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暗中拖延-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二十五章 暗中拖延

    舞霓裳勾唇一笑,趴在她耳边呵气如兰:“是啊,我看上他了呢!”

    抬眼看到她眸中的戏谑之意,锦舞登时没了调侃的心思,没好气地笑骂道:“你就可劲儿勾引我吧,我可不上当!”

    “行了,既然人都醒了那我可得进去跟他仔细算算账。”这几日住在她们醉欢阁,这住宿费,伙食费,医药费,看护费可是不少银子呢!岂能白白便宜了那小子!想着这些脚下便加快了脚步,仿佛再晚一刻银子就飞了似的。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舞霓裳无奈扶额,楼陌也没缺她银子花啊,怎么就这么财迷!

    ……

    西霄云中城,贺兰瑾瓈的大军驻扎在此已经好几日了,却始终不见任何动静。

    “砰!”的一声,军帐内的桌案再一次被掀翻,地上一片狼藉,无一不昭示着这里经历过的怒火。

    “殿下,病倒的士兵越来越多,军医却还是查不出半分原因,照这样下去,南暻怕是要赶在咱们前头到了……”贺兰瑾瓈的心腹刘涵进来低声回道,垂着的眸子小心翼翼地暗自打量着自家主子的神色。

    “废物!全都是一群废物!”贺兰瑾瓈阴沉着一张脸厉声骂道,他好不容易说服父皇这次让他带兵攻打东霂,只要他能顺利打赢这场仗,就能凭借战功压他那个皇兄一筹。

    为了此事,他不知筹谋了多久,才从贺兰瑾琰手中抢了这个差事来,谁成想从发兵那日起到现在十几日过去了,别说东霂了,他连云中城都未能走得出去!而南暻的军队此刻恐怕都已经兵临陇邺城下了。

    如何令他不恼火!

    刘涵犹豫了一瞬,看了看贺兰瑾瓈的脸色,试探着开口:“殿下,其实此次大军延误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贺兰瑾瓈冷眼看着他,没有制止他。

    刘涵见状,上前一步低声说道:“殿下可有想过,那东霂暄王可不是个好惹的,咱们因为时气原因耽搁了行程,正好让南暻走在咱们前头,如此一来,恰好避免了同暄王硬碰硬,等到南暻同东霂打得不可开交之时,咱们渔翁得利,岂不是好事?”

    贺兰瑾瓈冷笑一声,斥骂道:“愚蠢!”

    “你以为父皇如何会答应同南暻和北凛的同盟?他难道就不知道那个暄王莫庭烨是块硬骨头?”

    “难道这次结盟不是大皇子一手促成的吗?”刘涵不解地看向他。

    “哼,”贺兰瑾瓈脸上闪过一丝讥讽,“你可知道,此次主攻的既不是北凛,也不是南暻,更不是我西霄。”

    “这,这怎么可能?”刘涵顿时懵了,三方同盟,谁都不是主攻方,那这仗还怎么打?

    “北堂啸早已派人暗中潜入陇邺城,在陇邺城中唯一的水源——泗水河中投毒,就是他莫庭烨本事再大,也拿这毒无可奈何,此刻的陇邺城怕是早已成为了一座死城。”说着,眼中划过一抹若有若无的嘲弄,莫庭烨,你怕是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一天吧?

    “在这个时候,谁先到达陇邺城就能率先占得先机,如此,你要本宫如何能不着急!”

    刘涵恍然大悟,连忙躬身道:“殿下英明,是属下目光短浅了。”

    “去,立刻去城中发榜,重金悬赏请名医过来给病倒的士兵看诊,务必查出此次军中爆发大规模痢疾的原因。”贺兰瑾瓈的眼中布满了阴鸷,皇兄,这件事情最好不要与你有关,否则,别怪我这个做弟弟的不客气!

    “是!”刘涵连声应下,立刻去寻人写悬赏的榜文。

    ……

    午后阳光正好,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一群人围在闹市口,指指点点窸窸窣窣地不知在说些什么。

    人群中,一男一女带着草帽,低调得让人根本注意不到。

    “喂,你要干嘛?”女子抓住了想要挤上前去的男子,压低了声音说道。

    男子俯身在她耳边低低笑道:“自然是去揭榜了!”

    “你疯了!”女子一脸怒容地看着他,转身就走,她可不想跟官府打交道,要疯他自己疯。

    男子却是一把把她拽进怀里,痞痞笑道:“我记得某人可是欠我一条命的,现在扔下救命恩人不管似乎不大合适吧?”

    “放手!”女子冷冷道,眼神中隐隐有怒火即将喷薄而出,遇上这么个痞子真是流年不利!

    男子松开了手,低声哄道:“乖,在这等我。”

    言罢便挤进最前面,伸手扯下了那悬赏榜,惹来人群中的一片唏嘘——

    “我说小伙子,你真的有把握治好那军中的痢疾?”一个白胡子老头惊讶地看着他问道。

    “是啊是啊,咱们可好心提醒你一句,军中之事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一个不小心可是要掉脑袋的!”一个中年汉子附和地劝道。

    男子朗然一笑,信心满满地道:“诸位放心,在下既然有胆量揭榜,自然有那个本事保命,多谢诸位了!”

    说着便拉起一旁的满脸不情愿的女子转身离开。

    “自己下的毒自己再去解,你还真是有兴致!凤之尧。”离开人群后,女子立刻甩开他的手冷冷嘲讽道。

    男子眸光一凛,危险的气息顿时四散开来,“你知道我的身份?”

    在楼陌写出毒素基本成分的基础上,他埋头苦干了四个时辰终于找出了解药,将药方交给周巡后,他这边立刻就马不停蹄地赶往了云中城,为的就是拦住贺兰瑾瓈的军队,拖延时间。

    此事乃是绝密,他更是孤身一人独自前来,到目前为止,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唯一的意料之外就是自己无意中救了这个重伤昏迷的女人,可话又说回来,自己救她她明明是在下毒之后,她却是如何知道的?

    “贺兰瑾瓈是傻子可不代表所有人都是傻子,”女子淡淡扫了他一眼,“别用那种眼光看着我,我说了我是江湖中人,不参与你们这些国家纷争,欠你的一条命我会还,但我绝不会与你去贺兰瑾瓈军中。”

    女子的声音冰冷如利刃,语气亦是坚决,毫无转圜的余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