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夙问醒来-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四十章 夙问醒来

    定了定神,赵钊郑重嘱咐道:“这件事除你我二人知道以外绝不可有第三人知道,外人问起你只称将军身体并无大碍即可,一切等将军醒来再作打算。军医,战事紧急,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你应当明白!”

    胡军医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他跟随将军行军打仗多年,将军这一路走来有多难他都是看在眼里的,从一个刚进军营毫无背景的毛头小子,到统领三军威震天下的平南将军,这其中所有的功勋可都是他用自己的血汗和厮杀铺垫出来的。

    这也是为何军中之人都敬服与于他的原因,自古以来,军中这个地方都只服有能之人。

    傍晚,日头渐渐落了下去,房间里光线略有些昏暗,床上躺着的夙问悠悠转醒,胸肺中一阵钝痛传来,夙问张了张口,声音沙哑:“来人——”

    守在门口的赵钊眉间立刻染上了一股欣喜,连忙推门进来:“将军,你可算是醒了!”

    “城中情况如何了?”夙问本要问楼陌的情况,但转念想到二人立场不同,还是作罢,以赵钊火急火燎地性子,一进门既然没说抓到人,那就说明莫庭烨将她带走了。

    “回将军,昨夜火势虽大,但好在并未伤到城中百姓,只是军中的一应物资被毁得七七八八,再有就是军中的兵器军械也几乎被尽数炸毁,就连城楼上的尸体也都消失了……”赵钊面色沉重,这场仗只怕是艰难了。

    赵钊见夙问沉默,伸手倒了杯水递给他,有些欲言又止。

    夙问接过水抿了一口淡淡道:“有什么想问的直说便是。”

    “将军昨夜可是与夜袭之人交过手了?”赵钊忍不住问出了自己心底的疑惑,他实在想不通,以将军的武艺有什么人能将他伤得如此之重!

    “不错,昨夜与我交手的是东霂的一个将领,”赵钊是他的心腹,所以夙问并未瞒他,“不过,最后打伤我的却是南暻大祭司。”

    “什么?!”赵钊大惊失色。南暻与他们不是同盟吗?如今正值大战关键时刻,他们怎会对将军出手?

    “此事你心里清楚就好,切莫声张。”夙问语气平静道。

    赵钊不解:“将军的意思是这件事就此作罢?”

    “三国同盟虽是各怀心思,但也不是说破就能破的,起码不会因为这样一件无关痛痒的小事而破裂。”夙问眸光看向挂在墙上的盔甲,神情莫测。

    赵钊陷入了沉默,虽然不愿承认,但将军说的就是现实,与三国利益相较,将军一人的生死有又谁会放在心上呢?只是这些事情知道是一回事,理解又是另一回事,想到这些,赵钊心里一阵发寒。

    “将军,”赵钊想了想胡军医说的话,还是忍不住劝道:“胡军医说这些受伤引发了你身上的旧疾,怕是要休养三四个月的光景了……”

    “无事,这场仗一时半会儿应该打不起来,准备笔墨,我一会儿亲自给殿下写信解释。”夙问倒是丝毫没有将自己的伤放在心上,战场,哪有不受伤的,不豁出去自己这条命,他焉能有今日的成就!

    此时此刻,他想的是昨日楼陌假扮贺兰瑾瓈时拿出的那块证明皇室身份的令牌,他仔细看过那块令牌,应当不是伪造,但这就意味着东霂已经控制了贺兰瑾瓈,又或者说此刻的陇邺城很有可能已经回到了莫庭烨手中。

    他可没忘记,莫庭烨不惜派出那样的精锐来混淆他的视听,只为牵制住他赶往陇邺的速度,在这个时间差内,相信足够他做很多事情了。

    莫庭烨,从来就不是个好惹的角色!

    这一点,自己同他打了那么多年的交道,自然再清楚不过了。只是那支军队的作战方式不像是莫庭烨的风格,倒与那个人像了七八分。

    “将军,前方战报!”门外守卫敲门道。

    “进来!”

    那人进门将战报呈给了赵钊,便转身退了出去。

    赵钊拆开战报一看,登时变了脸色,把战报递给他,“将军……”

    “陇邺被莫庭烨夺回去了。”不待他开口,夙问便猜出了战报上的内容。

    “将军怎么知道?”赵钊惊讶极了,战报上刚刚传来消息,西霄、南暻兵败,原因不明,东霂已经收复了陇邺城。

    夙问接过战报,用力往上坐了坐,指着旁边的椅子示意他坐下,“昨日进城的贺兰瑾瓈并非真正的贺兰瑾瓈,而是东霂的人。”

    “您是说,他们早就拿下了陇邺城,那真正的贺兰瑾瓈岂不是在他们手上?”赵钊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在他看来,东霂已经退守浔阳,不可能这么快就反扑回来,而且当时的陇邺城可是有西霄和南暻两支军队共同把守的,居然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败给了莫庭烨?

    “等等!那南暻呢?”赵钊忽然反应过来,贺兰瑾瓈狂妄自大,一时不慎栽在莫庭烨手中可以理解,但南暻的主将可是骠骑将军庾城,他怎么也没了动静?

    夙问凝视着手中的战报,叹了口气,道:“南暻真正掌权的主将或许并非庾城,而真正的贺兰瑾瓈也并不在他们手中。”

    “这怎么会?若真是如此,那他们是如何得到贺兰瑾瓈的那块令牌的?”赵钊不解。

    “战报上西霄的死伤人数远超南暻,以你的经验,难道不觉得这个比例太过奇怪了吗?唯一的解释就是南暻受迫于人,降了。同样,倘若贺兰瑾瓈真的在他们手上,西霄会不顾他们二皇子的安危,直接同东霂正面对抗,甚至死伤惨重吗?”

    “至于那块令牌,贺兰瑾瓈或许真的被他们困住了,但他们却并没有抓他,比起威胁,离间或许更有用。”

    赵钊依然没有完全明白过来,“离间?南暻和西霄都败了,不是更应该同仇敌忾才对吗,怎么能说是离间呢?”

    夙问定定望着他,“倘若贺兰瑾瓈不是自己逃走的,而是当着庾城的面被人大张旗鼓地送走的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