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事有内情-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二十三章 事有内情

    不一会儿,凤家主从后堂走了出来,见是莫庭烨先是脸色一沉,二话不说便替他把脉,然而很快,凤家主的神色便松开了许多,脸上划过一丝抹不可思议的喜悦与激动——

    “王爷这是遇到了高人啊!之尧那小子写信同我说你身上的毒已解,我还不信,现在看来还真是如此,这可真是太好了!”凤家主眉飞色舞地笑道。

    莫庭烨放下茶杯,点点头附和道:“确是遇到了一个高人。”

    楼陌暗自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不知是哪位高人,师承何处?可否让老朽一见?”凤家主一脸期待地问道,学医之人重在实践与交流,他这么多年都没解决的毒,居然让人轻易化解了,这让他怎能不激动!

    莫庭烨嘴角微勾,“这个人就是……”

    “莫庭烨,说正事!”话未出口便被楼陌冷声打断。眼神里的威胁之意昭然若揭:莫庭烨你丫要是敢给我胡说八道,我卸了你!

    “诶,这位是?”凤家主诧异道。

    “凤家主,这是我新任的军医,楼陌。”莫庭烨正色道。

    凤家主点点头,随即眸中一亮,连忙问道:“该不会就是这位楼军医医好了你身上的毒吧?”虽说这位楼军医看上去年岁尚轻,可想来能让暄王另眼相待的必然不是什么平庸之辈,因此凤家主自然不敢随便看轻了他去。

    “不是!”楼陌立刻否认,这个凤家主一看就是个医痴,要是被他知道自己解了莫庭烨身上的毒,她以后恐怕再无宁日!

    “噢,原来不是啊,是老朽唐突了。”凤家主一脸失望地道。

    见莫庭烨始终没有开口询问的意图,楼陌不由地暗自咬牙,终于还是开口问道:“凤家主,在下有一事不明还请凤家主代为解惑!”

    凤家主愣了愣,旋即正色道:“楼军医尽管开口。”

    “皇上此次病重为何没有召您进宫看诊?这其中可有什么隐情?”楼陌开门见山地问道。

    凤家主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高深莫测地道:“老朽接到消息的同时,宫里的禁卫军就来了,紧接着皇太后便下令整个上京城戒严,直至今日方才得知皇上已经平安无事,至于为何老朽没有奉旨进宫,只能说天威难测,老朽也不甚清楚。”

    “原来如此!”

    楼陌凤眸微眯,与莫庭烨对视一眼,彼此肯定了心中的猜测,而后便起身告辞:“凤家主无事便好,我二人还要连夜赶回边关,就不多留了。另外,凤之尧他一直很担心你。”

    凤家主笑了笑,朗声道:“这臭小子,转告他,老朽好着呢,让他该干嘛干嘛去!”

    “你们一路小心,老朽就不送了!”

    “凤家主留步!”楼陌客气道。

    离开了凤家,二人转头朝着上官家的方向而去。

    楼陌微微凝眉道:“凤家主他似乎在暗示我们些什么。”

    “嗯,还有左相文大人,这件事情或许没有我们想的那般简单。”莫庭烨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

    楼陌试探着开口:“莫庭烨,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或许一直都在某个人的算计之中,莫君煜,莫君睿,皇后,越国公府,甚至包括他自己,只是他没有料到你会回来……”

    莫庭烨神色晦暗不明,忽而轻笑道:“陌儿你有没有发现你现在似乎越来越关心我了?”

    楼陌登时黑了脸:“莫庭烨,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我感觉良好?”

    莫庭烨笑而不语,眼神里的调侃意味再明显不过。二人打打闹闹朝着上官府的方向而去,一路上笑骂声不断,却是十分默契地谁也没有再提方才那件事。

    ……

    “什么?你说上官子谦去边关了?!”楼陌诧异不已,上京城不是戒严了吗,他怎么可能离开!

    那随从凑近了些,低声道:“我家公子查到了一些事情,皇宫出事当晚公子恰好在城外,于是便连夜赶往边关,说是要亲自告诉王爷您!”

    莫庭烨紧紧蹙眉,皇宫出事当晚就离开了,那就是说现在已经到陇邺城了,可按照计划,此刻的陇邺城应该已经被南暻军队占领,上官他毫不知情,怕是要有危险!

    “上官大人和夫人知道这件事吗?”莫庭烨沉声问道。

    随从摇了摇头,“公子临行前同老爷说有些生意要去外地处理。”

    “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你家大人和夫人,知道了吗?”莫庭烨沉声嘱咐道。

    那随从立刻应下不提。

    “走吧,现在赶回去,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楼陌和莫庭烨二话不说便上马往城外飞驰而去。

    ……

    却说这日汶无颜来到陇邺城后,无意间在醉欢阁见到了锦舞和浅黛,自然就猜到了楼陌同烈焰阁的关系,心下划过一抹了然,如此一来,那么之前种种便都可以说得通了,说起来陌陌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我说汶公子,我都跟您说了多少遍了,我家小姐她真的真的真的不在这儿,您老人家能不能高抬贵手,放过醉欢阁?”锦舞的情绪已经濒临崩溃。内心止不住地哀嚎:小姐这是打哪儿认识这么一个奇葩啊!

    天天赖在这醉欢阁,白吃白喝不说,还天天搅局,这一段时间来,醉欢阁的生意都不知被他搅黄了多少了!偏偏他还顶着千机公子的身份,她们又不好对他怎样,实在是憋屈得不行。

    舞霓裳从阁楼上施施然下来,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只听得她轻笑道:“哟,汶公子还在这呢,昨夜睡得可好?”

    汶无颜轻摇折扇笑得一脸灿烂:“还算是不错,不过若是能有霓裳姑娘相伴我想我肯定会睡得更好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