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一石二鸟-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一石二鸟

    凤之尧微微挑眉,眸中有一丝微光闪过:“怎么,你是不敢去还是说军中有什么人是你不想见的?”

    一个江湖杀手,不与官府打交道他完全可以理解,但也不至于对隐藏身份随他去一趟军中如此排斥吧?直觉告诉他,这其中必有隐情。

    女子神色微变,冷冷道:“收起你自以为是的想象力!”言罢转身就走,明显不欲与之多谈。

    不想前方突然迎面走来了一队军士,拦住了他们——

    “方才揭榜的是你们二人?”为首的军士语气不善地问道。

    女子眉心微蹙,右手悄然覆上缠在腰间的刺陵软剑,却忽然被人按了下来——

    “诶诶诶,回这位军爷,正是我们二人。在下姚至风,这位是我家娘子温氏!我家娘子脾气不好,还请军爷您大人有大量,莫要同她一般见识!”凤之尧赶忙上前两步,点头哈腰语气谄媚地说道。

    那军士上下打量了他们二人一下,见二人衣着打扮皆是普通,气质也一般,鼻子里不屑地冷哼一声,道:“既是揭了榜,那便随我来吧!”

    “是是是,有劳军爷带路了!”凤之尧连忙赔笑道。

    女子扯了扯凤之尧的袖子,二人刻意落后了一步,不悦质问道:“我怎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娘子,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姓温?”

    凤之尧挑眉,上下打量了她一遍,眼神里俱是调侃的笑意:“权宜之计而已,我又没想真的娶你!再说了,就你这样的,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脾气还烂的要死,我还真不好你这一口!”

    说罢瞅了一眼女子黑沉的脸色,赶在她发火前继续说道:“至于跟军爷说你是温氏嘛……我只是想着你这个女人太过冰冷无情,希望你以后能温柔点儿,免得将来嫁不出去,所以随口胡诌罢了,没想到原来你还真姓温啊?”

    “凤之尧你不要太过分!”女子眸中仿佛结了一层冰。别以为救了她一命她就不敢杀他!

    凤之尧摊摊手:“纯属巧合而已,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女子压低了声音咬牙道。

    凤之尧无所谓地耸耸肩,“看情况咯!”

    不待她发火便气喘吁吁地朝着前面的军士大喊:“诶,几位军爷走慢点儿,等等在下啊——”

    ……

    军帐中,贺兰瑾瓈仔细端详着眼前的这两个人,心中疑窦丛生。

    “姚至风,温氏,就是你们二人揭了榜?”语气中夹杂着几分危险。

    凤之尧上前一步,拱手道:“回殿下,正是在下和拙荆。”

    “何方人士,为何揭榜?”

    凤之尧面色不变:“江湖中人,居无定所,因略通医术故而常年漂泊四方以游医为生,至于为何揭榜……自然是看中了殿下所承诺的那一万两赏银!”

    贺兰瑾瓈给刘涵使了个眼色,见刘涵微微摇头,心知他们二人身份并未有何不妥,这才放下了些许戒备,道:“军中无戏言,若是找不出痢疾的根源,治不好病倒的士兵,这后果你应该清楚!”贺兰瑾瓈沉声道,周身散发着骇人的煞气。

    若是寻常之辈恐怕早已吓得屁滚尿流,可惜,站在他面前的是凤之尧二人,一个医术奇才,一个江湖杀手,自是不会被他这点子气势给吓了去的。若说方才在面对那些个普通军士之时,凤之尧尚且还有伪装敷衍的心思,那么现在就完全没必要了——

    一个拿不上台面的江湖草莽又怎么能获得堂堂西霄二皇子的赏识?只怕是立刻就要被当做骗子轰出去了,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刘涵,带他们二人去军中看看那些人!”贺兰瑾瓈吩咐道。

    “是!”刘涵应下,随即对二人道:“二位,请跟我来。”

    凤之尧煞有其事地检查了片刻,对一旁的刘涵道:“这些人不是普通的痢疾,他们是中毒了。”

    “你说什么?”刘涵大惊,难道真是有人想要故意拖延他们的行军速度?

    “如果在下没有猜错的话,他们中毒并非这一两日的事,只是一直潜伏在体内没有发作,直至到了这云中城才由某种药引给引发了。”凤之尧慢条斯理地说道。

    “那不知先生所说的药引指的是——”

    凤之尧眯了眯眼睛,道:“当是这云中城特有的泉水。”

    泉水!刘涵心底有了一种隐隐的猜测,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当初带领大家饮泉水的应该是张千,这个张千可是大皇子身边的谋士,此次随军也是奉大皇子之令而行。

    此事要立刻禀明殿下才是,于是隐去眸中的寒光道:“姚先生既然对此毒知之甚深,想必要解毒也不是难事,如此便有劳先生了!”

    凤之尧微微皱眉,语气凝重道:“毒倒是不难解,只是在下有件事需要提醒将军——凡是解毒之后再次中毒之人,必死无疑!”

    刘涵闻言心底一惊,看来此事必须尽快处理!深深看了看他,道:“先生的意思我懂了,多谢先生提醒!另外,还请先生尽快为他们解毒。”

    “分内之事!” 凤之尧微微颔首表示答应。看到对方的神色,他便知道自己这把火烧得差不多了,一石二鸟,既拖住了贺兰瑾瓈的军队,又成功地把嫌疑引到西霄大皇子身上,让他们内斗。莫庭烨,你可不要太感谢我才好!

    刘涵离开后,女子不屑的嘲讽声在耳边响起:“栽赃陷害一事你做起来倒是得心应手得很!”

    凤之尧面色一沉,压低了声音道:“这里是西霄军队,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心里应该清楚!”

    女子冷冷睨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这边刘涵急忙返回了军帐,对贺兰瑾瓈耳语一阵,后者立刻变了脸色,冷冷道:“恐怕不止是这么简单!”

    “殿下想到了什么?”刘涵问道。

    “我这个皇兄可从来都不做没有目的的事,你仔细想想,拖慢我们的行程,谁的获益最大?”贺兰瑾瓈眼底涌起一股嗜血之色。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