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曲终人散-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十五章 曲终人散

    第二十五章 曲终人散(上)

    次日清晨,奕訢来到百里流觞的院中:“师父——”

    “你来了!可是决定了?”百里流觞望着自己眼前的这个徒弟,不禁感叹,日子过得真快,当初自己救了他带他进逍遥谷时,他才六岁,如今一转眼就长大了,长大了,就该去做他该做的事了,自己能护得了他一时,护不了他一世,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

    “是,师父!”奕訢此刻的内心很复杂,有些激动,又有些难过。激动的是他终于可以把那些人欠自己的东西给讨回来了,这么多年的隐忍,总算是要有个结果了,但难过的是自己怕是要辜负了师父的一片苦心了,他十分清楚,一旦他出了逍遥谷,从今往后,他和逍遥谷就再无瓜葛,而他和师弟师妹们也再回不到从前,他不舍得,可是不舍又能怎样呢!他有自己必须去做的事情,那是支撑他活到现在的唯一信念!所以,他必须离开!

    “什么时候走?”

    “今夜子时。”

    “出谷后,你将不再是我逍遥谷中人,也不得向任何人提及逍遥谷,这是逍遥谷历来的规矩!”百里流觞沉声说道,早在他救了奕訢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出谷与否由他自己决定,但规矩是不可改变的,逍遥谷绝不问俗世之事!

    “师父,我明白的!”奕訢的声音坚定而果决,逍遥谷的规矩他自然懂,况且他要做的事情……他不想牵连逍遥谷!所以,出谷后,他会忘了逍遥谷,忘了自己曾是逍遥谷中人!

    “好,去跟你几个师弟师妹他们道个别吧!毕竟同门一场,再相见还不知是何年何月呢!”想到这几个徒弟,百里流觞忽然有些感慨,当年,他们三个也是那样要好的情义,没想到成了今天的局面——死生不复相见!这样也好,见了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过是叹一句“物是人非”罢了,逝去的人永远都不可能再回来!

    “师父放心,奕訢自会去同他们告别!”是啊,是该告别了,这些年在逍遥谷的日子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他会永远记得!

    看到百里流觞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思绪,奕訢也不再打扰:“师父,奕訢走了,您多珍重!”

    百里流觞不知是听到了还是没有听到,没有说话。然而就在奕訢要踏出院门的那一刻,他开口了:“看清自己的心,活得开心些!”说罢就独自进屋了。

    奕訢身子一滞,师父,您……他的眼角微微有些酸涩,师父,真的感谢您,感谢您当年的救命之恩,感谢您收我为徒的教养之恩,感谢您……在我临行前的关心!这些感激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终是没有对百里流觞说出口,因为他了解师父这个人,他所做的一切从来就不是为了让他感激他!

    师父,如果有可能,我会听你的,让自己,活得开心些!

    奕訢迈开步子朝前走去,清晨的阳光洒在他白色的长衫上,那清瘦的身躯显得有些肃穆!

    百里流觞一直在屋内看着他,看着他离去,不禁有些惋惜,本可以是一个如玉公子,却要背负那样的仇恨,真是造化弄人哪!百里流觞在心里默默念道:奕訢,愿你不要失了本心才好!

    奕訢回到了他们的小院,他环视一周,似乎想要记下这里的一草一木,缓缓走到院里的石桌前坐下,他伸出手来轻轻触摸这张石桌,眼前闪过一幅幅画面……他们一起在这石桌上下过棋,吃过饭,喝过酒,抚过琴……够了,这些就够了,他们曾经有过那么多美好的回忆,也算是无憾了!

    “大师兄?你一大早坐在院子里发什么呆啊?”司星辰揉着眼睛推开房门,正要伸个懒腰,就看到奕訢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坐在石桌前。

    奕訢回过神儿来,笑了笑,道:“星辰,今日起得很早啊!”

    “唉,这不是没办法吗,师父让我打理药田,早点起来好歹少晒点太阳啊!”司星辰一脸苦相,他也不想起啊,但那片药田是师父他老人家的宝贝,要是没照看好,师父又该“考校”他的武艺了……想想他就一个激灵!简直是噩梦,上次考校完,他身上青了一片一片的,好容易这两天才好些了,他可不得长点记性吗!

    “既然如此,那师兄我就不打扰你去干活了!”看到司星辰那副苦兮兮的表情,奕訢颇是好笑。

    “走了走了!我去看看那些宝贝药材了!”司星辰去厨房拿了几块点心,向奕訢摆摆手出了院子。

    司星辰走后,奕訢起身回房拿了一副棋盘,摆到院里的石桌上,正要自己和自己对弈一局,忽然听到“吱”的一声门响,抬头就见沐轻扬和楼陌也推门出来了。

    “你们两个也起了?”奕訢笑道。

    楼陌不禁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你们俩在院子里聊天,我怎么可能还能睡得着!她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有起床气,你要是有事叫她起床也就罢了,偏偏你还没事把她给弄醒了!当然,楼陌也不得不承认,她睡觉非常轻,警觉性又特别高,但凡是有一点风吹草动,她就会醒,这是她前世身为一个特种兵所养成的习惯,这辈子估计是改不掉了!

    沐轻扬倒是十分好脾气地回他:“是啊,刚起,大师兄起得好早啊!”

    “早起空气好!宁心静神!”奕訢把棋子一颗颗地摆好。

    “大师兄说的有道理,既然如此,那我也该早些去练功了!”沐轻扬是个实诚孩子,拿了自己的剑就准备出门。

    “二师兄!厨房有点心,你吃了再去吧!”楼陌见他急匆匆地就要走,赶紧叫住他,早饭还是很重要的,不吃怎么能行!

    “啊,对哦,我这一着急就忘了!”沐轻扬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又跑到厨房拿了些点心和水,对楼陌说道:“我带去竹林那边吃!”说完就离开了院子。

    ------题外话------

    今天首推,看到数据我有点心碎……亲们可以点开收藏一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