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温情喂药-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四十八章 温情喂药

    一步一步走至床前,楼陌盯着他邪肆凌然的面容瞧了一会儿,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方才舀了一勺药吹凉后喂至他的嘴边,可惜昏迷中的人显然并不领情,一勺药尽数顺着嘴角流进雪白的衣襟内,不一会儿就浸染了一小片。

    皱了皱眉,楼陌拿起自己的帕子将药汁一点一点擦去,直至不小心触碰到了男子坚硬温热的胸膛,慌乱地别开了眼睛,不知为何,此情此景,她在面对莫庭烨时,竟失了往日的淡然,慌乱地不知如何是好。

    沾染了药汁的衣襟怎么也弄不干净,擦着擦着,眼睛竟有些酸涩起来,楼陌抬了抬头,努力将自己的情绪按了回去,这才重新端起药碗,刚舀起一勺药,略想了想又将药碗放回了案几上,起身向外走去。

    浑然不察身后的人在她起身后眼皮动了动……

    “这么快就好了?”凤之尧诧异地望着她。

    楼陌轻咳了一声,道:“药喂不进去,有没有麦秆之类的东西?”

    “额,你是说,药喂不进去?”凤之尧瞪大了眼睛,脸色有些古怪。

    “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楼陌不解。

    “咳,没有没有,”凤之尧连忙摇头否认,眼睛珠子转了转,道:“只是麦秆这种东西王府里怕是没有,恐怕要到外面去寻了,你看这……”

    凤之尧的意思很简单,麦秆他可以去找,只是等找回来那药怕是就凉了……

    楼陌几不可察地蹙了蹙眉,“算了,我还是另想办法吧!”

    凤之尧眼底迅速划过一抹得色,紧接着补充道:“那药需得趁热喝才有效!”

    楼陌脚步微顿,她自己就是大夫,又何尝不知道药需要趁热喝才好吸收,可莫庭烨现在昏迷着不配合她能怎么办!关心则乱的楼陌完全忘了之前他们是怎么给莫庭烨喂药的……

    回到房间,楼陌看着摆在案几上的那碗药犯起了愁,暗自思量了片刻,咬咬牙,心道:算了,豁出去了,就当人工呼吸救人一命好了!

    躺在床上的某人双眸紧闭,心里却是紧张不已,生怕被楼陌看穿了自己的小把戏。

    不想下一刻,一股熟悉的淡雅竹香混杂着些许药香味突然沁入心脾,紧接着,便觉嘴唇上一阵温热的触感传来,莫庭烨顿时心下大喜,连药汁的苦味都顾不上,十分配合地吮吸着,仿佛入口的不是药汁,而是什么美酒佳酿一般。

    很快,一大口药汁就这么“顺利”地进入了莫庭烨的腹中,楼陌缓缓直起身子,脸上划过一抹不自然的同时也暗暗鄙视着自己,不就是喂个药吗,她楼陌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

    拍了拍自己的脸,楼陌不断地说服着自己,她这是为了救人,单纯的救人,不要想太多……

    终于,平复了自己的心绪后,楼陌接着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喂药,不多时,一碗药就见了底,在喂上最后一口药的同时,她的心下有些狐疑,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对,还有,这喂药的过程貌似太过顺利了些……

    不待她想明白,唇上突然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与此同时,一双大手将自己紧紧禁锢在胸前,楼陌顿时瞪大了眼睛,不期然对上了一双饱含笑意的深邃紫眸,这一瞬间,一向冷静自持的她竟愣住了,忘了该如何反应,就这样任由对方深情拥吻着。

    唇齿纠缠,嘴里是男子特有的味道,淡淡的檀香味,唇舌柔韧而极具占有欲,不住地在口腔内肆意攻城掠地,耳边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脑海中宛若烟花绽放时一片空白。

    直至胸前一阵凉意袭来,楼陌的理智才险险将她拉了回来,只见她一把推开禁锢着自己的那人,胡乱地喘着气直起身子,快速地将衣服拢好,做完这一切,她望着床上那人,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开口。

    她本以为自己会愤怒,会生气,可事实上她并没有——

    “你,醒了?”话一出口,楼陌险些咬掉自己的舌头,**!她这是在胡说八道什么?!

    似是为了映证她的窘迫,莫庭烨胸腔内传来一阵抑制不住的笑声,这让楼陌顿觉崩溃,她本就不知该如何面对他,现在更是几欲遁走!

    “你没事我就不打扰了!”慌乱丢下一句话,楼陌便要转身离去。

    然而莫庭烨好容易等到了她的态度转变,又岂会这么轻易放她离开!只见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楼陌不防,脚下一个趔趄就跌坐在床上,抬眸正对上一张邪肆俊脸。

    “你放手!”楼陌挣扎着要坐起来,却被他紧紧圈在怀里,动弹不得。

    “陌儿的行为我可以理解为害羞吗?”似笑非笑的眸子望着她,脸上的戏谑调笑毫不掩饰。

    楼陌脸上染上一抹羞恼之色,并迅速发展成恼羞成怒,正待要发火,却忽而觉得腰间一紧,耳边一道醇厚的声音随之响起: “陌儿,我们都还活着,真好!”

    楼陌怔住了,方才的怒气冲天顿时烟消云散,慢慢低垂了眸子,“莫庭烨,我欠你一条命。”

    莫庭烨突然一阵沉默,楼陌甚至能感觉到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寒意与怒气,与此同时,他握在自己腰间的手也倏地收紧,这让她感到有些不适,呼吸也急促起来。

    正当她想要挣扎着从他怀里起来时,一阵笑声忽然在头顶上绽开——

    “陌儿可曾听说过,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陌儿突然提及此事,可是迫不及待想要嫁与我了呢?”

    楼陌抬眸朝他望去,只见他依旧是那副透着三分邪肆、七分张狂的笑容,仿佛刚才那个突然迸发出冰冷寒意的人就只是她的错觉一般,然而她却知道,那不是错觉,毕竟那一瞬间,她是真切感受到了他的不悦。

    “莫庭烨,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就此事好好谈一下……”尽管知道他大概不愿提及此事,可楼陌还是决定同他说清楚,不是她残忍,而是她怕如果此刻不说,日后她就再也没有勇气去说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