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红糖之祸(下)-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十二章 红糖之祸(下)

    第二十二章 红糖之祸(下)

    果然没让楼陌失望,一刻钟后,院里就传来了百里流觞的暴怒声:“司星辰!你给我滚出来!”

    这边正在屋里哼着小曲儿,嗑着瓜子的司星辰被这一声怒吼吓得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来,爬起来急忙推门出去。

    “师父,是哪个不长眼的惹您老人家如此生气,徒弟我去给您出气!”司星辰十分狗腿地跑到百里流觞跟前,同时悄悄望向一旁的沐轻扬:怎么了这是?

    沐轻扬丢给他一个“你自己保重”的眼神,没吭声。

    “你还敢说!这逍遥谷里除了你这臭小子,还有谁会惹我?”百里流觞一把揪住了司星辰的耳朵,大吼:“说!是不是你把我这些年珍藏的酒搬了个空?”

    “哎呦——疼——疼——师父您先松手,徒弟我冤枉啊——”司星辰暗道不好,被师父发现了,不行,死都不能承认,师父把那些酒宝贝的跟什么似的,要是我承认了,还不得扒我一层皮!

    “这逍遥谷中就我们师徒五人,除了你,还有谁会去偷为师的酒!你别想蒙我!”

    “那个,师父啊,您这可就不对了,酒没了,怎么就一定是我偷的呢?说不定是师妹呢,她可是极爱喝酒的!”司星辰见情况不妙,赶紧往楼陌身上推,想要来一出“祸水东引”!

    “你偷酒也就罢了,还诬赖你师妹!要真是你师妹偷的酒,她还会今天再问我讨酒喝?我看你就是欠收拾!”说着就要动手。

    司星辰一听这话,顿时明白了过来,这定是楼陌故意的,分明就是为了报复自己说她“身子不适”一事!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哪!自己那也是为了帮她打掩护啊,就是找的借口蹩脚了点……

    “二师兄救命啊!”司星辰一看势头不对,一把拉过沐轻扬往百里流觞身上一推,自己立刻往门外开溜,不料正好撞上了刚从外面回来的奕訢,一把拦住了他:“星辰,你这是干嘛去?”

    “大师兄!快救命啊!师父要揍我!”司星辰见跑不出去,赶紧躲到奕訢身后。

    “师父,轻扬,这是怎么回事?”奕訢还不明就里。

    “奕訢,你别管,这事跟你没关系,司星辰这臭小子把我藏在寒潭下的酒偷了个精光,连个空瓶都没剩下!今天我一定要揍他!”百里流觞气得脸色通红。

    “……”

    奕訢一时无语,司星辰还真是有勇气,那么多的酒全都偷走了,也不怕把自己醉死!他望向身后的司星辰,往旁边站了站:星辰师弟,我也救不了你了,你自求多福吧!

    司星辰见大师兄也不帮自己,无奈咬咬牙,冲着厨房大喊:“师妹!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快出来给我求个情啊!”

    楼陌闻声出来,装糊涂道:“是吗?司星辰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我怎么不知道呢!”

    “师妹——”司星辰一脸哀怨地望着楼陌,再不帮忙就真的要被揍了……

    楼陌继续装傻,一脸真诚地道:“不是我不帮你求情,实在是你这次太过分了,那可是师父珍藏了好多年的酒啊,你要是偷个一两坛也就罢了,可你倒好,直接连锅端了!司星辰,你还是好好跟师父认错吧!师父一定会原谅你的!”

    众人:“……”

    楼陌什么时候这么……有觉悟了!

    “看看你师妹,再看看你,就不觉得惭愧吗?到现在还不认错!哼!”百里流觞听了楼陌的话更火大了。

    “大师兄,二师兄,你们还有什么想吃的吗?我一起做了!”楼陌跟个没事人一样,微笑着问道。她现在心情非常好,加菜什么的都可以有!

    “……”

    “师妹!我想吃水煮肉片……”沐轻扬兴奋地报出了一系列的菜名,难道得师妹今天心情好,抓紧机会点菜才是!

    “大师兄,你呢?”楼陌轻声问道。

    “蒜香排骨,还有酱爆猪肝……”奕訢也点了好几个爱吃的菜,既然师妹盛情相邀,他自然也不会矫情!

    司星辰看着楼陌的眼神更哀怨了……师妹,做人不能这样啊!

    百里流觞一把拉过司星辰:“看什么看,没你的份!走,师父跟你出去好好‘切磋’一下,看看你最近有没有什么长进!”

    司星辰听到这话顿时蔫了,跟师父切磋,那不是讨打吗!师父我错了,能饶了我吗?

    可惜百里流觞没有听到他的心声,当然了,就算听到了也没有用,偷了他所有的酒还不能让他撒撒气了!

    一个时辰后,百里流觞步幅轻快地回到了小院,后面跟着蔫儿吧唧的司星辰,他真是命苦啊,打又打不过师父,跑又跑不掉,只好挨揍了……

    而这时楼陌已经做好了晚膳,整个小院里飘荡着诱人的香气。

    司星辰闻到香味儿立刻扑了过来:“师妹,你看我这已经够可怜的了,这菜就多赏我点呗!好歹让我补一补啊!”

    “行了,这次就饶过你了,坐下一起吃吧!不过嘛,这个月的药田就交给你打理了!”百里流觞走到他身边,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小子还算不错,武功倒也有不小的长进,要是真在他手下走不过五十招,哼,今天这晚饭绝对没他的份!

    听到可以一起吃饭了,司星辰正要高兴,转而就又听到这个月药田交给他了,司星辰顿时欲哭无泪,那可是一个月啊!他默默在心里哀嚎,却又不敢说出来,因为他太了解师父了,一旦他开口抱怨,师父一准儿再加一个月!算了算了,谁让自己嘴馋偷酒了呢?只是这师妹当真是不能惹啊,不过开了个玩笑,居然设套把他偷酒的事给揭了出来,看来还是圣人说的对——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啊!

    看到司星辰那副苦兮兮的样子,楼陌就知道他定是在心里埋怨自己来着,只不过她现在气儿消了,不想跟他一般见识,拿起筷子准备开吃,谁想夹起一块肉正要放进嘴里,就被一双筷子中途截胡,抬头望向这双筷子的主人——又是司星辰这厮!还真是个记吃不记打的主儿!

    楼陌自然不会让着他,再次用筷子拦住了他,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半时天,竟是谁都没吃上一口,倒是让另外三人吃了不老少,两人对视一眼,顿时达成了某种默契——筷子同时向那三个人夹的菜攻去!

    一时间,五人在饭桌上你争我抢,好不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