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乱了分寸-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四十七章 乱了分寸

    楼陌这次没有说话,只是直直盯着他,良久方道:“眼神飘忽不定,情不自禁地吞咽口水,脚步下意识地往后退,这是你每次说谎心虚时的表现——司星辰,你其实并不擅长说谎,尤其是在我面前说谎。”

    逍遥谷三年的相处,他们彼此之间再熟悉不过,对方的任何一个细微举动都能心领神会。

    司星辰:“……”

    话说有一个言语和观察力都如此犀利的师妹,这感觉真的真是飞一般的酸爽啊!

    “好吧,好吧,我坦白,”司星辰在楼陌咄咄的目光下败下阵来,十分任命地耷拉下着脑袋,“是莫庭烨把你从襄阳救了回来,后来为了解你身上的金丝蝶蛊,他自愿成为蛊虫的第二个宿主,现在武功尽失,还在昏迷不醒。”

    说着还不时用余光去打量楼陌的神情,却见她像是怔住了一般,呆呆地坐在那儿,一言不发,连目光都失了焦距。

    司星辰见状突然慌了神,楼陌这般反倒让他不知如何是好,“那个,楼陌,莫庭烨他是自愿救你,你也不用太过愧疚,再者说了,你不也帮了他很多吗……”

    武功尽失,昏迷不醒……楼陌的心在听到这八个字的一瞬间便乱了分寸,脑海中仿佛有什么东西一下子炸裂开来,她说不上来自己此刻心里是一种怎样的心情,感动,愧疚,不安,亦或是还有些别的什么,总之百味陈杂,乱的很。

    “那个,你要不要去看看他,他就在隔壁房间……”司星辰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他有些拿不准楼陌这副样子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良久,楼陌缓缓开口问道:“他,还没醒吗?”

    司星辰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将实情相告,“楼陌,还有一件事情我想你有必要知道一下,最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修炼了御龙诀,所以,我们都以为他会死,但他还是选择了救你。”

    “莫庭烨此人我并不熟悉,但看得出来,他对你的感情不似做伪。我并不是想劝你什么,只是觉得人活着不易,前尘如何,将来如何我们都控制不了,唯一能够把握的也就只有当下了……你,好好想想吧,我就不打扰你了,药我放在桌子上了,记得按时喝。”

    说罢司星辰便起身离开了房间,临出门前带上了门。

    毕竟是朝夕相处过三年的人,即便是楼陌不说,他也大致能够猜到一二,就像楼陌了解自己一样,他又何尝不了解她!楼陌她对于男女之间的感情几乎是有一种本能的回避,虽然明知她年岁尚小,不该有什么情殇,可若经历过什么至伤至痛的事情,她又岂会如此冰冷决绝!

    司星辰走后,楼陌陷入了自己思绪中,连药什么时候凉了不知道。

    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世上除了那人以外还会有另一个人为了她不惜性命,莫庭烨他对自己情深至此,可自己呢,自己又能否给得起他一份相等的感情?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

    一直以来,她总是下意识地回避着他对自己的感情,不是看不到他对自己的付出,她只是害怕,害怕自己无法给予对方同等的回应,更害怕倘若自己辜负了对方的深情后又当如何自处?

    楼陌将头深深埋在膝间,她了解自己,如今的她自私而又怯懦,早已担负不起这样一份深情,可他为何却一再对自己相逼,一次又一次的舍命相救,她到底该如何去偿还?

    就这样,楼陌一直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到了午后,不知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她鬼使神差地走到了隔壁。

    在门前徘徊了许久,她还是没能推开那道门,即便是知道他现在应该还在昏迷当中,她竟也有些害怕面对他。

    “头儿!你终于醒了!”一道欣喜若狂的声音在身后突然响起。

    楼陌讪讪地收回了想要推门的手,在看清来人后,故作无事地轻笑道:“祁佑,你怎么在这儿?大家都还好吗?”

    “大家都很担心你,我就每日都来看看,想不到今日正好碰上你醒了!”忽而想到了什么,祁佑的声音微微哽咽:“头儿,对不起,那日我们不该丢下你先走的……”

    “瞎想什么呢,那是我自己下的命令,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现在不是没事吗?一大老爷们儿,这副表情还不够膈应人的呢!去去去,赶紧给我收起来,不然一会儿就给我蛙跳回去!”楼陌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笑骂道。

    祁佑闻言顿时破涕而笑,一时间脸上的表情相当精彩,清了清嗓子道:“头儿,那你好好休息,我得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们去!”

    “赶紧滚蛋!”楼陌笑着给了他脑袋一下,后者立刻抱头鼠窜,一边往外跑,一边嚷嚷着:“头儿,那我明日再来看你——”

    祁佑的背影很快消失在了暄王府内,楼陌转头看了看莫庭烨的房间,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进去,转身离开。

    不想却被人拦住了去路:“都到了门口了,不进去看看他吗?”

    楼陌抬头见是凤之尧,不由地皱了皱眉,“我只是四处走走,没想去……”

    话未说完就被他强行拉了进去。

    “事情的经过司星辰应该都告诉你了吧?我并不是想借此为难你,只是庭烨他为你做到如此地步,在他伤愈之前照顾一下应该不过分吧?”凤之尧斜倚在门口淡淡道,语气莫测。

    楼陌一时无言,事实上,她根本就无从拒绝不是吗?一个威震天下的战神,为了救她现在武功尽失,她为他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当然,也都还不清这份情就是了。

    将手中的药碗塞到她手上,凤之尧接着道:“这是庭烨今日的药,交给你了!”言罢便转身离去。

    庭烨,作为兄弟,我也就只能帮你至此了,如果这样都无法让你抱得美人归,这美人恐怕真的不适合你……

    房间内,楼陌望着床上那个面色苍白虚弱的男子,一时间心绪陈杂,端着药碗的手竟是有些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