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配合演戏-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五十一章 配合演戏

    众人只见上官子谦脸上则是迅速染上一抹愤愤不平之色,怒声道:“你非要我当着大家的面儿说出来吗?!”

    “来来来,”楼陌此刻反倒没了脾气,双手抱臂斜倚在床边,好整以暇地望着他,悠悠道:“今日你尽管说,没什么好顾忌的,就算是死也总得让我死个明白吧?”

    “你!”上官子谦仿佛被气到不行,将在场的所有人环视一周,方才下定了决心,道:“好,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给你留面子!”

    楼陌挑了挑眉,一脸坦然地望着他,“洗耳恭听!”

    上官子谦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直视着他:“你敢说你对霓裳姑娘没有半点儿不轨之心?”

    ……寂静,一片可怕的寂静。

    上官子谦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一时间忘了该如何反应。

    “噗嗤——”末了,凤之尧突然爆笑出声,捂着肚子在地上站不起来,一边大笑,一边用手指着楼陌吐字不清地道:“哈哈哈……楼陌,楼陌你这叫什么?老少皆宜?不不不,应该是男女通杀……哈哈哈……”

    司星辰更是夸张地一口茶水喷了出去,兀自笑得乐不可,眼里的幸灾乐祸昭然若揭。

    莫庭烨的嘴角可疑地抽搐了两下,原来他家陌儿这么受欢迎的吗?不过,这个霓裳姑娘又是谁?

    就连一向冷漠少言的温尺素此刻嘴角也有了一丝龟裂的痕迹,这……这误会是不是有点太离谱了?

    “凤之尧你给我闭嘴!”楼陌黑着脸爆喝一声,脸色阴沉下来,仿佛六月的雷雨天一般,随时有一场暴风雨不期而至。

    凤之尧连忙捂住了嘴,笑意却是怎么都止不住,不一会儿就憋得满脸通红,那模样好不狼狈。

    坐在一旁的司星辰得意地瞥了他一眼,只不过自己眼底的兴味却更浓了,毕竟能看到他这个师妹的笑话可是人生一大快事!

    楼陌冷冷横了他一眼,后者无所谓地耸耸肩,有好戏在场不看白不看,这年头敢这么挑衅师妹的二愣子可不多了,上官子谦么……倒是个人才。

    楼陌岂会不知道司星辰的心思,只是这会儿懒得同他计较,于是转过头去一脸鄙夷地望向莫庭烨,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你怎么有这么愚不可及的朋友!

    莫庭烨十分委屈地看着他,眼神里充满着无辜:“陌儿,这可跟我没关系,你不能算到我头上!”

    看到几人的表现,上官子谦心下划过一抹狐疑,然转念想到霓裳姑娘对他的不假辞色和对楼陌的“含情脉脉”,定了定神,仍是冷冷质问道:“怎么,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你蠢到这个份上,我确实无话可说!”楼陌淡淡道。不是她有意挑衅,而是她实在懒得同他解释。难不成跟他说,你误会了,我其实是个女子?不好意思,她没那么无聊。

    “楼陌你不要太过分……”上官子谦顿时上了火气,欲要上前同他理论却被凤之尧拉住——

    “诶诶诶,上官你先别冲动,这件事确实是你误会了,楼陌她……”

    上官子谦一把甩开他,怒不可遏地指责道:“之尧你看他这副桀骜不驯、目中无人的样子,你怎么还能替他说话!”

    凤之尧还欲解释些什么,却被楼陌伸手拦住——只见她一步一步逼近上官子谦,嘴角微缓缓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语意不明地道:“你觉得我桀骜不驯、目中无人,是吧?”

    见到她这副表情,凤之尧心里猛地打了个哆嗦,嗷!他能说楼陌每回要整人之前都是这副表情吗?同情地看了看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好友,他默默在心里为他点了根蜡……真是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女人,尤其是像楼陌这样没有半点儿雌性气息又武力值爆棚的女人!

    司星辰此刻反倒显得淡定许多,用脚踢了踢凳子,示意凤之尧坐下来看戏,还十分好心地给他倒了一杯茶。凤之尧愣愣地接过茶杯,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心道:果然,能和楼陌做师兄妹的这心态都非同一般啊!

    上官子谦为楼陌突如其来的气场所震,一时间竟忘了接话,只愣愣瞧着她。

    “你喜欢霓裳。”楼陌忽而凑到他面前,语气定定地说道。

    “你,你乱说什么?!”上官子谦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似是没有想到他会突然提起这个,眼底的慌乱都来不及掩饰。

    莫庭烨瞧见自家陌儿离他那么近,顿时心里升起一阵不舒服,于是不满道:“陌儿——”

    “你闭嘴!”楼陌头也不回地冷声道。

    莫庭烨十分委屈地瘪瘪嘴,欲待要再说些什么,却在不经意间看到门口露出的那一片鹅黄色衣角后不再吭声,眼底更是划过一抹了然,只那目光却是紧紧黏在楼陌身上,一动不动。

    那神态怎么看怎么哀怨,致使在一旁观望的凤之尧感到一阵惊悚,待到回过神儿来又暗自感叹:果真是一物降一物啊,古人诚不欺我!

    楼陌不再理会身后的某人,反而继续盯着上官子谦道:“我有没有乱说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跑到这里来警告自己的‘情敌’,因为这不仅显示出了你的不自信,更是最没用也最无能的一种做法!”

    不给对方任何开口的余地,楼陌又接着说道:“对于这样一个勇气不足而又自视甚高的人,霓裳她不愿意接受你,我只能说……她做得对!”

    “楼陌你简直强词夺理!”上官子谦被戳到了痛处,陡然提高了声音。

    楼陌没有理会他,反倒是冲着外面扬声道:“霓裳,既然来了就别再站在外头了,进来吧!”

    上官子谦不屑地冷哼一声,“霓裳姑娘她此刻根本就不在这暄王府中,你以为就凭这点儿小把戏就能唬住我?未免也太小瞧我了!”

    楼陌无所谓地耸耸肩,微笑着看向他的身后。

    “公子,你终于醒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