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襄阳夺尸(三)-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三十六章 襄阳夺尸(三)

    祁佑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在确定没有人在暗处监视后,方道:“头儿,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杀人放火这种事自然是要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方便行事了,”楼陌淡漠无痕的脸上染上几分诡谲,“你带几个人先去城中打探一下情况,顺便同罗域他们接触一下,看看他们准备得如何了,记得,天黑之前必须回来,切莫露了破绽。”

    “是!”祁佑应声而去。

    轻轻摩挲着院里的枯树枝干,楼陌眼中似有万千波澜翻涌,透着彻骨的寒意,“咔嚓!”一声,手中的树枝被折断掉落在雪地里,夙问,希望你会喜欢我送的这份“大礼”!

    入夜时分,四周悄然无声,房间内的炭火时而发出“呲啦!”的响声,一双素手挑起炭火盆中的一块尚未完全烧焦的木炭,嘴角勾勒出一抹残忍的笑意,火光照耀下,那双眸子竟有几分惊艳决绝之色,显示出与这张面容极其不符的锐利锋刃。

    “头儿,”祁佑推门进来,顺手关上门后低声道:“罗域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啪!”手中的木炭随意丢进炭火盆中,溅起些许零散的火星和一层薄薄的飞灰,楼陌轻轻拍了拍手,“留四个在外面看着,剩下的人把我吩咐你们准备的东西全都带进来,动作小心些!”

    祁佑眼中划过一抹亮色,立刻出去叫人。

    “都看仔细了,今天再教你们一招!”楼陌淡淡扫视着面前的二十几双殷切的眸子,一边把硫磺、硝石还有木炭混合在一起装进竹筒,一边道:“这个东西叫做火药,遇火点燃后会立即发生爆炸,威力巨大,所以千万要小心存放,还有,这个配比都给我记清楚了,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

    看着眼前这一堆黑糊糊的东西,祁佑吞了吞口水,有些忐忑地道:“头儿,你这个火药威力究竟有多大?”

    楼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能将这间房子瞬间夷为平地。”

    众人立刻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东西居然这么厉害!下一刻,看向楼陌的眼神里充满了跃跃欲试,军人没有不喜欢武器的,这些苍狼们自然也不例外。

    “愣着做什么,按照我刚才的配比,动手啊!”看着他们这副好奇地模样,楼陌心里暗笑不已,面上却是不苟言笑地冷声吩咐道。

    祁佑带头,众人立刻手脚麻利地行动起来,眼底俱是如获至宝的欣喜之色。

    一个时辰后,所有的火药都准备完毕,楼陌仔细检查了一遍,看着众人正色道:“把东西带上,出发!”

    “是!”

    漆黑的夜空寂静而沉谧,连半点星辰都不见,黑暗中,襄阳城各个重要的布防点分散着一个个苍狼们身姿敏捷的身影,他们目光坚定,配合默契,行动迅速,风过处,竟无一人察觉。

    丑时正,城里打更的梆子声将将响起,城楼上的守将只觉得一阵困意袭来,朦胧间似乎看到眼前有一道人影闪过,揉了揉眼睛,正待要再看时,忽然听得一阵奇怪的声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夜空中亮起。

    “不好!有人夺尸!”

    守将立刻反应过来,然而不待他做出更进一步的动作,“轰隆隆——”的一阵巨大声响紧接着便从四面八方传来,所有人都在瞬间清醒了过来,面面相觑,不知何故。

    巨大的声响让正在休息的夙问立刻惊醒,脸色一沉,直觉告诉他城中一定出事了!随手拿起一件外袍披在身上就往外去,抓住一个惊慌的将士厉声喝道:“出什么事了?!”

    “城里,城里好多地方突然发生了爆炸……”那人说话都有些哆嗦,气息也不稳,显然是被吓坏了。

    夙问眸光一沉,立刻往城门而去。

    “立刻召集所有将士到城门集合!”他大概猜到这次突然的爆炸是怎么回事了,定是与城楼上悬挂着的那十三具尸首脱不了干系!

    这边楼陌和祁佑等人在爆炸声响起的同时,立刻点燃了城墙四周提前备好的火油,不一会儿的功夫,整个襄阳城火光冲天,点亮了半个天际,仿佛在昭示着滔天的怒意。

    “来人啊!救火了,快救火——”

    “着火了,都着火了!快跑啊!”

    夙问刚走出去没多远,便远远瞧见了这似是要吞噬一切的漫天大火,锋利的剑眉紧紧蹙起,立刻打马往城西而去。

    “头儿,时间差不多了!”祁佑沉声道。

    楼陌回头遥望着几乎淹没在火海中的襄阳城,清澈的冷眸中倒映着漫天火光,“撤!”

    “现在想走怕是太迟了!”一道蕴藏着无尽怒火的低沉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楼陌闻声望向黑夜中横刀立马的那人,凤眸微眯,冷笑一声,道:“夙问!你来的倒是够快!”

    “你究竟是何人?”夙问鹰眸中寒光乍现,冷声质问道。

    嗤笑一声,楼陌抬手扯下了脸上的**,露出了一张清冷卓绝的精致面孔,逶迤的火光为其添上了几分妖娆魅惑的色彩,宛若怒放在黄泉彼岸的曼珠沙华,在这个寒夜里显得尤为蛊惑动人。

    就连沉稳冷厉如夙问,也忍不住心神为之一恍。

    只听得她淡漠微哑的嗓音清晰地吐出两个字——

    “楼陌!”

    夙问听罢眉峰紧蹙,心中有一丝不明异样划过,楼陌?原来是她!淮安城太子府夜宴上那个淡漠无痕的女子!记得那个时候的她并非这副面容,却也是一身男装打扮,人群中他只远远地看了一眼,不知何故却认定了她女子的身份……

    虽是面容不同,可这周身的气度却是一模一样的,心中微微讶异,不过转念想到她方才从脸上揭下的**也就不觉奇怪了,想必这个女子定是精通易容之术,换副容貌对她来说并非难事。

    “头儿,咱们……”祁佑面色微沉,这个夙问可不好对付。

    “带他们先走!”楼陌低声吩咐道。

    “头儿!”祁佑顿时急了,他怎么能扔下头儿一个人面对夙问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