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阴谋阳谋-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二十章 阴谋阳谋

    “至于我们所得到的消息却并非皇城之人所传来的。”

    清冷冷的嗓音在空荡荡的大殿内回响着,仿佛只是在讲述着一件件无关紧要的事情,神色淡淡,再寻常不过。

    莫御城脸色却渐渐冰冷起来,恍若凝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属于帝王的凌厉气势阴寒得让人发怵,“你继续说。”

    楼陌却丝毫不为他的气场所动,接着道:“昨日我们到达上京城时,城门外寥落冷清,静的出奇。”

    “还有呢?”莫御城的鹰眸中仿佛蕴藏了无穷怒火,声音低沉如暮鼓。

    “还有就是昨夜我们潜入皇宫时见宫里的侍卫像是多了不少,只是看上去似乎并非皇上的禁卫军……”楼陌凉凉道。

    “您近一年来有服食丹药的习惯吗?”楼陌突然话锋一转定定看着他问道。

    莫御城眸色陡然一沉,“你想说什么?”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年轻人不会冷不防地问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将他的神色收入眼底,楼陌心下了然,踱步走到他身边轻声耳语道:“没什么,只是友情提示一下,你若是不想太早退位,这丹药什么的还是少用为妙。”

    莫御城闻言眸中顿时浮现出一阵杀意,锋利的眼神宛若一道道利刃直直飞向楼陌,“你知道的倒是不少。”声音中透着三分杀意,七分凉薄。

    气势磅礴、杀伐凌厉的人她楼陌见的多了,自然不会惧怕,只是他的反应倒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然而这不解只维持了一瞬,下一刻便见她嗤笑一声,道:“原来你早就知道,看来倒是我多管闲事了。不过你这身子还是少折腾些吧,兴许还能多活几年。”

    “你放肆!”莫御城怒声喝道,紧接着便止不住地咳嗽起来,眸中的熊熊怒火几乎能将人吞噬,缓了缓方道:“你当真不怕朕杀了你?”

    “无聊!”楼陌冷哼一声,“有这个功夫你不如好好想想这次的宫变该如何收场,最迟今晚我和莫庭烨就要返回边关,没时间在这陪你玩这些阴谋阳谋。”

    “你!”莫御城脸色蓦地一变,正待要发火,却只听得外面“砰”的一声,莫庭烨一脚踹开了门,拎着莫君睿大步走了进来,他倒是没想把这个侄子怎么着,只是方才路过勤政殿见他正襟危坐在龙椅上,顺手带了过来,仅此而已。

    “阿烨——”莫御城神情微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半晌却只是硬生生地说了一句:“你回来了?”

    后者的动作显然也有一瞬间的僵硬,而后淡淡看了他一眼,从鼻子里冒出一个字:“嗯。”

    楼陌见状十分不屑地给了这两个人一个白眼儿,真不愧是一家人,这别扭劲儿简直如出一辙!

    反倒是被莫庭烨随手丢在地上的莫君睿乍一见到莫御城醒了,眼中的惶恐不安一闪而过,然而毕竟是皇宫里长大的皇子,很快就平复了自己的心绪,一脸惊喜地上前去,紧握着莫御城的手哽咽道:“父皇,父皇您终于醒了!您要是再不醒来,儿臣,儿臣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楼陌嘴角抽了抽,这演技说来就来,她给满分!

    莫庭烨倒是神色淡淡,看不出半分情绪。

    莫御城沉下了眸色,认真打量了他一会儿,方道:“起来吧!朕病了这些日子你替朕处理政务辛苦了!”

    “谢父皇!见父皇无碍儿臣便放心了。”莫君睿诚惶诚恐地起身,脸上俱是泪痕与担忧,丝毫不见作假的痕迹。

    “父皇,这些宫人们是怎么了?”莫君睿转而一脸震惊地望着地上三三两两躺着的宫人,急忙问道。

    莫御城顺着他的目光淡淡扫了一眼,不急不缓地道:“无妨!”

    被莫御城的目光看得心下一惊,不知是心虚还是怎的,莫君睿下意识地低下了头,暗暗打量着一旁站着的楼陌,心下狐疑顿生,却也不敢再出声询问。

    大殿中一时沉默无言,莫君睿心里难免有些忐忑,却始终不敢抬头去看莫御城的脸色,时至今日,他心知大事不能成,所幸他行事谨慎,没有留下什么证据,那些被暗中替换掉的禁卫军都是越国公府的死士,就算是查也查不到他身上去。

    退一万步说,即便是父皇怀疑他心存不轨,他也大可声称是为了皇宫的安危着想,才不得不出此下策。没有证据的事,父皇也不会拿他怎么样。

    只是如此一来,父皇心中势必会对他起疑,可眼下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只能见机行事,日后再尽力挽回父皇的信任就是。

    垂眸看向一旁肃然而立的莫庭烨,莫君睿心中不由地暗暗恼火,若非他这个九皇叔突然返京,他焉能不成事!当真是可惜了这大好的机会还有越国公府的那三千死士,偏偏让他给搅和了!

    “启禀皇上,皇后娘娘、元贵妃、大皇子、三皇子、元嘉公主、曦和公主在殿外求见!”门外的禁军首领傅邑进来禀告。

    此人是莫御城的心腹,昨日楼陌和莫庭烨二人进来时他也是知道的,想来莫庭烨能这么快解决这次宫变,他也是出了不少力的。

    楼陌暗暗打量着他,宫中那么多禁卫军被替换,若说他这个禁军首领毫不知情,她是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的,如此想来,这次宫变就值得深思了。

    “让他们进来吧!”莫御城眸色不明地沉声道,声音听不出任何异常。

    很快,一大群人施施然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人身着明黄色彩云金凤妆花缎皮朝袍,虽年岁渐长容颜不复,但其经年积淀下来的气度之华贵自不必说,这央央皇宫内除了皇后怕无人有那个胆量身着凤袍了。

    身旁跟随着的身着深蓝色云锦刺绣宫装的女子是元贵妃,在这后宫之中的地位仅次于皇后,岁月对于这样的人儿似乎总是格外眷顾,分明是一般的年纪,看上去却要较皇后年轻许多,如果说皇后是尊贵无双的绝世牡丹,那元贵妃便是遗世独立的一株青莲,淡雅无痕。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