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惊闻噩耗-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二十九章 惊闻噩耗

    “北凛那边情况如何?可知此次带兵的主将是谁?”莫庭烨同楼陌一道走进房内,一边参酌着地图,一边头也不抬地问道。

    尤昊忙接过话来,说起这事他可是纳闷极了,于是众人便听得他特有的大嗓门响起——

    “王爷,此事说起来甚是奇怪。六日前,北凛军队就已经到了陇邺城外百余里处,带兵的主将是北凛的平南将军夙问,可是不知为何他们却迟迟没有打过来,紧接着探子传来消息称夙问突然撤军了。”

    “墨痕!”楼陌突然开口,“浅黛有没有消息给你?”她在临行前交代过浅黛,若是接应到苍狼的人,务必传消息给墨痕知道。

    墨痕突然被点名,微愣了一瞬,旋即摇头:“没有。”

    没有消息?北凛六日前就撤军了,以正常的行军速度推算,苍狼的人至少在三日前就已经与对方交上手了,若是顺利的话,最迟昨日就该返回陇邺城,可为何他们至今都还没有消息传来?

    想到某种可能,楼陌眉心倏地一跳,心中好像有一根弦紧紧绷起,皱眉道:“莫庭烨,夙问此人如何?”

    莫庭烨抬头看着她,显然明白了她的担忧,略微沉吟了片刻,道:“骁勇善战,运筹帷幄,当是北凛第一员猛将。”

    莫庭烨的话让楼陌心底一惊,说起来她也只在淮安城太子府见过此人一面,依稀记得当时汶无颜对其评价甚高,只是没想到莫庭烨也如此赞许他,如此看来,罗域他们那边的情况怕是不妙。

    “我要去陇邺一趟!”楼陌定定看着他的眼睛,眉宇间隐隐泛着些许的焦急之色,语气更是斩钉截铁,毫不退让。

    “不行!”莫庭烨几乎是想也没想就拒绝了。陇邺城此刻全是西霄和南暻的军队,太危险了,即便是有烈焰阁的人在也不行。

    楼陌面色一沉:“莫庭烨,苍狼是我的兵,你要知道我这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声音陡然提高了几分,语气中更是夹杂着丝丝隐忍的怒火。

    萧越和尤昊闻言心里不由突突直跳,这楼陌果然好胆量,天底下敢这么跟他们王爷说话的怕是没几个……而一旁的墨风和墨痕却是见怪不怪了,在他们看来,楼姑娘没跟主子动手都算是客气的了……

    看着如此坚决的她,莫庭烨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他其实很清楚,要想重新拿回陇邺,就必须要有人在内部接应,苍狼是她一手带出来的,理智告诉他,陌儿是最合适的人选,可他却还是不放心她去冒这个险。

    只是他也了解陌儿,但凡是她决定的事情就一定会去做,强行拦着她只会引发两个人之间不必要的争吵。

    闭了闭眼睛,强按下心中的不安与挣扎,莫庭烨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可以,但必须让墨风和墨痕随你一同前去。”

    微沉的声音同样是不容置疑,毫不退让,让墨风和墨痕随行,这是他最大的让步。

    楼陌听罢微微蹙眉,原本想要拒绝的话却在看到他眼底那毫不掩饰的担忧后咽了回去,再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胡乱地点点头,转身离开。

    “墨风、墨痕,保护好她!”身后,莫庭烨郑重嘱咐道。

    “是,请主子放心!”二人应声离去。

    ……

    凛冽入骨的寒风终于让楼陌冷静了几分,可心底的不安却依然在不断扩大,纵马疾驰,她此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快点,再快点!

    临行前她给了罗域、祁佑还有陈晨三人同烈焰阁联系的方式,只要他们能顺利返回陇邺,浅黛就会帮他们潜藏在城中,伺机而动。但现在怕就怕夙问根本不给他们离开襄阳的机会!

    三人一路上快马加鞭,终于在黄昏前赶到了陇邺城。

    日暮时分的阳光将人影拉得很长很长,陇邺城昔日繁华的大街上寂静一片,让人心中莫名有种压抑之感。

    “头儿——”醉情楼后院内,一道道哽咽的声音传来,神情悲怆。

    八十七个人!放眼望去就只有八十七个人!

    楼陌见状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看着他们一个个伤痕累累的模样,她听到自己声音低哑地嘶吼道:“陈晨呢?你们告诉我,剩下的十三个人呢?去哪儿了,啊?!”

    “报告!”祁佑出列。

    “说!”

    “北凛主将率军回援襄阳的速度太快,我们尚未来得及撤离,就被他包围在了襄阳,陈晨率第三队第一组断后,为了掩护我们先撤,他们,全部牺牲了!”祁佑的声音微微颤抖着,眼眶透着弑杀的血红。

    墨风、墨痕还有浅黛俱是别过脸去,不欲再看,战场上再没有什么比亲眼看着自己的战友死在身边却无能为力更残忍的了,那种无可奈何的悲怆简直痛不欲生!

    楼陌听见自己紧握着的双手骨节铮铮作响,胸中怒火与悲痛化作熊熊烈焰疯狂燃烧着,这是她一手带出来的兵,却在第一次任务时就遭遇到了如此巨大的伤亡,作为苍狼的指挥官,她首当其冲!

    楼陌努力收敛了情绪,清澈的双眸中此刻淬着冰封的利刃,声音微哑:“他们的尸首何在?”

    听到楼陌的问话,祁佑的情绪有些崩溃,铁骨铮铮的男子几乎是泣不成声,身后的人也都握紧了拳头,青筋毕露。

    “说话!”见众人沉默,楼陌不由地厉声喝道。

    “头儿,”经此一事,罗域整个人愈发地沉静了,眸光宛如一汪千年寒潭,深不见底,却匿藏着滔天恨意,“他们的尸首被扒光了衣服悬挂在襄阳城城楼上……属下无能,没能带他们回家。”

    闻言,浅黛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怪不得他们迟了两日,怪不得他们情绪如此低沉而愤怒!

    “砰!”的一声,楼陌身旁的巨石应声而碎,风吹来,扬起一片粉末飞灰。

    闭了闭眼睛,楼陌沉声问道:“知道是谁下的命令吗?”

    “北凛主将,平南将军——夙问!”罗域咬牙吐出几个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