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醋意横飞-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五十三章 醋意横飞

    四人相视一眼,旋即应下:“是!”主子对他们如何他们几个心里岂能没数?只是有些事情不必说出来,自己心里清楚就行。

    对与莫庭烨打的什么主意,楼陌自然了然于胸,不过这种事情随缘就好,她向来不想管的太多。

    墨痕坐下后冲着对面的浅黛扬了扬眉,后者直接从桌子底下给了他一脚,不想却踢到了墨风,墨风凉凉看了墨痕一眼,弄得墨痕一头雾水,无辜道:“你看我干嘛?”

    一时间几人脸上的表情都相当精彩……

    众人刚刚入座,菜都还没上来,一股浓郁呛人的香气就飘了进来,司星辰禁不住打了个喷嚏,正要鄙视莫庭烨王府里竟然有这么些莺莺燕燕,紧接着门外便跳进来一身粉色——

    “陌陌,听说你已经没事了,快过来让我瞧瞧,人家可是担心你担心得不得了呢!”某只花狐狸特有的嗓音从门外响起,惹得众人一阵恶寒,司星辰更是如鲠在喉,这香粉的用量差点让他以为是一群女人……

    楼陌这边还没来得及说话,莫庭烨便直接下了逐客令:“多谢你对我们家陌儿的关心,她没事,再会!”

    额……众人皆是一愣,莫庭烨这醋意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司星辰本着一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轻笑道:“想必这位就是千机阁的阁主千机公子了吧?在下司星辰,是楼陌的师兄,来者是客,汶阁主若不嫌弃便快请入座,正巧我们还未动筷!”

    汶无颜挑了挑眉,如此好的机会他自是不会推辞,“既然陌陌的师兄如此盛情相邀,汶某只好却之不恭了!”

    正要找位置坐下,就听得司星辰起身说道:“汶阁主坐我的位置吧!”

    “多谢!”汶无颜登时笑开来,拍了拍司星辰的肩膀,坐在了楼陌身边,紧接着便给了莫庭烨一个挑衅的眼神。

    “你……”楼陌皱皱眉正要说话,就听得“砰!”的一声,莫庭烨将筷子摔在了桌子上,一脸控诉地瞪着她,仿佛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

    楼陌被他看得莫名其妙,心想这人怎么阴晴不定的,故而没有在意,扭过头去对汶无颜道:“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想你了!我跟你说,陌陌……”见楼陌主动同他说话,汶无颜立刻笑嘻嘻地打开了话匣子。

    “我饿了,开饭吧!”莫庭烨故意打断他们的对话,脸色臭得不行。

    楼陌额前滑下几条黑线,这人什么尿性?!她惹到他了吗?

    见楼陌面色不善,凤之尧连忙打哈哈:“咳,那个,好容易聚一起吃顿饭,大家都饿了吧,赶紧的,动筷子啊!”

    算了,食不言寝不语,楼陌拧了拧眉,没再说话。

    “陌陌,这个好吃给你!”汶无颜夹了一块麻辣豆腐到楼陌的碗里。

    “那个太辣了,对皮肤不好,来,陌儿,咱们吃这个!”莫庭烨说着夹了一块拔丝地瓜摆在楼陌跟前。

    “陌陌,吃这个,这个对身体好!”

    “陌儿,这个对……”

    “啪!”楼陌把筷子拍在了桌子上,对那二人冷声道:“都拿走,我有洁癖!”

    二人俱是一阵委屈,然而在楼陌沉下来的脸色中,还是悻悻地将自己夹的菜拿走,而后互相瞪着对方,哼,都怪你!

    “看不出来原来楼陌你还是挺受欢迎的嘛!”司星辰不怕死地来了这么一句。

    楼陌一个眼刀过去,后者立刻闭上了嘴,埋头吃菜。

    一顿饭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告一段落,当然了,如果忽略掉莫庭烨和汶无颜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的话……

    就这样吵吵嚷嚷的又过了几日,楼陌身子已无大碍,可以自行照看莫庭烨,司星辰也就不再多留,回了逍遥谷。上官子谦也收拾行囊返回上京城,唯有那汶无颜死活都不肯离开,天天在莫庭烨眼前晃悠,就是不让他有和楼陌单独相处的机会。

    要是往常,莫庭烨早就同他动手了,偏此刻他没了内力,奈何他不得,唯有将那撒娇卖萌耍赖之事学了个十成十,惹得楼陌不甚烦恼。

    不过这些时日倒是让楼陌同温尺素还有舞霓裳三人之间的感情加深了不少,很快就上升为闺中密友。似乎很难想象,如此截然不同的三个人会这般聊得来,可冷眼瞧着她们三人相处时的模样,又觉得似乎理当如此。

    夜色渐浓,万家灯火初上。

    城楼上立着三道纤瘦身影,脚边胡乱摆了七八个酒坛子,有空的,也有还没开封的。

    寒风起,卷起一地衣袂纷飞,平添寥落。

    “说说吧,干嘛拒他于千里之外?”楼陌清清冷冷的声音在夜里响起,只是细看之下她的眸色有些微醺。

    舞霓裳魅惑一笑:“自然是瞧不上他咯!”

    “口是心非!”温尺素昂首饮了一口烈酒,面不改色地道。

    “同意!”楼陌举起酒坛同她碰了一下。

    “噗嗤!”

    舞霓裳蓦地笑开来,那笑声宛若银铃似的清澈好听,她兀自笑着,只是笑着笑着眼角却浸上一抹湿意,“我和他,遇见的不是时候。”

    说着便也拿起酒坛吞下一大口,上好的陈年西风,入口辛辣醇厚,酒劲儿上来呛得人嗓子仿佛烧着了似的。

    原来这样一个魅惑众生的女子酒量竟也这般好。

    “那你却又为何救他?”温尺素难得好奇一次,他听凤之尧说过是霓裳从泗水河中将上官子谦救起的,倘若真的没有半点儿心思,又何必多管这个闲事!

    舞霓裳斜斜倚在城楼护栏上,声音有些怀念:“我和他初次相遇在上京城,我人生中最狼狈也最不堪的时候。那场看似可笑的爱恋却耗尽了我所有的力气,如今的我,再也爱不起了。”

    “一场注定不会有结果的感情,何必开始!拒绝他,也是为了他好。”

    对于她的考量,楼陌自是了然,因为……她也曾感同身受!就在不久之前,她的想法还同她如出一辙,可如今敞开心扉的她反倒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坦然,或许往前迈一步并没有那么难呢?

    ------题外话------

    第二更哟!么么嘛~提前发布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