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反击之战-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三十三章 反击之战

    见楼陌眉心微蹙,凤之尧开口问道:“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我记得莫君睿不是娶的右相之女吗?”楼陌困惑不解。当日在宫门口右相裴肃那明嘲暗讽的话还近在眼前,怎么一转眼儿又来一位岳父大人?

    上官子谦听罢脸上顿时有些尴尬,这个事情他不好解释啊!

    “咳,”凤之尧轻咳了咳,掩下嘴角的笑意,道:“二皇子目前共有一正一侧两妃,右相之女是正妃,至于户部大人之女则是侧妃。”

    楼陌顿时黑了脸,**!这万恶的旧社会!

    众人看到楼陌突然变了脸色,心下大惑不解,只温尺素和舞霓裳脸上闪过一抹笑意,对她的变化了然于胸。

    “诸位今夜似乎都很闲,既然如此,不如帮我个小忙如何?”楼陌忽而抱胸轻笑道,那眼神怎么看都是不怀好意的意味。

    众人顿时只觉得身上一阵凉意袭来,忍不住拢了拢身上的衣服,这大晚上的实在是太冷了!而后眼神四处飘忽不定,一副神游在外的模样。

    “诸位不说话,那我就当是你们默认了!”楼陌眸中的算计一闪而过,原本她还在担心人手不够,现在好了,人齐了,可以开工了,她向来善于充分利用资源!

    众人:“……”

    他们什么时候默认了?!

    可惜的是,楼陌不会给他们拒绝的机会,一个绝佳的计划已经在脑海中形成!

    ……

    这边南暻主将庾城与贺兰瑾瓈正在互相扯皮,却不知莫庭烨早已兵临城下,城中的明岗暗哨早在黎明前就被楼陌的苍狼给拔了个干净,如今的陇邺城已经完全暴露在东霂的视线之内。

    汶无颜、凤之尧、温尺素还有已经伤愈的上官子谦各带一队人分别从东南西北四个城门接应,一支信号弹发出,陇邺城四个城门大开,萧越和尤昊率军长驱直入,楼陌自己则带一队人暗中潜入贺兰瑾瓈的军帐——想要彻底打破三国同盟,擒贼擒王是最直接也最有效的方法!

    之所以选择西霄而不是南暻,原因很简单,此次南暻的主将是骠骑将军庾城,比起贺兰瑾瓈这个皇子而言,一个骠骑将军的分量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成功解决掉外面的岗哨后,楼陌带领罗域、祁佑顺利来到了贺兰瑾瓈的帐外。

    “嘘——”

    楼陌忽然朝二人打了个手势,二人立刻侧身隐蔽起来,听着里面争吵的动静,楼陌微微皱眉,帐内似乎不止贺兰瑾瓈一个人,可这个时候会同贺兰瑾瓈发生争吵的莫非是南暻主将庾城?若是如此,想要拿下贺兰瑾瓈怕是要费些功夫了。

    “你别忘了,你现在还不是太子,如果本宫没猜错的话,你此次随军应该没有得到南暻皇帝的同意吧!”里面传来贺兰瑾瓈刻意压低的怒声,言语之间俱是威胁之意。

    “那又如何!那个野种早晚有一天会死在本王手上,贺兰瑾瓈,陇邺城是本王先拿下的,你最好不要太过分!”另一道声音同样阴狠地说道。

    门外的楼陌眼中眸光一动,一瞬间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看来里面的人不是庾城,而是南暻皇子!

    至于他口中所说的那个“野种”应该就是澹台奕訢了,据她所知,南暻除了澹台奕訢这个半道上杀出来的太子之外,还有一个身份显赫的二皇子澹台奕修,于太子册封当日被赐封齐王。这个澹台奕修颇得朝中世家勋贵看重,若非澹台奕訢的突然出现,太子之位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

    如此一来,不如先解决掉南暻,再同西霄慢慢周旋!一来,南暻与东霂并不直接相邻,对其而言,与东霂为敌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好处,威逼之下更容易妥协;二来,这个澹台奕修之于南暻皇室的分量不可谓不重,即便是南暻皇帝不同意退军,那些个手握重权的勋贵们也会逼他就范!

    相较之下,这个西霄二皇子的利用价值就没那么大了,毕竟西霄皇帝与南暻皇帝不同,他可是个心狠手辣的实权派,而能让西霄皇帝真正放在心上疼爱的皇子可不是他贺兰瑾瓈!

    电光火石之间,楼陌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计划有变,拿下南暻皇子!”楼陌对另一边的罗域和祁佑用手语命令道。二人立刻会意。

    祁佑立刻悄然爬上屋顶待命,楼陌和罗域则分别从两侧找好突入的最佳位置。

    只见楼陌比了一个手势,下一刻,只听得“砰!”的一声,三人分别从不同方向突袭而入。

    “什么人?!”贺兰瑾瓈厉声大喝,却掩不住自己眸中的恐惧之色,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

    “庾——唔唔——”澹台奕修神色大变,正待要大声高呼庾城救命,就被罗域一把捂住了嘴巴,祁佑立刻上去缚住了他的手脚,让他再也挣扎不得。

    贺兰瑾瓈见状终于明白了什么,满脸防备地看着楼陌,道:“你们是莫庭烨的人?”

    楼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好心提醒道:“二皇子不打算逃跑吗?再晚可就没机会了!”

    贺兰瑾瓈没有说话,眼中的怀疑和不解却是更甚,似是不敢相信他们会这么轻易地放了他,然而楼陌接下来的一句话终于让他顾不上犹豫这些——

    “有件事我想我有必要同你解释一下,我并不是莫庭烨的人,我们之间只是合作关系罢了。说起来,我与西霄巡防营都尉齐翰齐大人倒是有些渊源。事实上,我此行的目的就是澹台奕修,至于其他人如何与我并无干系,我这么说,殿下可明白了?”

    话音一落,仿佛为了印证楼陌的话,外面兵刃相接的激烈打斗声立即响起,且逐步向这里逼近,宛若千斤之鼎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啊,对了!”楼陌忽然打了个响指,像是刚想起来似的,“我来的时候莫庭烨的军队已经进城了,殿下再犹豫下去可就来不及了!”那一脸着急担忧的表情不似作假,看得旁边的罗域和祁佑忍不住嘴角一抽,原来头儿还如此擅长胡说八道……

    ------题外话------

    小剧场:

    贺兰瑾瓈:“你是莫庭烨的人?”

    楼陌:“不是!”

    莫庭烨:“陌儿~你都已经跟人家睡过了,这会儿怎么能不承认是我的人呢?”

    楼陌:“莫庭烨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睡你了?”

    莫庭烨(哀怨):“同床共枕还不算睡吗?”

    楼陌瞪眼:“我看你皮痒了是吧?”

    某人立刻抱头鼠窜,悄然问:“作者君,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睡到陌儿啊!”

    某夏一脸高深:“快了,快了,莫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