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彷徨不安-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四十一章 彷徨不安

    “这……”赵钊一下没了话,这环环相套的计策也太神了吧!

    “莫庭烨根本就不想打这场仗,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瓦解我们三国同盟,从一开始,我们就在被他牵着鼻子走。”将整件事情联系起来,夙问最后得出了结论。

    不得不说,莫庭烨这个“战神”的名号不是白来的。论知己知彼,谋略人心,他们都不如他,他了解他每一个对手的心思,并将他们的这种心思利用得刚刚好,一如太子对襄阳城的看重,自己对太子命令的遵从,贺兰瑾瓈的妄自尊大,还有南暻的生性多疑。

    “将军,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赵钊斟酌了一下问道。

    将战报放在一旁桌案上,提笔沾了墨水,夙问轻声道:“静观其变吧!”他现在比较担心殿下得知此事后的反应,殿下对此次的南征抱了很大的期望,希望他不会一意孤行才好。

    ……

    “你们王爷人呢?”汶无颜眯着好看的桃花眼问道,眸光中透着一股危险之意。

    萧越面色不变:“主子的事我等做下属的自是不好过问,还请汶公子谅解一二。”

    “呵呵!”汶无颜忽而展颜一笑,转而盯着他的眼睛问道:“墨风在哪?”

    萧越登时紧张得变了脸色,旋即强笑道:“汶公子说笑了,我并不认识墨风此人!”

    汶无颜微微勾唇:“你并不擅长撒谎,莫庭烨应该就是夜冥绝吧,嘘,先不要急着否认,我给你时间,想好了理由再来同我解释。”若是到现在他还没发现夜冥绝的真实身份,那他就真的蠢到家了!

    “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那么多为好,这一点相信汶阁主应该明白。”凤之尧从门外进来,身后跟着风尘仆仆的上官子谦还有温尺素。

    汶无颜浑然不在意地笑笑,眼底的势在必得却毫不掩饰,“尧尧太高看我了,我只想知道陌陌在哪儿,至于其他的,我毫无兴趣!”这一战打得很顺利,但从进城至今,他都没有看见陌陌,更令人不安的是,莫庭烨也不知所踪,这绝不是巧合。

    “楼陌很快会回来,汶阁主不如再多一点耐心。”凤之尧看着他定定道,眼底却隐隐有一丝焦虑。事实上他此刻心里完全没底,方才苍狼的人已经全员回营,包括之前牺牲的那十三人,但楼陌却不在。

    楼陌前去襄阳夺尸根本就不在他们的计划之内,他和庭烨也是在进入陇邺城后发现城中不见半个苍狼的影子,这才知道楼陌应该是去了襄阳。得知此事,庭烨将手头的紧要事情做了简单交代后立刻赶往了襄阳,到现在为止,襄阳那边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汶无颜盯着他定定瞧了一会儿,心中有了大概的猜测,“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多留了,再会!”陌陌一定是遇到了麻烦,他要去帮她!

    望着汶无颜离开的背影,上官子谦眉心紧蹙:“之尧,汶无颜他会不会猜到了什么?”方才还非要讨一个答案的人,转眼就放弃离开了,这事怎么看怎么古怪。

    凤之尧没有说话,心里却是有着和上官子谦一样的猜测,但他此刻却不能阻止他,许是抱着一种侥幸的心理,倘若庭烨和楼陌真的出了什么事,汶无颜应该能帮衬一二。

    “凤公子,王爷回来了,叫你立刻过去!”墨痕一脸焦急地跑进来,神情慌乱。

    凤之尧和上官子谦见状心里俱是“咯噔!”一下,难道是庭烨出事了?按下心里乱糟糟的猜测臆想,二人撒腿就往外跑去。

    温尺素眸色一凝,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墨痕说的是“王爷叫你过去”,出事的恐怕不是莫庭烨,而是楼陌!当下也顾不得许多,跟在二人身后就跑了出去。

    “嘭!”的一声,凤之尧直接撞开了门,嘴里急切道:“庭烨,庭烨,你怎么样了?”

    然而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愣住了——

    床上躺着一个面容苍白的人儿,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了无生机,身上的衣服残破不堪,到处都沾染着凌乱的血渍,如果不是她偶尔发出的微弱呼吸,他几乎都要以为她已经死了。

    任谁也不会将这个脆弱的犹如一张纸片似的人儿同那个坚强到近乎无所不能的楼陌联系在一起。

    莫庭烨半跪在床边,满身伤痕累累,脚下染红了一片,而他却像是根本感觉不到似的,双手紧紧握着女子的手,那微微颤抖的睫毛显示了他内心极致的紧张与不安。

    “庭烨……”凤之尧不自觉地放低了声音。

    莫庭烨终于反应过来,声音嘶哑地朝他吼道:“救她,凤之尧你快救她!”

    “庭烨,你先冷静一下,听我说,我会救她,但是你自己也受了重伤,我先让人叫周巡过来给你包扎一下,然后……”凤之尧试图让他先冷静下来。

    “我让你救她,凤之尧,你没听见吗?!”莫庭烨眸色通红,朝着他怒声吼道,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痛苦与深切的恐惧,是的,恐惧,他绝不能再次失去她,绝不能!

    凤之尧愣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莫庭烨,彷徨,焦躁,不安,这些情绪以前从来都不会出现在他身上。他摇了摇头,末了苦笑一声,遇上与楼陌有关的事,庭烨他何曾冷静过?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在莫庭烨心里,从来没有什么能够重得过楼陌,从前的冷静自持,面不改色,只是因为还没有找到她罢了。

    半晌,凤之尧松了一口气,道:“身上伤口虽多,好在都没有伤到要害,上过药也已经都止住血了,只是,她受了很重的内伤,需要好好休养,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以楼陌的身体素质应该很快就能恢复……”

    “她中了蛊毒,南暻巫族的金丝蝶蛊。”莫庭烨打断了他,神色苍凉,周身弥漫着死寂的气息。

    “你说什么?金丝蝶蛊!”凤之尧陡然提高了声音,内心的震惊简直难以言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