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三十二章 喜新厌旧-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二百三十二章 喜新厌旧

    “行了,究竟怎么回事一起去看看就知道了!浅黛,你也一起去。”楼陌率先开口,横竖这一时半会儿是清净不下来了,索性把事情解决了再说。

    凤之尧正有此意,倘若上官真的在醉欢阁,估计这大半年他都有嘲笑那家伙的由头了,让他平日一副清高出尘的样子!哼哼~

    深夜子时,醉欢阁正是最热闹的时候,不过一墙之隔,门外兵荒马乱,门内笙歌繁华,浑然两个世界。

    楼陌几人自然不会大张旗鼓地从正门登堂而入,烈焰阁的习惯,凡是有醉情楼和醉欢阁的地方就会留有相通的暗道,虽然称不上是四通八达,但若是没有人带领,也足以让人晕头转向。

    “陌陌,原来你在陇邺城悄悄挖了这么多暗道啊!”汶无颜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暗自心惊不已,陌陌带给他的惊喜还真是多呢!

    楼陌淡淡扫了他一眼,“现在才装作不知道我的身份不觉得太假了吗?”若是对她的身份一无所知,汶无颜会直接找到醉欢阁和醉情楼去?骗鬼呢吧?

    汶无颜被噎了一下,讨好地笑笑:“陌陌,我这不是夸你呢嘛!”

    “闭嘴!”楼陌冷冷道。

    汶无颜顿时没了声响,老实地跟在后面。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醉欢阁的后院,锦舞一见是楼陌来了,立刻不顾形象地扑了上去——

    “公子,你可算是回来了!有没有想我?不用说,我知道你肯定想我了!”锦舞一阵风似的念叨着,完全没给楼陌开口的机会。

    楼陌十分嫌弃地把这个八爪鱼似的人从自己身上扯了下去,理了理衣襟,道:“霓裳呢?”

    锦舞立刻瘪了瘪嘴,委屈道:“公子,你喜新厌旧!”

    正要来一出撒泼打滚无理取闹,转眼在看到楼陌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后,立马正色道:“她在三楼房间照顾那个小白脸。”

    凤之尧看着她这般收放自如的情绪变化不由地暗自咋舌,这姑娘是个人才啊!不过她口中的那个小白脸……不会是上官吧?

    “乖!”楼陌摸了摸锦舞的头发,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神,后者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家公子的这个画风明显不大对啊……

    “咚咚咚!”楼陌在门外敲门。

    “来了!”一道宛若黄鹂般清灵娇媚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便见着一个身着枚红色抹胸长裙身材异常惹火的女子打开房门,精致的面容媚而不俗,妖而不艳,眸波流转间摄人心魄。

    众人愣神的功夫,女子一双纤纤玉手已经柔若无骨地攀在了楼陌肩头,身体更是顺势贴了上去——

    “公子可是有好些时日不曾来看过霓裳了呢!”

    此时此刻,房间内,躺在床上的某个人在看到门口的这一幕之后,眼神倏地暗了下去,原来真的是他强求了。

    众人狐疑的目光打在楼陌身上,方才的锦舞,现在的霓裳,楼陌她该不会真的是……

    楼陌感受到这强烈的意味不明的目光后,自是知道这些人心里在脑补些什么,坦白说,就她和霓裳现在这姿势的确是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

    正要把这个黏在自己身上的女子甩开,却意外对上了一双请求的眸子,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楼陌终究是没有动手,任凭她拉着自己进了房间。只是如此一来,身后意味深长的目光更甚了,在旁人看不见的的地方,楼陌狠狠瞪了某个抽风的女人一眼: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靠!上官你果然在这儿!”凤之尧一进门便眼尖地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上官子谦,不由地惊讶出声,只不过眼底的兴味和打趣远远多过关心罢了……

    上官子谦显然也没有想到凤之尧会出现,脸上的落寞失望立刻被惊讶所取代:“之尧?你怎么来了?庭烨呢?”

    “此事说来话长,庭烨现在在浔阳,倒是你,怎么突然来陇邺了?楼陌说你有急事找庭烨,到底是什么急事?”凤之尧收起了戏谑打趣的神色,正经问道。

    “楼陌?”上官子谦微微皱眉,打量的眼神在楼陌和汶无颜身上转了转,有些不确定凤之尧说的究竟是哪个。

    “停!”凤之尧正要解释,就见楼陌直接挥手打断了他们两个毫无营养的对话,“时间紧迫,现在长话短说,我就是楼陌,五日前我和莫庭烨赶回了上京城,你府上的常随说你有要事来了陇邺,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我希望你将事情如实相告,当然如果你坚持要当面同莫庭烨说的话也无所谓,我派人送你过去找他。”

    上官子谦愣了愣,似乎没想到楼陌会是如此的雷厉风行,但在看到凤之尧信任的眼神后,顿时打消了心中的疑虑,决定将事情坦诚相告:“朝廷运往陇邺边关的那批军需,一直都没有到吧?”

    楼陌神色一凛:“你知道内幕?”

    “军需是从户部拨下来的,负责押运军需的是沐阳侯世子沐昭扬,而我无意中得知沐昭扬的生母是西霄人,这件事在沐阳侯府中一直是一个禁忌,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于是顺着线索追查下去,发现这批军需最后从庐阳城辗转到了云中城。”

    “但传回上京城的消息却称押运大军途中遭遇匪寇,沐阳侯世子为守护军需身受重伤,这件事引得皇上大怒,紧接着宫里便传来皇上怒火攻心需要静养的消息。”

    “此时我恰好在城外谈一笔生意,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再加上之前给庭烨的飞鸽传书都石沉大海,所以便连夜赶往陇邺,想要当面告诉庭烨多加防备。只是不想途中还是遇到了追杀,情急之下我跳入泗水河方才躲过一劫,后来幸得霓裳姑娘相救,便一直在这醉欢阁养伤。”

    上官子谦将事情经过仔细回忆了一遍,楼陌听罢若有所思地问道:“这个户部尚书与莫君睿什么关系?”

    “他是二皇子的岳父大人。”上官子谦看着她,眼底划过一抹赞赏之色,能够这么快抓住问题的关键所在,这个楼陌确实不简单。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