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不死不休-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三十章 不死不休

    楼陌眼中寒光一闪:“可能确定?”

    “亲眼所见!”罗域字字掷地有声。

    “好!很好!”楼陌忽而冷笑不已。

    夙问这个人打仗究竟有多大的能耐她不清楚,但就凭他将敌方尸首悬挂在城楼上这一举动,她楼陌就看不起他!战场上,身为一个三军将领,可以冷漠,可以狠心,但不能失去做人的底线。

    征战沙场,死生各付,这本是常事,谁也怨不得谁,各为其主罢了,可他夙问万不该如此羞辱于人,实在是欺人太甚!

    “都他妈给我记住了,从今日起,我苍狼同他夙问不死不休!”寒风中,楼陌冰冷如寒剑的声音回荡在众人耳边,字字泣血。

    “不死不休!”众人齐声吼道,声音刺破天际,振聋发聩。这是苍狼的誓言与承诺,更是对死去兄弟的一个交代与保证。

    楼陌抬手示意他们安静,“我说过,军人,从来不是一个人,今日在这里,我同样要告诉你们,苍狼,也从来不是一个人!那些死去的兄弟们并没有永远离开,他们的魂将依然伴随着我们一直走下去!”

    “所以你们这些活着的人更应该好好地活着,带着他们的信仰,他们的理想,他们的希望,替他们好好活下去!听明白了吗?!”

    “报告!听明白了!”

    “好!”楼陌眼眶微红,透着三分杀意,“现在都给我回去睡觉,养精蓄锐,明日一早听我命令!”

    “是!”

    “罗域,祁佑,你们两个跟我来。”楼陌最后叫住了他们二人,语气莫测。

    二人相视一眼,互相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挣扎——看来是瞒不过头儿了,故而只得齐声道:“是!”

    房间内,女子背对着他们,负手而立,身上散发着一股森寒的冷意。

    “关于这次行动,你们还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楼陌看着他们,语意不明地问道。夙问的确不好惹,可她带出来的苍狼也不是纸糊的,她不信他们是因为错估了对方回援的时间才导致来不及撤离的,这其中必有内情!

    二人一时有些踌躇,不知该如何开口,“头儿,这件事……”

    楼陌转身打量着他们二人的神色,心底一沉:“与我有关?”

    祁佑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道:“翻越九阴山时,不少兄弟中了一种很奇怪的毒,神志不清,举止怪异,正当我们正束手无策之时,一个年轻大夫出现了,治好了兄弟们。后来的交谈中,他无意间看到我们随身携带的武器装备,于是便询问我和罗域是不是认识你……”

    “他可有说他是何人?”楼陌定定问道,心里忽而有些不安——能够凭借几件武器就认出她的一定是身边极为熟悉之人,而这个人又精通医术,这个答案简直呼之欲出!可她还是有些不能确信,真的会是他吗?

    祁佑犹豫了一瞬,还是决定将事情和盘托出:“他说他是您的师兄,他姓沐,名轻扬。”

    居然真的是他!

    楼陌脸色微变,听到这个名字的那一刻起,她心中的巨浪就不住地翻涌着,几乎要将她淹没,却还是强自冷静下来,问道:“后来呢?”

    “后来下了山,我们便分开了,并且一直都没有再遇见过。直到那一日,夙问的军队提前一日到达襄阳城下,我等准备不及,被包围在城中。最终突围时,我和罗域隐约看到城楼上有个身影,与他极为相似,但由于相隔太远,天色又晦暗不明,我二人并不能完全确定是他,兹事体大,所以就一直没同其他兄弟提起。”

    祁佑缓缓将所有事情的经过一点一滴地仔细道来,与此同时,只见楼陌的神色越来越冰冷,周身的寒气令人呼吸为之一窒。

    “头儿……”祁佑小心翼翼地开口。

    楼陌轻轻地摆摆手,神色略有疲惫:“这件事情我会去查清楚,不论最终是谁,我都会给大家一个交代!你们回去休息吧,把这件事烂在心里,另外记住,永远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包括我!”

    虽然罗域和祁佑没有一口断定这件事与沐轻扬有关,但她了解他们二人不是信口开河的人,若是没有七八分的把握,这件事他们根本不会同自己提及……

    罗域和祁佑没有动,神情有些担忧地望着她。他们从未见过这般颓然的头儿,在他们的印象里,他们的头儿一直都是斗志昂扬,意气风发的,看来这件事对她的打击真的很大。

    “还有事吗?”见他二人迟迟不动,楼陌淡淡问道。

    “头儿,这件事情尚未盖棺定论,我和祁佑也不能确定看到的那个身影就是沐轻扬,所以你不必太过自责……”罗域有些不知所措地安慰着,一旁的祁佑也连忙点头附和。

    楼陌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苍凉道:“过了这个年,陈晨方才十七,我让他进了苍狼,却没有照顾好他。”

    十七岁,尚未及冠的年纪,就这样客死在异国他乡,连尸首都回不来,这是她无可推卸的责任,她本应随他们一起出任务的……

    “头儿,这不是你的错,陈晨他虽然年纪小,可他比我们任何人都不差,他足够优秀,也足够有勇气去担当重任,我们一定会带他回家的!”祁佑大声道,声音微微颤抖着。

    陈晨的死是他们心底共同的痛,那个阳光爱笑的少年,那个总是声称自己已经二十多岁了的少年,直到最后一刻,他的嘴角还挂着两个酒窝,笑着挥手让他们先走,那个画面镌刻在记忆里定格成了永远——

    闭了闭眼,楼陌努力压住自己全部的心绪,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与平常一般无二:“好了,我没事,你们也都回去休息吧。另外,通知大家,明日卯时集合,老规矩,我不接受任何理由的迟到!”

    祁佑还欲再说些什么,罗域扯了扯他的袖子,道:“头儿,我们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说罢便拉着祁佑离开了房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