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京中旧识-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二十四章 京中旧识

    舞霓裳微微勾唇一笑,一瞬间芳华无限,万种风情尽生,只听得她缓缓开口,声音宛转悠扬:“汶公子这么说我可是会当真的!”

    “有何不可!”汶无颜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一副沉浸其中的模样。

    “停!”锦舞只觉得一阵恶寒,“我拜托你们俩大白天的能不能不这么恶心!舞霓裳,你楼上那小子还活着吗?”

    舞霓裳微微叹息,眉宇间爬上了点点愁绪,“似乎是不大好,伤得很重,可是如今南暻军队兵临城下,双方战事焦灼不下,上哪儿去请大夫啊?”

    “怎么?有人受伤了?”汶无颜疑惑道。

    “正是如此,前日我在泗水河畔散步,无意中救起一位公子,见他伤得很重便带了回来,却不想至今未醒,伤口也始终不见好,照这般下去怕是要不好了。”舞霓裳将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声音婉转清丽,带着一丝淡淡的关心,既不显得冷漠,又不觉得过分亲近。

    汶无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如此,那不妨带我去看看,兴许没那么严重。”

    “你去?你懂医术吗你!别本来好好的一人被你一治再给治死了!”锦舞眉头轻挑,一脸鄙夷地说道。

    “反正他本来也就活不长,不如让我试一试,没准儿就活了呢?”汶无颜摊摊手,一来那无所谓地说道。

    锦舞正待要反驳,却听舞霓裳深以为然地道:“如此那便有劳汶公子随我上来吧!”说着给了锦舞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锦舞十分不屑地翻了一个白眼儿,反正那人她也不认识,是死是活与她何干!随他们折腾去吧,她才懒得管这闲事呢!

    一回头看见红衣面无表情地站在那儿,一言不发,忍不住上前一步问道:“你家公子这么神经质,你跟他这么多年都是怎么过来的?”

    红衣淡淡道:“习惯就好。”

    习惯就好……锦舞无奈扶额,敢情人家是习惯了被迫害啊!得,没她什么事儿了,她去找浅黛那丫头唠唠,看看自家那位主什么时候能回来吧!

    阁楼上,汶无颜看到雕花床上躺着的人后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原来是他呀!不过话说堂堂上官家的大公子不在上京城好好待着,怎么跑到这儿来了?难道上京城出了什么乱子?

    一旁的舞霓裳见他神色不明,于是开口问道:“汶公子认识他?”

    “算是吧!”汶无颜摸了摸鼻子,如果说抢了人家的马也算的话……

    汶无颜以为舞霓裳会问他的身份,却不想她只是微微颔首,再不开口。

    眸中划过一抹异色,汶无颜微微挑眉,这个舞霓裳倒是个有意思的姑娘。

    “失血过多导致的昏迷,身上都是一些皮外伤,你们给他包扎得不对,伤口化脓所以才发热了,重新清洗伤口换药就行,没什么大碍。”汶无颜简单查看了一下伤口,浑然不在意地说道。

    “哦,那就好。”舞霓裳神色淡淡,又轻声道:“只包扎一事我也不大懂,怕是要劳烦公子了。”

    “那是自然,本公子向来乐于助人,尤其是美人!”汶无颜忽然靠近她耳边,邪邪笑道。

    只听得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响起:“能得汶公子以美人相称,是我的荣幸!”看向汶无颜的水眸中似有万千风情,妩媚妖娆。

    汶无颜笑而不语,心中却好似明白了什么。

    当夜,舞霓裳独自守在床前,淡淡的眸光洒在男子温润清朗的面容上,神思悠远——

    从泗水河中救起他当真是个意外,时局纷乱,她本不该多管闲事,可这个人却容不得她袖手旁观,因为在上京城她最绝望的时候,他是唯一一个给了她一丝温暖的人。

    他,算得上是她被卖入青楼的第一位恩客,那一夜,他并没有碰她,二人倒是对坐闲聊了许久,无关风月,只是天南地北地胡扯,房间里的红烛燃了一夜,天将明时,两人都有些微醺,谁也没有问谁的名姓。

    人往往在最绝望的时候记忆最是深刻,她想,她是感念他的,感念他没有看轻她,感念他陪她聊了这许多,让她在那个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心底有了一丝丝暖意。

    烛火摇摇晃晃到了天明,男子终于缓缓醒来,入目之处是一顶浅色的床帐,他有些迷惑,自己这是在哪儿?

    “公子醒了?”女子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上官子谦抬眸便望进了一双如诗如歌的眸子,恍若七月星辰般璀璨夺目。

    “是你?”见到印刻在脑海中熟悉的那张面容,上官子谦难免有些惊喜。

    舞霓裳眸色平静无波,她知道他认出他来了,却并未搭话,只是淡淡笑道:“这里是陇邺城醉欢阁,公子是从泗水河中被救起的,至于你身上的伤是汶公子替你医治的,公子该好好谢谢他。”

    “是你救了我吗?”上官子谦定定看着她问道,脸上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舞霓裳依然没有回答他,只是接着道:“如今的陇邺城与往昔不同,公子不妨在这里养好伤再离开,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就是。不打扰公子休息了,小女子告退。”

    说罢便起身离开。不防刚一起身就被他扯住了袖子——

    “等等!”上官子谦急忙道,“姑娘,可是不记得我了?上京城咱们分明是见过面的!”语气中有一丝急迫和殷切的期待。

    “公子说笑了,小女子自幼长于陇邺,从未至过上京。”舞霓裳微微一笑,神色不变。

    握着她衣袖的手颓然松了下去,上官子谦垂下了眸子,神色微暗,原来她早已不记得了。

    “抱歉,是在下唐突了。”他轻声说道。

    舞霓裳抚了抚衣袖,微微一笑:“无妨。”

    刚一出门正好碰上上楼来的锦舞,拦住她调侃道:“人还没死?”

    “汶公子医术非凡,他已经醒了。”舞霓裳淡淡笑道。

    锦舞闻言打量了她一圈,挑眉道:“霓裳,你似乎有些不对啊!”不过是随手救了一个人,犯不着亲自照顾吧?据她了解,霓裳可不是个爱心泛滥的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