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生辰礼物-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十四章 生辰礼物

    第二十四章 生辰礼物

    过了良久,奕訢沉沉地开口:“徒儿谨记师父教诲!”

    “好了,礼成!”百里流觞看了看奕訢的眼睛,最终还没说什么,路都是自己选的,只能自己走,谁都帮不了,谁都替不了……

    “恭贺大师兄及冠!”楼陌三人齐声贺道。

    “那就多谢各位师弟师妹了!”奕訢微微一笑。他径直看向楼陌,眼神满含期待,自己的及冠之礼,她,会送自己些什么?

    “大师兄,今晚晚膳后山坡竹林一见如何?有惊喜给你哦!”司星辰打破了奕訢的思绪,嬉皮笑脸地说道。

    “星辰师弟你,该不会又送我一条蛇吧……”奕訢脸色有些古怪,虽说他不怕蛇,但半夜回到自己的房间正要睡觉,突然发现床上有条蛇,这种感觉很是……微妙啊!

    “大师兄,你这可就不对了啊,你聪慧善良的师弟我怎么会干这种事呢!你这样说真是让师弟我寒心啊!”司星辰扫了一眼旁边乐不可支的几人,故作泫然欲泣地说道。

    “你大师兄有所担心也是正常,你小子从来不按套路出牌!这一点,师父作证!”百里流觞大笑道。

    “师父,您老人家怎么拆我台呢,我可跟你们说啊,不去会后悔的,这可是我们三人一同准备的,就算是不信我,总该相信二师兄和师妹吧!”司星辰撇撇嘴。真是的,他不就干了那么一次不靠谱的事吗,至于吗,记到现在!咳咳,好吧,可能不止一次,有个那么几次……但是也不应该这么打击他吧,真是累觉不爱了!

    “你们一起准备的?那我倒是有些期待了,今晚一起去看看!”百里流觞一听这个,立刻勾起了他的好奇心,准备一起去凑个热闹。

    “既然师父都决定去看看了,我又怎会不给面子!今晚一定准时到!”奕訢拍了拍司星辰的肩膀,笑道。

    晚膳后,山坡竹林。

    百里流觞同奕訢一同走来,只见四周一片漆黑,连个人影儿都没有,不禁有些诧异:“不是说好在这竹林吗?怎么会没人?”

    “再往前走走吧,或许他们就在前面呢!”奕訢劝道,其实他也很奇怪,只是,既然来了,断没有中途就走的道理。

    于是二人便又再往前走了一段,忽然,一阵悠扬的琴声响起,随即天空中升起了许多盏彩灯,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二人忍不住抬头向上望去,就在此时,又有一道笛声传来,与之相伴的是一道清冷女声——

    “岁月难得沉默秋风厌倦漂泊

    夕阳赖着不走挂在墙头舍不得我

    昔日伊人耳边话已和潮声向东流

    再回首往事也随枫叶一片片落

    爱已走到尽头恨也放弃承诺

    命运自认幽默想法太多由不得我

    壮志凌云几分酬知己难逢几人留

    再回首却闻笑传醉梦中

    笑谈词穷古痴今狂终成空

    刀钝刃乏恩断义绝梦方破

    路荒遗叹饱览足迹没人懂

    多年望眼欲穿过红尘滚滚我没看透

    自嘲墨尽千情万怨英杰愁

    曲终人散发花鬓白红颜殁

    烛残未觉与日争辉徒消瘦

    当泪干血盈眶涌白雪纷飞都成红

    爱已走到尽头恨也放弃承诺

    命运自认幽默想法太多由不得我

    壮志凌云几分酬知己难逢几人留

    再回首却闻笑传醉梦中

    笑谈词穷古痴今狂终成空

    刀钝刃乏恩断义绝梦方破

    路荒遗叹饱览足迹没人懂

    多年望眼欲穿过红尘滚滚我没看透

    自嘲墨尽千情万怨英杰愁

    曲终人散发花鬓白红颜殁

    烛残未觉与日争辉徒消瘦

    当泪干血盈眶涌白雪纷飞都成红

    笑谈词穷古痴今狂终成空

    刀钝刃乏恩断义绝梦方破

    路荒遗叹饱览足迹没人懂

    多年望眼欲穿过红尘滚滚我没看透

    自嘲墨尽千情万怨英杰愁

    曲终人散发花鬓白红颜殁

    烛残未觉与日争辉徒消瘦

    当泪干血盈眶涌白雪纷飞都成红”

    一曲终了,几人久久不曾回神,直到楼陌起身向他们二人走来,百里流觞不由地大笑:“好曲!好词!好一句‘笑谈词穷古痴今狂终成空’!这古往今来的痴念到头来可不就是一场空吗!”

    “古痴今狂终成空……”奕訢默默念道,师妹,我懂你的意思,你是想我尽早放下仇恨,不要折磨自己是吗?可是,若是真那么容易放下,这古往今来又哪来那么多虚妄与执念呢!看来师妹,要让你失望了,今生,我是放不下了……

    “大师兄!这个生辰礼还喜欢吗?”楼陌看出了奕訢的彷徨,忍不住打断他。

    “是啊是啊!我们三个可是费了不少时日呢,那孔明灯是我亲手做的,琴是楼陌弹的,曲子和词也是她所作,笛子是二师兄吹的,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司星辰迫不及待地在一旁帮腔。

    就连沐轻扬也开口道:“大师兄,我们也不知应该送什么生辰礼比较好,只想着你喜好音律,星辰师弟就提议说不如一同为你奏上一曲,以此来恭贺你生辰!希望你喜欢!”

    奕訢一瞬间眼眶微湿,轻声笑道:“喜欢,如此特别的生辰礼,我又怎么会不喜欢!这是我收到过最好的生辰礼!谢谢你们!”

    “只是不知,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楼陌说了,这首曲子就叫做‘逍遥叹’!”司星辰激动地说道,“我们初次听到时也觉得妙不可言,师妹当真是厉害!”

    “不错,这首曲子无论是音调还是填词,意境都非比寻常哪!小陌陌,为师还从来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才华!不愧是我的徒弟啊!哈哈哈……”百里流觞一脸赞叹地说道,从这词上来看,小陌陌怕是这几个徒弟中最为通透的一个了!

    “师父,你夸师妹就夸师妹,不用把自己也捎带上吧,师妹的琴是跟大师兄学的,曲子也是人家自己普的,跟你可没半分关系啊!”司星辰忍不住拆台。

    “嘿,你个臭小子,这是我徒弟,我骄傲一下还不行嘛!”百里流觞上去就给司星辰来了一脚,这小子,一天到晚跟他对着干!

    楼陌:“……”

    “咳咳,其实,那个,这曲子并非我所作,是我从一个朋友那听来的……”楼陌很是尴尬,这首歌是她前世听过的,但真的跟她没关系啊……事实上,唱这首歌的人也不是她朋友,人家是明星,她是军人,完全不搭边好吧,她只是在瞎掰……

    众人:“那也是你唱得好听!”

    楼陌:“……”这么夸她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