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金丝蝶蛊-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三十九章 金丝蝶蛊

    “西瞳,你不该伤她!”冰冷的语气不待一丝一毫的感情,仿佛在同一个死人对话一般。

    西瞳轻嗤一声,擦去方才脖子上被剑气划破的那道血迹,道:“哼!我西瞳做事还轮不到你一个黄口小儿来置喙!”

    莫庭烨不再言语,从地上捡起长剑直指西瞳,身型一闪,下一刻便已经到了他面前,西瞳却浑然不在意他的攻击,只微微侧身以衣袖拂开剑刃,反手一掌直击莫庭烨的胸口,以指锋为刃,注以内力,刀刀见血。

    不想莫庭烨不非但没有躲闪,反而硬生生接下他这一掌,左肩上立刻出现五个鲜血淋漓的口子,深可见骨。

    与此同时,长剑换了个角度狠狠刺入西瞳的腹中,二人皆是不要命的打法,只攻不防,西瞳毒辣,莫庭烨更是狠厉,不一会儿的功夫,两人已经拆了不下上百招,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脚下的雪地里已经是殷红一片,分不清究竟是谁的血。

    西瞳忽而笑望着他,眼中快速划过一抹诡谲,让人忍不住背脊生寒,莫庭烨剑眉紧蹙,暗暗心生防备。

    突然,西瞳的指锋猛地朝他心窝刺去,莫庭烨下意识地侧身躲避,却不料西瞳的目的根本就不在他,而是躺在他身后不远处的楼陌!

    只见他指尖微弹,一只金色小虫迅速从他的手中飞出,直直冲着楼陌白皙的脖颈而去,不待莫庭烨反应过来便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刺入她的皮肤内,尚处于昏迷状态的楼陌不自觉地发出嘤咛一声,而后,一道淡淡的金色光芒在她脖颈处闪烁着,妖冶异常。

    “陌儿!”

    “你对她做了什么?!”莫庭烨顿时双目猩红,一把扣住西瞳的脖子怒声质问道。

    西瞳缓缓推开他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阴测测笑道:“呵,对她做了什么?南暻巫族的金丝蝶蛊,听说过吗?”

    西瞳眼底染上了阵阵疯狂,接着道:“金丝蝶蛊可是我巫族独有的一种蛊毒,能够让人在短短一夜之间变得倾城绝丽,而三日之后就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衰老,直至死亡,整个过程不会超过七日,人死后,体内的蝶蛊就会破茧而出,化作冥蝶!”

    “莫庭烨,暄王,你不是东霂战神吗?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法子能够救她!哈哈哈——”西瞳发出尖厉而刺耳的狂笑声,既然无法带走楼陌,那他便毁了她,他要让莫庭烨亲眼看着她是怎样一点一点地死去,而他却无可奈何!

    莫庭烨深邃的紫眸中燃起熊熊烈焰,周身爆发出阴寒嗜血的气息,宛若从地狱归来的修罗魂煞,他手中的刺陵长剑尚在滴血,却陡然发出一阵耀目的金色光芒,与此同时,一道清越嘹亮的龙吟声划破天际——

    西瞳猝然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望着他,喃喃道:“御龙诀,竟然是御龙诀!”

    莫庭烨一言不发,手中的刺陵长剑却是毫不犹豫地朝他右心口刺去,西瞳慌忙运气反击,却还是没能抵挡得住莫庭烨怒意滔天的一剑,眼睁睁看着剑刃没入自己的胸口,这一瞬,西瞳眼中划过一抹耐人寻味之色,忽而用唇语说道:“莫庭烨,你救不了她,她很快就会死去!”

    反手拔出长剑,鲜血随之喷涌而出,莫庭烨冷眼看着已经没了气息的西瞳,一字一顿道:“我不是你,我不会看着她死!”

    剑上的血一滴一滴落下,持剑的人却突然跌坐在雪地里,嘴里不断往外涌冒着浓稠的血液,脸色惨白。

    略微缓了缓心神,颀长的身子撑着剑慢慢站起,一步一步走至楼陌跟前,弯腰将人抱起,步履蹒跚的背影缓缓离开了襄阳城。

    黑暗中,两个人影一高一矮立于高墙上,凝视着眼前的一幕,恍若局外人一般。

    “主子,咱们下一步怎么办?”女子低声问道,没有想到这个西瞳这么不顶事,枉费他们想法设法给他透露了楼陌的行踪消息!

    “人还没死,带回去吧!”一道凉薄的声音响起,仿佛在说着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

    女子立刻吩咐暗中的人将人带走,接着又试探着问道:“主子,那蝶蛊真的……”如今的莫庭烨已经练成了御龙诀,只怕三国之中再难找到他的敌手,倘若这楼陌当真死了,那他们拿又什么去牵制莫庭烨!

    男子脸色高深莫测,低低笑道:“倒也未必,不过这对我们来说倒不失为一件好事。传消息给阿辰,让他来见我。”这个楼陌可是他计划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他又怎会让她轻易就死了呢!

    “是!”女子神情恭敬道。

    ……

    混乱的一夜过去,襄阳城中的火势终于得到了控制,巡逻的将士在西城门外不远处发现了重伤昏迷的夙问,立刻将他抬回了城中寻军医过来诊治。

    “胡军医,我们将军他怎么样了?”夙问的副将赵钊急声问道,昨夜城中又是着火又是爆炸,忙得不可开交,偏偏却找不到将军去哪儿了。直至今日一早城中的将士按例巡逻,这才发现将军居然重伤昏倒在西城门外。

    胡军医摇头叹了口气,道:“夙将军的情况不大妙,虽他底子深厚暂无性命之忧,但因为外伤失血过多,内伤更是伤及肺腑,没有三四个月怕是恢复不了啊!”

    赵钊登时急了,拉着军医问道:“那将军他什么时候才能醒?”大战正僵持不下,三军将士都眼巴巴地等着呢,将军偏生这个时候受了重伤,这可如何是好!

    “傍晚大概差不多了,”胡军医摩挲着胡须,犹豫了一下,拉过赵钊低声道:“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将军这一次重伤引发了他的陈年旧疾,必须好好休养,否则怕是于身体有损,你千万心里有数才是!”

    赵钊脸色微变,心中一阵酸楚涌起,将军他从未提起过他的旧疾,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以为将军他无往而不利……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