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以命相搏-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三十八章 以命相搏

    不容夙问所想,西瞳已经被楼陌彻底激怒,再次运气朝着她攻过来,掌风过处,卷起一地碎石飞雪——

    “小心——”夙问下意识地提醒道。

    楼陌迅速侧身避开这致命性的一击,却还是被西瞳深厚的内力所震,身型微微晃了一晃才勉强站稳,嘴角隐隐渗出了一丝鲜血。

    被动防守从来不是她的风格,楼陌略微平稳了下气息,收敛心神主动朝着西瞳攻去,她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在哪儿,与西瞳硬拼内力她必定占不到便宜,只有想办法接近他,让他无法用内力发起攻击,她才有可能取胜!

    这边夙问却不知她的想法,见她不退反进,心不由地高高悬了起来,楼陌她这是疯了吗?!

    当下也顾不上考虑别的,身体已经快速做出了选择,挥刀迎了上去——

    楼陌在注意到夙问突然加入战局时皱了皱眉,不解地看向他,夙问他这是脑子坏掉了吗?他们分明是敌对的,无论她是死是伤,对他而言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是吗?

    夙问留意到她的分神,心头微恼,语气僵硬道:“你我的恩怨不需要别人插手!”

    楼陌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对于他的解释不置可否,她可不认为夙问会因着这么个蹩脚的理由以命相搏,只是此刻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于是立刻凝神朝着西瞳攻去。

    虽不曾相交,但楼陌与夙问此刻竟出奇地配合默契,合二人之力居然能够与西瞳相较一二,然而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二人的气息均是有些不稳,身上的血迹也越来越多。

    “真是无知鼠辈,多管闲事!”西瞳失了耐性,绣着诡异符文的长袖一挥,劈掌径直打向始终与他缠斗不休的夙问。

    夙问自是不敌,身子被狠狠摔了出去,斑驳的血渍顿时喷洒了一地,就连一向刚毅硬朗的面庞上也染上了几分凌乱与狼狈,可饶是如此,那双锐利鹰眸却仍是不见有丝毫退意。

    “她杀我襄阳守将,毁我襄阳城池,焚我无数军需,身为北凛主将,无论如何,夙某决计不会放任她安然离去!”

    夙问的声音沉稳冷冽,犹如千年寒冰,仿佛对楼陌充满了不死不休的恨意,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这话看似是在说服西瞳,实则更是为了说服自己,是的,他需要一个理由,一个舍命帮她的理由。

    西瞳目光凛冽地望向他,眼中却似有千思万绪闪过,曾几何时,自己也同他这般,将心思隐藏得不见天日,直至连自己都骗了去。

    趁着西瞳分神的时机,楼陌将浑身内力倾注于匕首之上,直直朝着他的右心房刺过去——自上次重伤醒来从莫庭烨那里来得知西瞳没死之时,她便猜到他是罕见的右心人,所以这一次,她一定要杀了他!

    然而就在楼陌的匕首靠近距他心脏两寸不到的位置时,西瞳却倏地反应过来,匕首堪堪刺进了他的右肩,此举更是彻底激怒了西瞳,只见他猛地睁开了眼睛,血红的眸子死死盯着楼陌,仿佛要将她生生撕碎一般。

    楼陌暗叫不好,拔出匕首立刻往后退去,然而她的速度怎能快得过西瞳,不待她有下一个动作,一双苍白而又骨节分明的手就已经紧紧扼住了她的咽喉——

    “不——楼陌——”夙问声嘶力竭地吼道,他不知自己内心的恐惧的源自于何,可就是这种恐惧几乎让他窒息,偏偏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这一刻,楼陌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就要停止,她奋力地挣扎着,却仍是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一点一滴地流逝,这种感觉让她极为愤怒和无力,她重活一世,不是为了死在西瞳这个疯子手上的!

    不,她不能死,她还有很多事情都没做完,楼陌神色猛地一凛,用尽全力疯了一般不管不顾地用匕首往他身上胡乱刺去——

    刀刃刺入血肉的声音不断传来,却未能拉回西瞳一丝一毫的理智,身体上传来的刺痛感反而让他更加的疯狂而嗜血,掐在楼陌脖子上的手再次用力,放肆而邪魅的狂笑声刺破了寒夜的天际。

    “西瞳你放开她!”夙问疯了一般地扑上去,却连他的衣角都还未碰到就被狠狠甩了出去,看着那个气息越来越微弱的人,夙问心中一阵窒息般的剧痛,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地痛恨过自己,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渐渐地,楼陌的精神开始有些恍惚起来,脑海中一片空白,周围似乎有人在拼命嘶吼着什么,她却什么也听不见,握着匕首的手慢慢松了下去,“啪!”的一声,匕首跌落在雪地里,上面还残存着西瞳的血迹。

    “住手——”一道愤怒而急切的嘶吼声传来,锋利的刺陵长剑直指西瞳的脖颈,剑气过处竟割断了他的一缕发丝!

    西瞳侧身躲避,不得不松开了掐在楼陌脖子上的手,冷厉的寒风吹起他被割断的碎发,陡然令他清醒了几分,不!他不能杀了楼陌,她必须活着,只有活人的血才能救零落!

    见莫庭烨来了,夙问神色黯了黯,旋即嘴角轻扯,他连受盛怒之下的西瞳几掌,能撑到现在早已是强弩之末,所幸,有莫庭烨护着她了,于是提着的那一口气一松,放心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莫庭烨长臂一揽,将已经奄奄一息的楼陌拥入怀中,手中的刺陵长剑早已被他丢在了地上,抬手小心翼翼地拂开她散落在额前的长发,轻抚着她苍白的面容——

    陌儿,对不起,我来晚了!

    望着她白皙脖颈上那道青紫的瘀痕,还有身上血迹斑斑的伤口,莫庭烨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几近停滞,好看的紫眸中一瞬间闪过无数种情绪,愤恨,愧疚,心疼,恐惧……

    将自己的内力注入楼陌体内护住她的心脉后,他将怀中的人儿轻轻放在地上,再次抬起头来,深邃的紫眸已经染上了狠厉阴鸷之色,看向西瞳的目光满是凛然杀气,没有人可以伤害陌儿,除非他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