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武功尽失-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四十六章 武功尽失

    “噗——”莫庭烨尚且来不及收起内息,一口鲜血便喷涌而出,素纱床帐上被染得一片腥红之色,斑驳的血迹令人心惊,紧接着身子便直直向后倒去。

    司星辰这边刚刚将盒子盖好,一回头就见莫庭烨仰头倒了下去,登时脸色大变,连忙伸手探脉。

    半晌,他方才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莫庭烨有这御龙诀护体,否则定会心脉俱损,这金丝蝶蛊果然不可小觑!

    只是可惜了他这一身功力,竟是分毫不剩……

    轻轻叹了口气,司星辰将扶到床上躺好,简单收拾了一下便推门出去,这二人虽说性命无碍,却还是需要用药物好好调养一下身子的,毕竟这金丝蝶蛊以啃噬心脉为生,可是极耗人心血的,尤其是莫庭烨如今没了内力护体,更要好好注意才是。

    不想刚一出门就被凤之尧和上官子谦二人拦住了脚步,若是平常司星辰定然不会好好同他们说话,甚至还会嘲讽两句,可如今,想到莫庭烨为了救楼陌不惜以命换命,这到了嘴边的讥讽却是生生咽了回去。

    “人没死,二位犯不着这般剑拔弩张。”司星辰语气不善地说道,人都是自私的,一如他在乎楼陌的性命一般,他们也同样在乎着莫庭烨的性命,这是人之常情,他不是不能理解,只是心里有些别扭罢了。

    二人听罢眼中迅速燃起一抹希冀,凤之尧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你是说……你是说庭烨他没事?”

    “准确的来说是性命无碍,只是武功尽失而已。”司星辰淡淡道。

    “什么?武功尽失?庭烨他怎么会……”凤之尧眸中升起的喜悦顿时消耗殆尽,只剩下浓浓的沉重伤痛,庭烨他是东霂的战神,对于一个战神而言,武功尽失意味着什么简直不言而喻,日后,他当如何自处?

    上官子谦显然也想到了同一点,一时间心情复杂,沉默了半晌方才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之尧,庭烨他还活着,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不是吗?”

    凤之尧则是苦笑不已,嘴里喃喃道:“是啊,人还活着,只要人还活着一切就都有希望,庭烨他能从一个不经世事的毛头小子成长为东霂名满天下的战神,就一定能重新再习得一身武功的,他一定能……”

    “他会的,因为他是莫庭烨,只要他愿意,这世上没有他做不到的事!”上官子谦望着房间的方向定定说道。

    分明是对那个人充满信心的,可一种名为担忧的沉重气息还是渐渐弥漫在三人中间,司星辰好看的眉头拧了拧,淡淡道:“我会帮他调养好身子,以他的毅力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话虽如此,但同样身为习武之人,他们彼此之间都心知肚明,对于一个武功尽失的人而言,想要重新习武谈何容易!

    重新习武,意味着一切都将从零开始,且不说他失去武功后所承受的巨大心理落差,单就他如今的体质来说,连一个没有武功的平常人都不如,这中间他需要下多大的苦功可想而知。

    然而事到如今,除此以外亦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只希望他能够尽快恢复,不然边境这战事还不知要怎么样呢!

    “我们能进去看看他吗?”上官子谦突然开口,凤之尧也扭头望着他,眼底的意思不言而喻。

    司星辰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以目前的状况来看,他们二人最需要的是安静休养,但想到凤之尧也是个大夫,应该懂得分寸,于是勉为其难地点点头道:“我现在去给他们二人备药,在我回来之前尽快出来。”

    “放心,不会打扰他们太久。”凤之尧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等等,你们还是把莫庭烨挪到隔壁房间吧!他们醒来最快也要三日之后了。”司星辰忽然叫住了他们,嘱咐道。

    凤之尧会意地点点头,楼陌毕竟是个女子,两个人住在一起确有许多不便,分开来也方便照顾不是。

    ……

    三日后清晨,阳光照进了窗户,打下了一道道淡淡的光束。

    床上的女子终于悠悠转醒,撑开似有千斤重的眼皮,房间里的阳光有些刺眼,楼陌微微蹙眉,抬手略微挡了挡光线,打量着房间内的一切,这里,似乎是陇邺城的暄王府?

    “吱呀!”一声,房间的们被推开,一道熟悉的蓝色身影走了进来,手中还端着一个药碗,浓郁的药味随之扑面而来。

    “司星辰?”楼陌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沙哑得厉害。

    那道身影先是愣了一下,而后便三步并作两步走至床前放下药碗,语气欣喜如狂:“楼陌你终于醒啦!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楼陌张了张口,指了指自己的嗓子和一旁案几上的茶壶,司星辰立刻倒了杯水给她。

    连着饮下两杯水,楼陌总算觉得自己的嗓子不再像方才着火似的疼,将茶杯递给他,道:“我没事,你怎么在这儿?”

    “你中了南暻巫族的金丝蝶蛊,是凤之尧拿着你的碧玺串珠去找的我。”司星辰有些纠结,解蛊前莫庭烨再三叮咛,要他千万瞒着楼陌,可这件事哪里是能够瞒得住的!

    金丝蝶蛊,楼陌心里突然咯噔一下,西瞳,一定是他!饶是她对蛊毒了解不多,却也知道这金丝蝶蛊根本无解,可她现在怎么还好好躺在这儿?除非……想到自己昏迷前朦胧看到的那道身影,心中陡然形成了一个猜测——

    “莫庭烨呢?”楼陌沉声问道,声音中带着一丝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慌乱。

    司星辰暗自头疼不已,这他根本就瞒不住好吗?绞尽脑汁地思考着该怎么往下圆回来,殊不知他的沉默看在楼陌眼里已经成了一种默认。

    “我问你,他在哪儿?”楼陌再次出声。

    “什么他在哪儿?我怎么知道他在哪儿,我和莫庭烨又不熟。”司星辰强自镇定地说道,眼神却一直四处张望着,不敢直视楼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