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及冠之礼-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十三章 及冠之礼

    第二十三章 及冠之礼

    这日,楼陌独自坐在竹林中,忽而想到八月十九就是大师兄奕訢二十岁的生辰,按照规矩是要行及冠之礼的,这在这个世界也算是人生大事了,自己怎么着也得表示一下,毕竟这三年相处下来,奕訢这个人对自己不错,而且每逢自己生辰他都会有礼物送给自己,但回想起来,自己貌似并未送过他什么特别的礼物……想到这儿,楼陌还真是有点尴尬,事实上,不是她不想送,只是她真的不知道送什么合适!

    楼陌和奕訢都不是喜欢说话的人,但有些人可能就是天生合得来,自从三年前的那个雨夜聊过一次之后,二人之间仿佛有了一种很特别的默契,很多事情不需要开口就能明白,因此,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像是师兄妹,反倒颇有几分知己的味道。

    及冠之礼,送的礼物总要特别一些才好吧,但是究竟送点什么呢?楼陌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来,算了,算了,不如去问问二师兄和司星辰他们送什么,自己也好有个借鉴。

    走到司星辰房门前,楼陌直接推开了门:“司星辰,你在吗?”

    “我去,吓我一跳,楼陌你进来能不能先敲门啊!”司星辰正在捣鼓他那些宝贝毒物,楼陌突然推门进来,他吓了一跳,药粉撒了一地!

    “你又没做什么亏心事,怕我进来干嘛!你放心,我对你那些宝贝不感兴趣!”楼陌鄙视地看了桌上的瓶瓶罐罐一眼。

    “找我有事?你想干嘛?”司星辰一脸防备地望着楼陌。

    “别想太多,我对你没兴趣!这个月十九是大师兄的及冠礼,关于送给他的生辰礼,我到你这儿来找找思路!”

    “噗嗤——”司星辰十分不给面子地笑了,“这你都想不到,真是枉费大师兄对你那么好了!”

    “司、星、辰!”楼陌看到他那副样子就来气,她不就是不知道送什么礼物吗,这司星辰至于得意成这样吗!

    “好好好!我不嘲笑你总行了吧!”眼看着楼陌要急了,司星辰赶紧收起自己的得意,还是适可而止比较好,要是真惹毛了可就完了!

    “我倒是觉得不如把二师兄找来,大家一起商量商量比较好!”司星辰提议。

    “有道理!”说罢,楼陌继续看着他。

    “得嘞,我去,我去叫还不行吗!”司星辰十分认命地往沐轻扬的房间走去。

    不一会儿,沐轻扬进来了,看到楼陌在便打了个招呼:“师妹!”

    “二师兄先坐吧!”楼陌淡淡开口。

    司星辰这边进来,顺手关上了房门,从桌上拿了块点心咬了一口,望向沐轻扬:“二师兄,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沐轻扬摇了摇头,他对于挑选礼物一事上也是比较头大,于是满是期待地望着司星辰。

    这让司星辰的虚荣心大大地满足了一把,拍掉手上的点心屑,清了清嗓子:“既然你们都没什么想法,那就都听我的!”

    “大师兄此人平日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唯有一样——”

    “你是说,音律?”楼陌立刻想到了,“这个我们都知道,但总不能你送把琴,我送支箫吧!”

    “师妹说的是,而且去年我就送过箫了,再送,怕是不合适吧……”沐轻扬有些犹疑。

    “说你俩笨,你俩还不承认,谁说要送这些了,没有创意!”司星辰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俩。

    “你倒是有创意,去年也不知谁给大师兄送了一条蛇,直接被大师兄砍了!”楼陌在一旁凉凉地道。

    “那是个意外,是大师兄不识货,那可是极其难得的五步蛇!只不过我忘了提前跟大师兄知会一声罢了,本想给他个惊喜来着……”司星辰立马反驳,但却越说越心虚……

    “哎呀,陈年往事了提它干嘛!来来来,说正事啊!”

    “我现在有个想法,不过你们得配合我才行!”司星辰开始卖关子了。

    “快说!”楼陌瞪了他一眼。

    “咳咳,是这样,大师兄不是喜好音律吗,那我们就这样……”

    听完之后,楼陌和沐轻扬对视了一眼,“这主意不错!那就这么说定了!”

    “那师父那边要不要知会一声?”沐轻扬询问。

    “不必,我们是我们,师父是长辈,他肯定有自己的礼物单独送给大师兄,我们还是暂时保密比较好!”楼陌想了想,摇头说道。

    三人就这样定下了给奕訢的生辰礼,各自准备去了。

    八月十九这一日,奕訢早早地起来,换上了一身崭新的衣袍,站在院中央,他们几个立在一旁,百里流觞也是难得的衣冠整齐,见师兄妹几个都到齐了,于是便缓缓开口:

    “奕訢,今日是你及冠,本应好好操持大办,但我江湖儿女没有那么多规矩,在这逍遥谷中便一切从简了,就由为师来为你加冠,你莫要委屈才是!”

    “师父严重了,能由师父为我加冠,是奕訢的荣幸!”奕訢赶忙拱手道。

    “如此,那便开始吧!”

    百里流觞亲自为奕訢束发,他拿着梳子,一点一点地将奕訢的发丝束起,神情一丝不苟,而后又为他戴上了属于成年男子的玉冠,以一支同色的玉簪固定。完成之后,百里流觞深深地望着奕訢,良久,“奕訢!今日起,你便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了,为师有几句话要赠与你。”

    他顿了顿,“一念起,天涯咫尺;一念灭,咫尺天涯!”

    那句话听起来有些悠远,却在楼陌四人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直到很多年后还会想起,但那时,早已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了……

    而奕訢对这句话的真正理解,也是在很久,很久之后,久到一切已成定局,他再也无力改变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