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关系匪浅-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二十七章 关系匪浅

    “您是说……大皇子与南暻合谋!”刘涵瞪大了眼睛,显然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贺兰瑾瓈冷笑一声,阴沉道:“你别忘了,当初是谁促成的同南暻的联盟!父皇将领兵的机会给了我,他又如何能甘心!”

    “那依殿下看,咱们现在该怎么做?那个张千既然能下第一次毒难免还会有第二次,大战在即,咱们可不能留下这么个隐患哪!要不要属下将那个张千……”刘涵说着比了个手势,眼神阴狠毒辣。

    摆了摆手,贺兰瑾瓈沉声道:“不,张千肯定不能留,但必须要找个合适的理由,这样,你去请封玄过来,这件事最好由他出面。”封玄是他的人,但明面上他可是中立一派!如此一来,贺兰瑾琰就是想怀疑也怀疑不到他身上来!

    “殿下英明!”

    却说那边刘涵奉命去请封玄的同时,凤之尧这边的毒也解得差不多了。

    毕竟是自己下的毒,他当然不用费事就能解掉……只是为了避免让人起疑,他才刻意耽搁了半晌功夫,这不,终于“解了毒”,他可是来跟贺兰瑾瓈复命领赏来了。

    就在二人即将到达军帐跟前时,却被身旁一直跟着的女子一把给拽了回来,躲在一个草垛后面。

    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凤之尧不由地火大,靠,这个女人怎么劲儿这么大!

    “你抽什么疯?!”凤之尧低声吼道。

    女子没有理他,只愣愣盯着军帐的方向,一时间眸中神色颇为复杂,似伤感,似嘲讽,周身弥漫着冰冷萧索的气息。明明是已经不相干的人,却还是能够轻易在不经意间牵动她的心神,呵呵,果真是她自己太没出息了!

    凤之尧沿着她的目光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将军模样的人进了军帐,心下狐疑顿生,“怎么,你认识那个人?”

    “不认识!”女子冷冷地否认。一刹那所有的情绪都散得干干净净,只剩下冰冷的寒意和淡漠,几乎都要让凤之尧以为刚才的那一瞬就只是他的错觉。

    对于她这副明显欲盖弥彰的态度,凤之尧耸耸肩,不置可否,直觉告诉他,这女人一定同那个进去的将军认识,而且关系匪浅!

    两人在草垛后等候了约莫两刻钟的功夫,凤之尧见那人走了出来,拍了拍身边明显还在发呆走神的某个女人——

    “你干嘛?!”不悦地看着凤之尧冷冷道。

    凤之尧觉得自己真是吃饱了撑的,这女人就是不识好歹,他就不该管她,反正他又不认识那个人!

    于是没好气地道:“人都走远了,怎么,你打算在这儿站一辈子!”

    女子一愣,而后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都未说出口。略微整理了下心情便平静地跟在凤之尧身后往贺兰瑾瓈的军帐走去。

    凤之尧回头看了看身后有些反常的女子,好看的眉头轻微皱了皱,心里不知为何涌起了一丝不舒服的感觉——

    和她相处的时间不长,他知道她的话一向很少,印象中的她冰冷无情,凉薄如斯,坚强到几乎不像个女人,即便是伤重到奄奄一息的地步,他也未见她这般失魂落魄的模样。

    思及这些,凤之尧看向那个人的目光中莫名含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殿下,姚先生夫妇在帐外求见!”刘涵进去禀告道。

    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贺兰瑾瓈心情颇好,摆摆手示意他将人带进来。

    “在下见过殿下!”凤之尧抱拳行礼道。

    “姚先生此来是……”贺兰瑾瓈悠悠问道。

    凤之尧脸上扬起一抹骄傲之色,淡淡道:“殿下,解毒的药方在下已经备好,服过药的士兵们也都好转了,不知殿下……”

    贺兰瑾瓈朗声笑了笑:“好!姚先生果然是能人!先生放心,本宫从不食言,刘涵!”

    一旁的刘涵闻言立刻上前将封好的银票递给凤之尧,凤之尧接过东西,嘴角挂上一抹满意的笑容:

    “多谢殿下,请殿下放心,在下从未到过军营,更不曾见过任何人。”

    贺兰瑾瓈眸光微动,倒是个聪明人!只是可惜了,聪明人一般都活不太长!

    “先生果然是明白人!刘涵啊,替本宫好好送送先生!”

    刘涵立刻会意,对凤之尧二人道:“姚先生,姚夫人,请!”

    凤之尧仿佛没有丝毫察觉,跟随刘涵离开了军营。

    “贺兰瑾瓈的人应该很快追上来,你打算怎么办?”女子看着他一副毫不设防的模样,不由微微皱眉问道。她不信以凤之尧的聪明会没看出来贺兰瑾瓈的不怀好意。

    刘涵已经离开,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去通知那些人暗中动手了。可如今她身上的伤还未好全,内力也没有完全恢复,凤之尧的那点武功自保都成问题,根本就指望不上他,倘若硬碰硬的话他们未必能全身而退,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贺兰瑾瓈的人以为他们确实“死了”。

    “怎么,担心和我一起死在这儿?”凤之尧瞅着她痞痞笑道。

    “你想太多了!” 女子冷冷道。几日的相处下来,对于他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套路她已经有了免疫力——简单来说,凤之尧完全是那种你越理他他就越来劲的人。坦白说,如果不是还欠着他一个人情,她敢保证自己此刻已经丢下他立开多时了。

    “哈哈哈!”看着她淡淡的表情,凤之尧忽而笑得乐不可支起来,这个看似冰冷无情的女人好像也没那么不讨喜嘛!虽说性子冷了些,但好歹算是个仗义的,他原以为离开军营后她就会独自离开呢!

    “放心吧,”凤之尧眸中有一丝狡诈划过,镇定自若地道:“别忘了我最擅长什么,随便弄点假死药什么的瞒过他们的耳目简直不要太容易好吗!”

    女子闻言暗暗放下心来,半晌方道:“那就好,等你安全后我就离开。”

    “离开?”凤之尧不悦地眯了眯眼睛,“你要去哪儿?”

    遥望着远处绵延不绝的的山川,女子神情微微有一瞬的迷茫,而后似是自嘲般地摇了摇头:“天下之大,我去何处自与你无关。”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