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宫变之夜-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一十九章 宫变之夜

    要知道,那些道士炼制的所谓仙丹可都是含有大量重金属的,古往今来,多少帝王圣贤都折在了这个上头。

    莫庭烨先是一怔,而后神色别扭地摇了摇头,眸中却隐隐有一丝懊悔与愧疚闪过,自五年前那件事后他便远离了朝堂,与皇兄更是再未说过几句好话,又哪里知晓他平日里是否有服食丹药的习惯!

    “他的毒,能解的吧?”莫庭烨定定望着她,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期盼。

    楼陌深深看了看他,良久方道:“解自然是能解的,只是这种毒极伤根本,他又不甚爱惜自己的身子,常年忧思郁结于心,便是解了这毒,身子也是大不如前了,劳累不得。”

    忧思郁结于心?他这是在后悔吗?莫庭烨心中不禁冷笑,曾经亲手葬下的东西,如今再来怀念,不觉可笑吗?

    他实在说服不了自己放下,却又无法坐视不管,这些年来也只得远远避开。

    “莫庭烨,你其实还是关心他的,对吧?”楼陌清冷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寝殿内响起。

    莫庭烨有一瞬间的犹疑,而后断然否认:“东霂现在还不能乱,所以他必须活着!”他给出来一个状似合情合理的理由,不知是为了说服楼陌,还是说服自己。

    楼陌自然清楚他的口是心非,只是如今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我留在这儿给他解毒,天亮之前他应该能醒来,莫君睿和皇后那边你去处理一下吧!我可不想天一亮就被当作逆贼抓起来。”说着已经掏出来随身携带的金针在一旁的案几上一一排开。

    对上楼陌清亮锐利仿佛能看透人心似的眼神,莫庭烨有些慌乱地别过眼去,只丢下一句“放心!”便匆匆转身离去。

    莫庭烨离开后,偌大的正德殿内清冷得很,几乎都能清晰地听见楼陌下针的声音。

    一夜过去,偌大一个皇城内看似平静无波,实则暗潮涌动,杀机四伏,漫天的血色几乎染红了整个皇宫,往往愈是无声的厮杀,愈是残忍至极——当一切归于平静后连半丝痕迹都不会留下,死去的人没有谁会在乎,活着的人却还需要粉饰太平。

    只有空气中残留的那一缕刺鼻的血腥味仿佛能证明他们曾经存在过,然而一阵风吹来,就连这最后一丝气息也将很快散开去。或许这就是皇宫之于战场更为可怕的地方,噬血吞骨,不留痕迹。

    “都结束了?”男子一身白色织锦华服,纤尘不染,干净得几乎不像是这个皇宫之人,只见他背对着门负手而立,声音温润如玉,清澈好听。

    “回殿下,一切正如殿下所料,只是动手的不是龙隐卫。”黑暗朦胧一人低声回道。

    “哦?”男子轻笑一声,“那看来就是九皇叔回来了。”

    “殿下神机妙算。”

    男子摆了摆手,“下去吧,一切待明早父皇醒来自有分晓。”

    这皇城终究是父皇的皇城,这天下也终究是父皇的天下,只是有人始终看不破这一层罢了。

    ……

    伴随着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照进大殿,躺在龙床上那个九五至尊的人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来人啊!”那声音疲弱不堪,暗沉喑哑。

    楼陌正收拾着用完的金针,听闻人终于醒了,头也不抬地淡淡道:“别喊了,就我一个。”

    莫御城这才注意到自己床边正大喇喇地坐着一个年轻公子,一身黑衣,墨发高束,全身上下无半点装饰之物,乍一看过去颇有些不伦不类。

    心下狐疑顿生,警惕道:“你是何人?如何会在朕的寝宫之中?”

    “呵,”楼陌冷笑一声,完全忽略对方的怀疑与挣扎,自顾自地拿起他的手把了把脉,方道:“还能发火,看来毒已经解得差不多了。”

    “你究竟是何人?这宫里的宫人们呢?”莫御城似乎察觉到楼陌对他并无恶意,于是稍稍放松了一些警惕,只一双鹰眸却依然紧盯着她不放。

    楼陌缓缓站起身来看了看窗外的天色,这个时候莫庭烨那边也该差不多了,于是懒懒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需知道是莫庭烨要我来救你的即可。”

    “你,你说谁?”莫御城声音颤微微地问道,“是阿烨吗?”语气中满是不可置信的欣喜与难耐的激动,眼神中甚至闪烁着水光。

    楼陌微微皱眉,这兄弟二人之间的纠葛她本无意参与,更无所谓去安慰什么,只是看着眼前这个风烛迟暮之年的帝王,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感慨的。

    略想了想,方道:“我不知你们之间有什么过不去的心结,但在他心底应当是关心你的,否则也不会放下边关战事不远千里赶回来了。”莫庭烨虽然嘴上不说,但她看得出来,他是在乎他这个皇兄的生死的,若非如此,先在解决了边关战事再举兵勤王也未尝不可。

    “阿烨——”,莫御城的眼中泛起了层层湿意,曾几何时,他几乎要以为他这一生都无法获得阿烨的原谅了,却原来阿烨一直都是关心着他的!这让他如何不欣喜若狂,纵观他这一生,亏欠得最多的便是阿烨和他的母妃……

    “他应该快回来了,有件事我想你应该做好心理准备。”楼陌淡淡开口,被自己的亲儿子下毒谋害,她还真怕莫御城一时承受不住打击背过气去,好容易救回来的人,总得多活几年才对得起她吧!

    莫御城收敛了情绪,眸中仿佛蕴藏着惊涛骇浪,面上却分毫不显,只听他缓缓开口:“可是你方才所说的边关战事?”

    “是,也不全是,”楼陌微诧地看了看他,暗道:不愧是东霂帝王,这心智城府绝非一般人能及!见他目光正盯着自己,于是接着道:“一个月前上京城运往边关的军需迟迟杳无音信,押运大军查无所踪。”

    “十日前,陇邺城边境屡有异动,三国似有联合攻打东霂之意。”

    “五日前,上京城秘密传来消息,称东霂帝身中剧毒昏迷不醒,朝政由二皇子暂涉,各大家族、朝廷要员均是闭门谢客,这其中包括了凤家和上官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