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襄阳夺尸(一)-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三十四章 襄阳夺尸(一)

    一听到莫庭烨的军队已经进城,再加上外面传来的打斗声,贺兰瑾瓈立刻变了脸色,顾不上考量楼陌话里的可信度究竟有几分,立刻慌不择路地往外逃去。

    这一番话下来,七分真三分假,虚虚实实,愣是将贺兰瑾瓈和澹台奕修都给饶了进去,不得不说楼陌这一招心理战术用得极妙!

    “殿下记得走西城门——”楼陌赶紧在后面扬声补充道,罗域和祁佑注意到,她眸中的算计一闪而过……

    “唔唔——”澹台奕修不停地努力挣扎着,眼里满是愤怒之色。

    楼陌给了罗域一个眼色,后者立刻松开了手。

    “你们同贺兰瑾瓈串通好了的?”澹台奕修愤愤不平道,脸色难看极了。

    “呵呵!”楼陌嗤笑了一声,旋即上下打量了一眼,鄙夷道:“平心而论,你与澹台奕訢相比,差远了!”

    “你放肆——”澹台奕修立刻气得目眦尽裂,却苦于挣扎不脱罗域的钳制,人往往最不愿意承认的就是事实,澹台奕修亦如是。

    楼陌却不理他,转身径直往外走去,“嘴堵上交给莫庭烨,然后叫上所有人随我去北城门集合!”

    “是!头儿!”罗域和祁佑立刻挺直身子答道,眼底有一丝光亮闪过——襄阳城,夙问,这是你欠苍狼的!

    却说楼陌这边将将一出门,迎面碰上风风火火正朝这边来的萧越热情地同她打招呼:“楼教官!”

    萧越的语气相当激动,他刚刚从王爷那里得知此次行动所有的策划部署都是楼陌所为,心底对他的钦佩更甚了。

    楼陌微微颔首,“怎么就你一个人,你们王爷和尤昊呢?”

    “王爷他正在处理城中的西霄战俘,至于尤昊,他正带兵同南暻骠骑将军庾城对峙呢!”萧越语气轻快地答道,显然并未把庾城此人放在眼里。

    楼陌眉心微蹙,拦住他嘱咐道:“澹台奕修已经被罗域和祁佑所俘,你将人带给尤昊,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吧?”

    萧越眼底染上一抹欣喜和不可思议:“澹台奕修居然跟着庾城来了,你们还抓住了他?真是太好了!怪不得庾城方才面有难色,却一直不敢轻举妄动,原来是有这么个祖宗跟着添乱!”

    “不要小看了庾城,他这个骠骑将军的名头可是实打实的,你们所见到的兴许只是他想要让你们看到的。”楼陌看着他认真道。

    萧越脸上划过一抹讶异:“楼教官的意思是……”

    “你以为庾城真的想要打赢这一仗吗?难道你就没有觉得咱们这一路打进来太过顺利了吗?”楼陌面上浮起一道冷色,却是不打算再说下去:“把我的原话告诉你们王爷,他会知道我的意思。”

    澹台奕修如此上不得台面,他庾城又岂会不知!堂堂南暻骠骑将军,倘若他不想带着这个累赘,澹台奕修焉有随军的可能!

    退一万步说,就算他庾城迫于皇权的压力不得不妥协,那么方才在中军帐内也不该放任澹台奕修与贺兰瑾瓈单独协商谈判,别拿什么皇命难违的借口来搪塞,以庾城这么多年在军中的威信,想要架空一个皇子少说也有上百种方法,绝不至于将己方的弱点暴露在敌方的视线之下,这可是兵家大忌!

    唯一能够解释这一切的就是,庾城他根本不在意这场战事的输赢,又或者说……是澹台奕訢不在意这场战事的输赢!她记得当初浅黛给她的资料中,澹台奕訢的心腹白起年少时曾有一个至交好友就叫做庾城,这个庾城究竟是谁的人,哼,怕是还不好说呢!

    回想这些天的战事,西霄负责联盟事宜的是大皇子贺兰瑾琰,带兵攻城的却是二皇子贺兰瑾瓈;南暻牵线的是太子澹台奕訢,领军的主将却是二皇子一派的骠骑将军庾城,更荒诞不经的是二皇子澹台奕修居然暗中随军。

    看似平静稳固的利益结合之下,实则暗潮汹涌,所谓的三国同盟,只怕是各有所图吧?

    不顾眼下最紧要的不是这些,澹台奕修被擒,又亲眼所见贺兰瑾瓈弃他们的同盟于不顾,孤身出逃,南暻与西霄的同盟势必破裂,现在她要做的就是趁消息尚未传到襄阳城,即刻前去夺回苍狼十三人的尸首!

    北城门外,风吹飞雪,染白了鬓前的碎发,八十七人一身凛然之气,颀然而立,静静等待着楼陌的命令。

    “祁佑!”熟悉的声音传来,夹杂着三分霜雪,七分冰寒。

    “在!”

    楼陌扬声道:“带上你那一队,换上西霄的衣服,随我一起走。罗域,你带领剩下的人乔装打扮混进襄阳城,打探清楚城门的守卫情况后迅速制定营救计划,以信号弹为令,我与祁佑会在城中制造混乱来拖延时间,记住,你们只有两刻钟的时间,两刻钟后城中援军必到,你们在此之前选好撤退路线,迅速撤离。”

    “头儿,那你们呢?”罗域沉声问道。

    楼陌面色不变,声音却愈发地沉稳:“这么多人一起撤离目标太大,我和祁佑会从另外一个方向撤离。切记,你们出城之后不要有任何停留,立刻赶回陇邺城,我会在西山大营的校场上等你们。”

    “老规矩,我不接受任何理由的迟到和不在场,都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一道道声音洪亮如钟鸣,带着一股奋勇向前的果决。

    “出发!”楼陌一声令下,所有人立刻行动起来。

    看着已经出发的众人,祁佑站在楼陌身边有些欲言又止,楼陌斜睨了他一眼,冷冷道:“有什么问题就说,什么时候养成了这吞吞吐吐的破毛病?”

    被楼陌冷眼一瞧,祁佑登时下意识地挺直了背脊,却是讪讪道:“头儿,我有两个问题……”

    “少废话,直说!”楼陌直接跺了他一脚,祁佑立刻疼得龇牙咧嘴,再不敢啰嗦,赶紧道:“方才在城中,您为何偏要贺兰瑾瓈走西城门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