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宫门偶遇-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二十二章 宫门偶遇

    由于一直见不到皇上,大皇子莫君煜便怀疑是莫君睿在皇上身上动了手脚,意图不轨,莫君煜虽然外家不显,在朝中也没有什么势力,但他向来得那些清流们的看重,如此一来,那些文人们的口诛笔伐倒也给莫君睿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二人之间的争斗一直僵持不下,只是莫君睿稍占上风。

    这些信息都是昨日颜舞告诉楼陌的,可她却表示对此怀疑——

    莫君煜当真如他表面看起来那般与世无争?只怕未必,否则以他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又是如何在这个吃人的地方活下来的?即便是那个看似病弱的三皇子莫君澜恐怕都不止是大家看到的这般。说到底,这皇室之人又有哪一个是真正单纯简单的!

    看来东霂皇室看似风平浪静兄友弟恭的表面下,也藏着不少阴私啊!只是目前看来,他们这位皇帝对于皇子间的这种暗斗似乎并不在意,又或者说是乐见其成?

    这边楼陌仍在兴致勃勃地观望,却不想莫庭烨突然一把拉过她转身就走——

    “阿烨,你去哪儿?”身后莫御城叫住了他,声音中夹杂着丝丝慌乱,却很快淹没在一阵阵的咳嗽声中。莫君煜三人连忙紧张地上前询问,又是倒水,又是吩咐人去传太医。

    听着身后阵阵咳嗽声,莫庭烨身形忽然一滞,却是没有回头,只僵硬地吐出几个字:“边关还有要事。”

    莫御城没有再出言,缓缓垂下了眸子,楼陌回头恰好看见他眼底那来不及掩藏的失落。

    二人行至宫门口,恰巧遇上奉旨进宫来的越国公辛远征,镇国将军南宫渊,以及素来不对盘的左右两位丞相——右相裴肃和左相文翰之。

    “咦?这不是暄王爷吗?您这是何时回来的?”越国公辛远征故作不知地诧异道。楼陌却没有错过他眼底划过的那抹阴鸷狠厉之色。

    “是啊,据老臣所知,皇上圣体违和,应该是没有下召命您进京的吧?边关主帅没有圣旨私自入京,这罪名可不小啊……”一旁的右相裴肃不阴不阳地说道。

    莫庭烨冷冷看了他们二人一眼,没有出声,目光中凌厉的杀伐之气让辛远征和裴肃都不禁打了个哆嗦,背脊一阵生寒。

    “皇上召见谁进京可不是你我能轻易置喙的,裴大人还请慎言!”左相文瀚之凉凉道,眼中的警告之色一闪而过。

    “你!”裴肃登时变了脸色,随即冷笑一声低声道:“多谢文大人提醒,不过我也奉劝你一句,多管闲事可没什么好处!哼!”说罢便同越国公一道一甩袖子扬长而去。

    文瀚之深深看了看莫庭烨,意味深长地道:“时值多事之秋,正所谓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那些后顾之忧自有其解决之道!”

    莫庭烨眸中有不明亮光闪过,旋即点头道:“有劳诸位了!”

    文瀚之亦颔首回应,“南宫将军,咱们走吧!”

    “南宫将军?”文瀚之见南宫渊依然愣愣站在那儿,不由地出言提醒道。

    只见南宫渊怔怔地望着楼陌,眼底似有千万层惊涛骇浪翻涌着,几乎是用尽全力才按捺住想要上前好好同她说说话的那股冲动,这,是他的陌儿吗?三年不见,她长大了,长大了……

    文瀚之沿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暄王边上站着一名纤瘦的黑衣少年,样貌俊逸非凡不说,那双眸子更是明澈锐利,冷清绝然,即便是站在暄王身边也丝毫没有被他的气势压下去,此人绝非池中之物!这是文瀚之下意识得出的结论,难道南宫将军与他相识?

    却说楼陌对上南宫渊的眼神,心下微诧,旋即脑海中闪过一张熟悉的面孔,顿时一惊,坏了,她怎么就忘记了南宫渊这一茬,毕竟是亲身女儿,她就是化妆得再好,也逃不过亲爹的眼睛啊!

    可如今不是说明身份的时候,楼陌暗暗平复下来,神色如常地对南宫渊颔首示意,“见过南宫将军!”

    南宫渊被她这一声“南宫将军”瞬间拉回了理智,转眼间便隐去了一切情绪,对一旁的莫庭烨道:“王爷一路小心!”

    莫庭烨显然也想到了一些事情,于是淡淡道:“多谢将军!”

    转身便带着楼陌离开了皇宫。

    望着二人相携离去的背影,南宫渊嘴角扯出一抹苦笑,嘴里喃喃道:“看来当真是天命,是天命啊!”

    文瀚之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皱眉道:“南宫将军在说什么?”

    南宫渊摇了摇头,轻笑道:“无事,一时感慨而已。”

    “方才暄王爷身边那个少年将军可是认识?”文瀚之一脸不解地问道。

    “不认得,只是觉得此人有些面熟罢了。”

    见南宫渊不欲再提,文瀚之也没有继续问下去,二人一同往正德殿走去。

    ……

    “我们接下来直接回边关吗?”楼陌问道。

    莫庭烨摇头:“先去看看凤家主还有上官吧!”

    楼陌点头,一路上二人无话,楼陌心里却是百般不解,南宫渊见到自己时的不对劲儿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可莫庭烨为何迟迟不曾相问,还是说他原本就知道些什么?

    “陌儿,你似乎有话对我说。”莫庭烨停下来望着她,定定道。

    犹豫再三,楼陌还是决定直接开口:“刚才宫门口的事,你为何不问我?”

    “为何要问?”莫庭烨挑眉反问。

    楼陌:“……”

    完全没有共同语言!不需要交流!楼陌气结,转身继续骑马往前走去。

    “如果你想说自然会说,你不想说我又何必多问!”身后莫庭烨轻笑出声。

    楼陌脸色稍霁,却依然懒得同他说话,这人真的有把人逼出内伤的潜质,她需要好好冷静一会儿。

    二人很快来到凤府门外,如今皇上已经醒来,上京城所有的戒严自然也都取消了,凤府周围驻守的禁卫军也都撤了个干净。

    开门的是凤府的管家,见到是暄王爷莫庭烨来了,立刻欣喜不已,连忙请二人进屋喝茶。

    ------题外话------

    又开学了,心好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