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襄阳夺尸(二)-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三十五章 襄阳夺尸(二)

    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楼陌道:“你以为贺兰瑾瓈会那么容易相信我,我让他走哪个门他就走哪个门?那话分明是说给齐王澹台奕修听的!”

    “噢,”祁佑恍然大悟,原来头儿是为了加剧齐王对贺兰瑾瓈的怀疑,“可是,万一贺兰瑾瓈逃不出城,被抓了怎么办?”

    楼陌怒视着他:“你以为我放走他会不跟那汶无颜他们四人提前打声招呼吗?真是蠢死你算了!”

    祁佑挨了一顿骂,摸了摸鼻子,接着问道:“那头儿,你让我准备的这些硝石和硫磺是打算……”

    只见楼陌冷笑一声,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襄阳城那么远,去一趟也不容易,不给夙问送份大礼怎么说得过去呢!”

    来而不往非礼也,她楼陌可不是不懂规矩的人!

    祁佑听罢莫名打了个寒颤,头儿的这种笑容实在有些渗人,不过总归倒霉的不会是他们就好了……

    “那,头儿,咱们怎么去襄阳?”祁佑再次问道。

    楼陌从怀里掏出一副**来,又掂量了一下从贺兰瑾瓈那里顺来的令牌,冷然一笑,道:“当然是明目张胆地去!”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襄阳城外,悬挂在城楼上的十三具尸体是那般冰冷而刺目,祁佑等人情不自禁地握紧了拳头,浑身的戾气四散开来。楼陌冷睨了他们一眼,以眼神示意他们冷静下来,不待城门前的守卫上前询问,直接亮出了西霄皇室的令牌,上面陡然刻着一个明亮晃眼的“瓈”字。

    “原来是西霄二皇子,请恕卑职有失远迎!”襄阳城的守将立刻打开城门,将楼陌一行人迎入城中。

    “还请诸位在此稍候片刻,卑职这就去通知夙将军前来。”那守将十分客气地将楼陌等人带到了会客厅内,又差人奉上了茶水点心,这才转身去寻夙问。

    不多时,一个身着黑色战袍的颀长男子大步走了进来,只见他身材伟岸,面容刚毅,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肤色古铜,目光锐利深邃,带着一股沙场征伐的肃杀之气,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让人忍不住心生敬畏。

    不同于莫庭烨的邪肆不拘,汶无颜的妖孽惑人,眼前这个夙问是纯粹的刚毅冷峻,浑身上下都流露着属于军人的凌厉与不羁。

    “想必这位就是北凛的平南将军夙问夙将军了吧?久仰久仰!”楼陌率先开口,话说的谦虚客套,脸上却带着些许的不可一世,将独属于皇室贵胄的那种桀骜自恃展现得淋漓尽致,即便是西霄皇帝在此也未必就能分辨出来她并非真正的贺兰瑾瓈。

    夙问面色如常,既没有对其突然造访的不耐,更不见分毫面对王孙贵戚时的卑微,神情依旧冷凝,“二皇子此行可有要事?”

    楼陌脸上顿时有些难看,似是对他的态度有所不满,却碍于某种原因并未发作,神情略微僵硬了一瞬,旋即扬起一抹假笑:“夙将军不请本宫坐下喝杯茶吗?”

    二人相继落座。夙问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心中暗生警惕,与北凛合作的一直都是西霄大皇子贺兰瑾琰,至于这个二皇子贺兰瑾瓈他确实未曾与之打过交道,但就凭这三言两语的交锋看来,只怕也不是个好相与的。

    “二皇子有话不妨直说。”夙问依旧冷着一副面孔,似乎永远都是这般不近人情的模样。

    若非他将苍狼十三人的尸首悬挂于城楼之上,她倒是愿意将他视作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楼陌暗自忖度道。

    “夙将军是个爽快人,那本宫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本宫记得三国同盟中约定的是共同出兵攻打东霂,只是不知夙将军为何突然中途折返,可是北凛不将我西霄放在眼里?”楼陌话说得很冲,甚至可以说是丝毫不留半分情面,目光更是咄咄逼人地直视着夙问。

    夙问剑眉微蹙,对楼陌的挑衅却并无多大反应,只是淡淡道:“莫庭烨派人暗袭襄阳,身为北凛主将,夙某不可能置襄阳城于不顾,况且二皇子先入为主,难道不是一件好事?”

    楼陌哂然一笑,瞥了他一眼凉凉道:“先入为主的可不是我西霄。”

    “二皇子此言何意?”虽然心中已有猜测,夙问却仍是顺势问道。

    “三国联合讨伐东霂,按照盟约,自然都希望能够夺得先机,事到如今,北凛与我西霄却都落于人后,夙将军是聪明人,有些事情何必非要本宫挑明呢!”楼陌笑着与他打机锋,言语间锋芒毕露。

    夙问眉宇间泛起了丝丝不耐,他向来不喜欢这些勾心斗角之事,如果可以,他宁可做一个单纯的边关守将,而不是这个所谓的平南将军,可惜,时不我随我愿,军与政之间永远不可能全然分开。

    见夙问迟迟不应,楼陌不由地暗暗打量着他,眼底划过一抹诧异,这个夙问似乎对于这些事情很反感?

    “夙将军?不知夙将军意下如何?”楼陌步步紧逼地问道。

    “夙某一介粗人,不知二皇子所言为何物……”这话便是婉拒的意思了。

    楼陌脸上浮出一抹狠厉,却很快掩饰下去,皮笑肉不笑道:“攻打浔阳军队还需要整顿一些时日,不如这样,我给夙将军三日的时间考虑,届时将军再答复我如何?”

    夙问面容冷硬难看,心知自己无法再拒绝下去,看向楼陌的目光深沉而充满探究,这个贺兰瑾瓈当真是为此事而来?可为何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哦,对了,夙将军考虑好之前,应当不介意本宫在此多叨扰几日吧?”楼陌眸光一闪,不阴不阳地说道,大有逼迫相胁之意。

    “二皇子请随意!”夙问冷声道,眼角不经意露出一抹厌恶之色,却很快便被他隐去,但却被楼陌敏锐地捕捉到,看来她的伪装很成功,夙问并未起疑。

    夙问虽说不怎么待见贺兰瑾瓈,却还是命人为他们准备了一处不小的院落,站在小院中,楼陌嘴角轻扯,“看来这个夙问也不是那么不通人情世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