子谦那种人一看就是个长情的,想要让他甘心移情放手,难如登天。

    “是吗?”霓裳微微嘟着嘴,一双美目眼波流转,喃喃自语道:“总会放弃的,他有他的人生,而我不过是个过客。”

    温尺素沉默了一瞬,点头道:“这倒是。”一个人独自坚持得久了,是真的会累,也是真的会放弃……就像她对封玄。

    “我准备离开了。”温尺素的声音一如往昔平静。

    楼陌怔了一下挑眉笑道:“我们如今也算是朋友了吧?”

    深深看了看她和霓裳,温尺素嘴角勾起一抹极淡的笑意:“当然。”这世上约莫有些人天生就该是一见如故的,一如她和楼陌,还有霓裳。

    “以后有什么打算?”没有过多的追问,只是这样淡淡的一句,仿佛经年重逢的故友。

    温尺素望着远处依稀可见的一轮明月,“四海为家或许也不错?”

    “那……那个凤之尧呢?”舞霓裳忽而抬头笑望着她,揶揄道。

    楼陌的好奇心也上来了,眼神中闪烁着八卦的色彩,追问道:“什么情况?尺素你和凤之尧……”

    温尺素失笑:“你们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聊了?我和他的关系再简单不过,在云中城他的解药也算是救了我一命,我答应还他一个人情,所以随他来了陇邺,仅此而已。”

    “是吗?”舞霓裳脸上满是怀疑之色,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那么,你的人情还完了吗?还有,凤之尧他知道你要走吗?”楼陌一下子抓住了重点,凭她对凤之尧此人的了解,他不像是那种会挟恩图报的人,除非他还有别的心思。

    温尺素点点头道:“自然是还完了的,我帮你们夺回了陇邺城,又陪他一起去逍遥谷寻司星辰救你,之前的人情自然就相抵了。至于离开,”她的脸上有一丝不解,“我为什么要告诉他?”

    楼陌:“……”这话说得,她都没法往下接了。

    舞霓裳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戏谑笑道:“你未免也太过天真了些!”

    “什么意思?”温尺素一脸茫然。

    “噗嗤!”舞霓裳摇头笑了笑,这才给她分析:“喏,你看啊,帮忙攻城的建议是楼陌提出来的,你自己答应的,去逍遥谷也是为了救楼陌,这中间可没凤之尧什么事,人凤之尧大可以说你这根本就不是还他的人情。”

    “他不会这么不要脸吧?”温尺素迟疑了一下地问道,心里却是有些没底,那厮若是要脸就不会抢了她的竹哨不还了……

    楼陌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正所谓蛇鼠一窝,能跟莫庭烨做朋友的人都不会是什么君子之辈,姑娘你可长点心吧!

    “不过嘛,人情这种事没个定数,只要你自认还清了他,他承不承认的便也无妨,毕竟他又不能拿你怎么样,你说是吧?”舞霓裳一边喝酒,一边懒洋洋地说道。

    不想温尺素听罢脸色更难看了。

    看她的模样,楼陌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试探地问道:“你该不会留下了什么信物或者把柄在他手上吧?”

    温尺素艰难地点了点头,道:“是一只竹哨。”

    “很重要吗?”楼陌无奈扶额。

    温尺素半晌没有接话,重要吗?其实她自己也不那么清楚。

    楼陌和舞霓裳二人见状心下了然,这便是有故事了。

    “竹哨是一个故人送的……”温尺素神色淡淡,冰凉的月光照在她的脸上,恍若一个局外人的光景。不知怎的,她今日突然很想将那些不为人知的心事都讲出来。

    楼陌和舞霓裳席地而坐,背对着月光轻轻靠在青石护栏上,温尺素也索性坐了下来,又饮下一口醇香的烈酒,待酒的那股子冲劲过去,方才缓缓开口——

    “都说这世上最无情的是杀手,其实也不尽然。五年前,我在执行一次任务的时候,遇到了埋伏,命悬一线之际是他救了我,自此,我便欠下他一个人情。后来,他找到我,要我嫁给他做他的夫人,我应了,不问缘由。”

    “大婚当日来了许多宾客,热闹得很。灯火缱绻,烛影摇红,晃得人眼都晕了,那一刻起我便知道,我当真了。当晚他告诉我,他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只是迫于种种原因无法在一起,他要我帮他守住他夫人的位置,同时做好他夫人的本分,替他挡开他不愿面对的那些女人。”

    “他不爱我,我是知道的,一直都知道,可还是固执地想要尽力一试,哪怕能悄然陪在他身边也是好的。然而事实证明,不爱你的永远不会爱你,等我终于看清楚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是五年之后了,我不愿再爱得那样卑微,所以选择了放手成全。”

    “没了他,我依然是我,是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温尺素。”

    手里的酒坛子空了,故事讲到这儿也告一段落,“那只竹哨就是他送我的。”

    “你说的那人是西霄的平西将军封玄?”楼陌问。记得那日闻府寿宴,闻老夫人同她介绍说这是平西将军封玄的夫人。

    “是啊,封玄,很好听的名字对不对?”温尺素自嘲地笑了,一纸休书过后,他怕是连她是谁都记不清了吧?也对,自己在他眼里从来都是这样一个无关痛痒的人,不爱,自然也就不在乎。

    ------题外话------

    如果我说清明节快乐会不会被打……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